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被成困兽
    刘警官把晕倒的何玉佩关进了衣柜里,又整了整衣裳,在窗口看了看,只见受伤者已经不见,留下受伤者身边的女子哭喊着事情的经过。

    刘警官赶忙下了楼,他可不想被自己的部下抓了个正着。

    “刘警官!”两名上来的警察很诧异,见到刘警官从上面下来,问道:“刘警官您是来办案的?”

    刘警官脸一搭,露出了威严的样子,说道:“我当然是来办案的!”刘警官提高了音量说道:“我刚才经过这里,看见上面掉了玻璃所以过来看看,受伤人呢?”

    刘警官的属下见识了刘警官踢打属下的样子,自然不敢有所疑问,回答道:“受伤的人已经送去医院抢救了,现在受伤者的家属要找出原因,要状告屋主。”

    “我刚才已经上去看过了,房间里住的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和一条大材狗,是大狗撞下了玻璃!”刘警官说着并继续往楼下走。

    属下听说刘警官已经查明了真相,也并跟着下了楼,问道:“那我们接下应该怎么做!”

    刘警官不屑道:“受伤者家属状告屋主,无非是想要得到一些赔偿,我一会去问问她的情况。”????属下也不再出声,跟在刘警官身后,听从他的安排。

    受伤者家属,也就是年轻的女子,哭的两眼朦胧,也没有发现突然间多了一个警察从里面出来。女子拉着走在前面的刘警官说道:“警察,你们要把这个不守法的刁民给抓起来,一定要把他们给抓起来。”

    “你先别急!”刘警官说道:“我们刚去上面了解了情况,这都是一条大狗闯的祸,家里只剩一个老人,你们直接冲上去,要是把她吓唬出病了,也不是个事,你有什么要求跟我说,我来帮你转达。”

    刘警官害怕自己的软禁何玉佩的行为被暴露,于是将何玉佩锁住脖子拖到了衣柜里,再用手敲晕了何玉佩,关上了衣柜。

    刘警官把老人和和狗搬了出来,女子一愣,不过很快又哭喊起来,道:“就算是老人我也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能因为老了就不需要负责任,我要找她去讨个说法。”女子说着准备往楼上冲去。

    “你想闹事?”刘警官一把拉住女子,瞪着眼说道:“出了事谁都不想,我说了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你就算闹个天翻地覆也没用。”

    被刘警官用力一拉,惊到了,大叫道:“你这警察是怎么回事,你是来保护我们受害人的,还是来维护没公德心的刁民的!”

    刘警官一看女子性格刚烈,又怕周围越来越多围观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将她拖拉上了警车,道:“有什么事,到了警局再说。”

    两个属下看呆了眼,想要阻止又不敢,只能配合的驱散周围围观的人。

    周围的人并不明白事情的真相,只在一旁指指点点。

    女子坐在警车上大喊大叫,试图推门而出,道:“你想做什么,你这是要非法抓人,我要告你!”

    下属知道这样不合规矩,也有些害怕,越是害怕,越强硬的制止住女子的喊叫。

    进了警局,女子被拉下了车,带进了询问室。

    “你干什么?你把我当犯人询问我?”女子被按在椅子上,腾的站起来拍的桌子啪啪响。

    “我再次警告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不要跟我在这里耍狠,就算耍狠也没用。”刘警官把询问室的门一关,拍了灯光照着女子。

    这女子与那无辜被玻璃砸中的男子才是新婚,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故,心里愤恨难填,一只手挡着照过来的灯光,一边朝刘警官挡住。

    “你老实的给我坐着,想清楚了有什么要求再告诉我。”刘警官说着,把门一关,将门反锁了起来。

    女子一个人留在询问室,又哭又闹,对着监控摄像头大骂特骂。

    刘警官看着监控里的女子,脑子里闪现出由狼狗变成的尸体,又闪现出被塞进衣柜的何玉佩,和被玻璃扎到躺在地上的男子。

    刘警官的脸色越发变的阴沉,旁边的下属都不敢近身,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刘警官的情绪大概到了极点,他抓起桌子上瓷器的笔筒冲进了询问室。

    瓷器的笔筒砸向了女子,顿时,女子头破血流。

    在外面的下属看到了里面的异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才都冲了进去,几个人联合按住了刘警官,夺走了他手中的笔筒。

