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冤家路窄
    李柏芝不理尘世,对于千年之前流传下来的黑玫瑰更加没有妄念。而眼前这个眼睛失明的老年人却想要得到黑玫瑰,这看起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戴爷爷,您先把眼睛治好!”李柏芝委婉的劝道:“至于千年之前传说的那朵黑色玫瑰花呀,她可能只是一个传说而已,您不必太当真。”

    “你懂什么!”戴冠龙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对,想着一个小姑娘确实没有办法理解这种非正常的行为,于是又说道:“芝姑娘,前人留下的智慧有时候不是我们能想象得到。”

    “戴爷爷,您想要得到黑玫瑰?”李柏芝见戴冠龙很严肃的样子,并也很认真的问道。

    “是,我一定要得到黑玫瑰!”戴冠龙语气坚定,又叹息询问道:“我这样算的上是坏人吗?”戴冠龙又强辩解释道:“我这老头子只是想要完成前人的托付,得到黑玫瑰,让千年之前的智慧拯救世人的愚钝。”

    李柏芝听戴冠龙越说越激动,又劝道:“戴爷爷您的眼睛才刚有好转,您可不要太激动了,不然只怕对您的眼睛有所影响。”

    戴冠龙一听,触碰了敷了药的眼,确实不敢再过于激动。万一,这眼睛一辈子就这么瞎着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芝姑娘,辛苦你了!”戴冠龙又一阵感叹道:“你跟我非亲非故的,却给我吃给我住,还照顾我这老头子,以后你遇到了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我会帮你的!”????李柏芝帮助戴冠龙可没有贪图回报,不过,戴冠龙的这些话让她像是有了亲人的依靠。“您不要再跟我客气了,我真的把您当做是自己的爷爷了,我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一定会告诉爷爷的!”李柏芝替戴冠龙换好药之后,将她扶着坐到了沙发上。

    戴冠龙将眼前善良的姑娘想象成戴思林,嘴里喃喃自语道:“我对不起我孙女,我不是一个好爷爷,如果…哎!”

    戴思林被害,从此戴冠龙失去了孙女。李柏芝怎会不知这声感叹,这种失去亲人的感受又岂是他人能够感觉到的。

    “您不用自责,否则思林在下面也不能安息!”李柏芝并不知其中发生的事情,只当做爷爷的没能照顾好自己的孙女,才会内疚让孙女遇害。而人死不能复生,李柏芝拿出了一本说,说道:“戴爷爷,我还是给您读书听吧!”

    戴冠龙点点头。

    李柏芝像平常一样,摊开《水浒传》绘声绘色的给戴冠龙读了起来,以解心中忧伤。

    可是,戴冠龙大概心念孙女,心境难平,这日尽管李柏芝读的绘声绘色却也很难走近故事里的情节,总觉得现实反而比小说里的故事更为让人煎熬。

    李柏芝看着可戴冠龙的发呆,并轻轻的合上了书,停止了阅读,果然,戴冠龙没有感觉出异常,依然发呆,可见脸上挂着愧疚。

    何士东心里憋着一口气,他自行进了医院,请着高级陪护照顾自己,希望能尽快恢复身体,然后报仇。

    营养师送来的营养餐,何士东大快朵颐的吃着,一点也不像是生病心里有事,吃不下饭的人。

    很快,汤水和饭被吃的干干净净,陪护收拾好了餐桌问道:“何局,一会还是陪您下去散散步?”

    “是!”何士东回答的很干脆,移动着身子。

    护工主动上将何士东扶下了床,又推了轮椅过来。

    “不用,你扶着我走!”何士东手一摆,下了床,手搭在陪护的肩膀上。

    陪护带着何士东下了电梯,准备去医院的后公园,忽然感觉到对面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这不正是陪了自己几年的李柏芝。

    原来,李柏芝想带戴冠龙去葛家医馆复查,可是葛家医馆的大门关门,于是并来了医院。

    李柏芝扶着戴冠龙走向电梯,感觉到旁边有人盯着自己,扭头一看,竟然是穿着病服的何士东。

    李柏芝藏在心底的恨意就这么被抽了出来,扶着戴冠龙的手不禁发了抖,原本以为可以淡忘的不堪,可是在见到这个让自己不堪的人之后,轻易的又记了起来。

    “怎么了?”戴冠龙感觉李柏芝停下脚步,是乎受到惊吓一般,又问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柏芝想要假装没有看到,轻声说道:“没事,我就是看到了一个病人!”

    然而,何士东却不肯放过李柏芝,露出了邪恶的目光,说道:“哟,这不就是李校长,怎么好久,不见你这口味也变了,傍上了瞎子!”

