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心有所动
    何士东自知现在联系不上了杀手,已经没有了外援的力量,而自己身体又日渐差了起来,再加上平日里对商家榨的太干,只怕他们会联合起来,对付自己。只要他们其中有人对自己举报,只怕职务也很难再保,如果这样,恐怕要想再找到自己的仇人,出一口恶气不是那么简单了。

    于是,他的眼睛瞄向了文咏妃。

    “何局,您太看得起我了,恐怕得让你失望了,我想不出什么法子能够控制住几个会法力的人!”文咏妃说着拿了个苹果,鲜红的指甲和苹果的鲜红混成了一色,而她似乎并没有要削苹果的意思。

    何士东见文咏妃这样,并心里有了数,知道她开始在想心思了。

    “听说文老爷已经去世了,而你妹妹文二小姐也不知所踪,这样看来你现在是独大。”何士东意味深长的说道:“趁着年轻何不多做点尝试,等到年纪再大一点,只怕有新的构思也不敢轻易尝试了,怕是输不起,特别女人一到年纪就什么都输不起。”

    文二妃把苹果往上面一扔再接住,尽显女性的霸气,说道:“何局有什么指示?”

    何士东一听文咏妃同意了自己的提议,说道:“不如这样,你先发一个招人启事,就写招聘随心茶庄的经理!”何士东见文咏妃一副不理解的样子,又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白画离开随心茶庄是因为她觉得茶庄和之前大不同,她已经找不到茶庄的感觉。”

    “那我要怎么做!”文咏妃追问道。????“很简单!”何士东说着来了劲,一边做着手势一边描述道:“你把茶庄里面的蓝色标志,和特别的介绍告示全部都撤销,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再拍一张照片,下面附上文字招聘,就写:寻找茶魂之人!”

    “你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把白画引出来?”文咏妃虽然看不惯白画一副清高的样子,不过毕竟曾经出手救过自己,要说要了对方的命,倒也是不至于。于是问道:“你把白画引出来之后呢?你有什么打算!”

    何士东看着可文咏妃的犹豫,毕竟白画曾是她的部下,于心不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于是假装很淡定的说道:“我只是觉得既然白经理拥有法力,那么她跟其他拥有法力的人多半也是有联系,你放心,我只是想要通过她找出其他人。”何士东嘴上这样说,可是他心里盘算的是,一举两得,既可以将白画引出来,而又可以利用白画将葛雷引出,至于戴冠龙,何士东打算将他留到最后再收拾。

    文咏妃也吃不准何士东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也正是因为吃不准,并可以说服自己,运用戴冠龙的方式将白画再招回茶庄。

    白画是做生意的人,只要牵扯到生意当然就要牵扯到利润。“何局说的倒是轻巧,如果按照你这样的做法,我将茶庄重新装修,这岂不是很大的投资,那我不是亏大了?”

    何士东说的起劲,好色的本性又露了出来,伸出手拍了拍文咏妃的手背说道:“妃儿妹子,你说哥哥我怎么会让你吃亏呢?只要他们几个有法力的人现身了,利用他们再一炒作,你还怕赚不了钱?恐怕赚的可不是你装修的几倍。”何士东见文咏妃抽走了手,又乐呵呵的说道:“如果妃儿妹子不放心,我可以把你装修的钱先垫给你,不过,我得分你收益的百分之五。”

    白画心里当然有一本账,如果当真拿几个超能力的人做炒作,确实能得到不错的收益,如果按照百分之五的收益分给何士东,那长期看来,只会是个大窟窿。

    “我怎么敢劳何局破费,既然您这么说了,我按照你的提议来做并是了!”文咏妃又问道:“不过,如果你要了人,那我还怎么拿他们炒作?”

    何士东回答的倒是霸气,说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总之,我到时候会有安排,一定会让你赚个满意。”

    文咏妃做生意向来讲究一是一,二是二,不请不楚的生意是万万是不会做。不过,何士东的这一次算一个例外,文咏妃说道:“好,那我相信您一切都会打算好,我这就回去做准备,等待白画再次回到茶庄。”

    “好,很好!”何士东说着又瞄了眼打扮性感的文咏妃说道:“你好好准备,以后赚大钱了记得报答我哦!”