    “刘队长,我们不能这样办案!”其中一个下属壮大了胆子对着反抗刘警官说道。

    被砸的女子晕倒了过去,其中一人抱着女子急忙往医院送去。

    刘警官见属下人架住自己,更加发狂了一样,想要挣脱,可是,一人到底难敌众人的力量,很快筋疲力尽。

    “你们想干嘛,是不是都不打算再做警察了!”刘警官瞪着几个属下,咆哮着。

    这一咆哮让这些知道刘警官厉害的属下吓的全身抖三抖,不过,有的借着刘警官不能动弹,胆大的说道:“我们是正规上学考进来当警察的,凭的是我们的本事,我们没有做错,能不能做警察不是你说的算。”

    “反了天了!”刘警官只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轰然倒塌,甚至,如果自己软禁何玉佩的事情被爆光,那么今后就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你们放开我,我现在还是你们的队长!”刘警官做最后的挣扎。

    几个下属押着刘警官也不知道做何处理,和刘警官在楼梯口碰面的下属,问道:“队长,你和这起玻璃扎人的案子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会这么反常的对受伤者的家属!”

    刘警官对于司法程序十分了解,就算自己被怀疑了,只要没有落实,那就不能被定罪。相反,如果自己多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口供,对自己只会不利。因此他闭口不提有关玻璃扎人的案子,只是一个劲的吼道:“你们扣押你们的队长,我会申请停你们的职。”

    属下这段时间确实被压抑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致决定将刘警官关进了询问室。

    “你们想做什么,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刘警官拍打着门,他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属下关在了这个个再熟悉不过的询问室。

    “刘警官,先委屈里呆在你们了!”一个声音隔着门说道:“等到我们查明你和玻璃扎人案的关系,再连同你暴力对待报案人的案子一起上诉。”

    刘警官一听,两腿发软,整个人也已经筋疲力尽,索性瘫坐在地上,只感觉自己要完蛋了一般。

    何玉佩被敲晕在了衣柜里,慢慢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四周一片黑,再一动身子碰触到了布料的感觉。她只想离开,也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双手推着门,门开了,将一件紫色旗袍带落了地上,仿佛一片梦幻被破坏。

    何玉佩从衣柜里面爬了出来,扶着白色的衣柜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挪到了门口,扶着门把,深吸了一口气,一扭,不想门竟然开了。

    何玉佩抑制不住欢喜,夺门而出,带着惊慌的眼神跌撞的往楼下跑去。

    楼梯间,见到何玉佩脸上脖子上全是伤痕而惊慌的样子,好心人关切的说道:“姑娘,你怎么了,我替你报警!”

    何玉佩一听说报警,吓的更是露出惊恐的表情,话也说不利索,只更加加快脚步的往下面跑去。

    何玉佩到了街上,她的脑袋昏沉的出现断续的片段,这些片段并没有连成一段记忆,她根本想不起自己该往哪里去。

    她看着街上稀少来往的车辆,脑子里尽是车子撞击的感受,她似乎听到了砰的一声,然后是自己脑袋撞向地面的声音。

    何玉佩的脑袋越来越痛,站在街上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何玉佩的尖叫引来了路人的侧目,而这个时候,一直在路上寻找何玉佩的周年正好寻找到这附近。他隐约听到了声音,他扭动着脑袋,疯狂的四下搜寻。终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站在风中,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玉佩…”周年朝何玉佩跑去,跑到了何玉佩身边,他蹲下了身子,看到了何玉佩身上的伤痕。“玉佩,真的是你!”周年抱紧了何玉佩,狠不得将她融进自己的身子里。

    何玉佩没有抗拒,她甚至有种很熟悉的安全感,这一刻,她不再那么害怕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周年不停地道歉,如果当初听从了何玉佩的话,陪她一起去了文氏集团,说不定,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了,这样,何玉佩就不会受伤,不会遭罪。“这都是谁!你告诉我,我去替你报仇。”

    何玉佩眼泪想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流,她看了看眼前有些熟悉,却又陌生的脸,问道:“我能信任你吗,可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周年听到何玉佩失去了记忆,把她抱的更加紧了,嘴里只是一个劲的说着道歉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