    李柏芝被气的脸色通红,所有的修为都镇不住心里的愤怒,狠狠地瞪了何士东一眼。

    何士东见李柏芝不出声,又朝戴冠龙说道:“瞎子,你是什么路子的大款,居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何士东又嘲讽的说道:“莫非你这瞎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大款,李校长,看来你是瞎了心了吧,不跟我跟个老瞎子!”

    何士东的这话彻底激怒了李柏芝,也顾不上自己出了家,抽出手来朝何士东打去。

    何士东的陪护反应灵敏的拉住了李柏芝,面无表情的把她推到一边。

    何士东又奚落的道:“这里可是大医院,你还是校长出身,呸,没有我你就是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野丫头。”何士东像是把心里积压的恨意全部发泄了出来,喷向了李柏芝。

    戴冠龙听出何士东嘴里吐出的难听的话,再也忍无可忍,手指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指去,一道法力正中何士东的嘴巴。

    何士东忽然感觉到嘴巴里一阵剧痛,似有流动液体,一吐,一口老血带着牙齿吐了出来。

    陪护看呆了不知所措的拿着纸巾想替何士东擦干净,何士东一把推开,左右看看,又锁定目标的看向戴冠龙,呸的一口嘴里的血,说道:“你这瞎子是什么路数,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柏芝见何士东忽然一嘴的血,也觉得奇怪,却也没有怀疑过是戴冠龙下的手,见何士东对他发狠,并挡在面前,说道:“你跟我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你不要再逼我,不然,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电梯里上上下下的人,对何士东投去同情的目光。

    “你想做什么?”何士东上下打量了李柏芝,用手掌擦了擦嘴不怀好意的说道:“我们还有什么是没有做过的吗,你这一身的尼姑衣裳倒是挺迷人。”

    李柏芝见识了何士东变化的嘴脸,气急败坏,再次伸手想要打过去。

    “你这败类!”戴冠龙说着,一边拉回了李柏芝,一边一掌扇过去。

    一掌法力扇过去,陪护用力的拉住了何士东,然而,这掌法力将何士东扇的像一个摆钟一样360度旋转起来。

    陪护惊呆了,捂住自己的嘴巴,这样何士东没有人拉着,重重的摔了出去。

    “又是瞎子!”何士东摔的两眼冒金花,脑子想起之前算命的瞎子,心里郁闷不已,没想到又栽在了瞎子的手里。

    李柏芝这回看的真切了,这一切都是戴冠龙所为,虽然吃惊,不过替自己教训了何士东,也算是一场惊喜。

    “戴爷爷,谢谢你!”李柏芝戴冠龙说着又问道:“戴爷爷您是怎么做到的!”

    “黑玫瑰!”戴冠龙小声说着,并让李柏芝扶他进了电梯。

    黑玫瑰!何士东听到了这个瞎子的话,真切的听到他说黑玫瑰。虽然狼狈,不过连忙让陪护把自己扶了起来,踉跄着向前问道:“你说黑玫瑰?你是不是得到了黑玫瑰?”

    陪护按住了电梯,盯着瞎子,我想知道这个瞎子的本事是从哪里来的。

    戴冠龙一听这个挨打的人听到黑玫瑰反应很大,问道:“你是谁,你知道黑玫瑰?”

    何士东一脸得意,嘴角上还挂着嘴巴里渗出的血水。“我当然知道了,黑玫瑰是我们何家流传下来的宝贝,我怎么会不知道。”

    “何家?”戴冠龙听说过黑玫瑰的故事,不屑的道:“何家?我当然知道了,就是那个偷盗的大家族,偷了黑玫瑰还说是自己的,亏你也好意思说?”

    何士东被戴冠龙一奚落,冲进电梯抓住戴冠龙的衣领拉扯起来。

    陪护见这情况,也顺着进了电梯,手一松电梯的门并关上了。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陪护上前帮着按住戴冠龙,而李柏芝只能用她纤弱的手,不停的抓打。

    戴冠龙的法力在狭小的空间里不好施展,而何士东全身是伤,拳脚也没有力气。

    电梯门一开,戴冠龙运了法力一推,顿时何士东和陪护从电梯口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李柏芝吓的捂住嘴巴,忘记出电梯,只见电梯又自动关上了。

    李柏芝哆嗦的又按来了电梯的门,何士东和陪护在其他病人的搀扶下起了身,被围着左右询问,都很好奇为什么人会从电梯里飞出来。

    “滚!”何士东大吼一声,其他病人这才散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