    文咏妃将手上的苹果递给何士东说道:“何局的恩德我哪里敢忘。”

    何士东接过了苹果,眼睛盯着文咏妃,却将苹果送上了嘴巴,大大的咬伤了一口,瞬间苹果汁流的满嘴都是。

    文咏妃微笑着,保持了她良好的素质,说道:“您好好休息!”说着这才离开。

    文咏妃按照何士东的说法,果然,撤掉了茶庄有关蓝色怪物的介绍和传说,将装修按照原来的风格重新装修。

    文咏妃请了师傅马不停蹄的该装修,不过两个星期并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

    文咏妃给茶庄拍了照片,并附上招聘信息,一切看起来又恢复了文艺气息。

    随心茶庄招聘的信息出现在了各个商场滚动的屏幕上,也出现在网络各种平台。

    白画和许天霸呆在同一个屋檐下,闲着无聊之时,并跟许天霸学习现代的一些网络应用。

    这天许天霸正教白画如何查看新闻的时候,发现一条滚动的招聘信息。

    “这…这好像是你以前上班的地方!”许天霸指着电脑上面的信息说道:“好像,茶庄的装修都改变了!”

    白画顺着许天霸手指的方向看去,见到心目中的茶庄又回来了,心头一热,激动的念叨:“文先生茶庄终于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您在泉下也算得以安

    “文先生?文老爷?”许天霸转过头,看着白画问道:“你和文老爷很熟悉吗?他可是全城首富。”许天霸说着心里又些吃味。

    白画并未在意这些,直接说道:“我当初苏醒过来,并被文二小姐和葛雷带回了文府,文先生和我算得上是忘年之交,而且,随心茶庄是文老爷为了让我就业特意打造的茶庄。”

    听了白画这么说,许天霸心里更加不是滋味,阴阳怪气的说道:“看来古代和现代女子也没有多少差别,都爱和富商做知己。”

    白画这回算是听出了其中的含义,脸色难堪,起身说道:“和富商做知己做朋友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吗?不管你是怎么想的,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白画说着起身就要往外面走。

    “你又想走!”许天霸有些着急,粗鲁的拉着白画的手说道:“你想去哪里?”

    白画原本还没有想好是否再回到茶庄,可是被许天霸这么一激并做出了决定,决定再回到茶庄,帮文老爷好好打理茶庄。

    白画干脆的说道:“我要回茶庄!”

    “你说什么,你要回到茶庄?”许天霸用力的拉着白画的手,脱口而出说道:“你怎么那么贱,从那里出来又回到那里,就是因为一个死去的老头子!”

    白画忍不住运用了法力,一把挣脱许天霸的手,反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说道:“在你眼里,居然是这样看待我的,亏我这些时日还将你当做是一个正义,阳光的青年。”

    许天霸被白画这一巴掌打的两眼冒金星,他心里压抑的怒火随时都要爆发出来,不过,他还算有一丝的理智。他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斗的过一个千年之前,会法术的千年女子。

    许天霸脸一共,又低三下四的说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这样说你,关心则乱,我太在意你了。”

    白画不想理会许天霸的花言巧语,转身想要离开,却被他拉住了手。

    白画一回头,见许天霸竟然跪在了地上,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说道:“我知道我错了,如果你想再回到茶庄我也不再说你了,不过,你让我跟着你去好吗,我可以保护你!”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白画对许天霸的好感彻底丧失了,没好气道:“我谢谢你救过我,如果你今后遇到了困难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帮助你,不过,从今天开始,我过我的生活,你做你的事情,从此不必来往。”

    “可是,我现在就遇到了困难!”许天霸脸皮厚着,跪在地上抱着白画的大腿说道:“我现在的医馆几乎全部赔进去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我现在连一个工作都没有,很快就要揭不开锅了。”许天霸抬头又看了看白画说道:“不如这样,你继续回去做经理,把我招过去当保安可以吗?”

    白画对许天霸有些不耐烦,甚至觉得他完全没有了男子气概,不过一想他确实身处在困境,不由心又一软,犹豫了起来。

    许天霸见白画犹豫了,立刻起了身,左右臂秀了秀肌肉说道:“你看,我这体格做保安绝对是没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