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纸巾
    秦旺呼吸困难,挣扎着,试图把脸上的湿纸抖下去,可是,这都是徒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得到一点新鲜的空气。

    秦旺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瞪着秦勿念,恨不得眼珠子鼓出来。只见厚厚的湿纸被微微吹动了气,终于也是一动不动,贴在了秦旺的脸上。

    秦旺的眼睛没有闭上上,眼珠涣散,终于失去了光泽,像一个特定的标本一般,就这样一直睁着。

    秦勿念眼看着秦旺段了气,很淡定的抽走了他脸上的湿纸巾,顺手丢进了垃圾桶,再用手掌顺下了秦旺眼皮。

    秦旺终于闭上了眼睛,看起来一切都很平静,似乎这就是一个被病痛折磨的无法再活下去的人。

    “来地下室集合!”秦勿念对着对讲机,带着几分悲凉。

    于法接到命令后,虽然很不愿意听从安排,不过签于自己身份的特殊不能公开,只能迫于听从。

    于法带着在阳光帮的弟子下了地下室,见秦勿念表情凝重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秦旺,而秦旺一动不动,心里并有了数,带头跪在了秦旺床前,其他弟子,也跟着跪了下去低着头。????“帮主病逝,大家磕头守孝!”秦勿念用洪亮的声音大声宣布道。

    于法眨巴了几下眼睛,挤出了几颗眼泪,哭丧着脸叫道:“帮主…天嫉英年,老天不公平,您一路走好,在天堂在展现您的英勇。”

    秦浩迟迟从电梯里出来,看到这场面手脚有些发软,不过硬着头皮从一帮跪着嗯弟子面前经过,走到秦勿念身边,看着已经被盖上白布的秦旺惊慌失措。

    “帮主病逝了,跪下行礼!”秦勿念盯着秦浩说道。

    秦浩还记得当初秦旺把他和父亲逼上绝路的情景,而现在,虽然他已经死了,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有资格接受自己的大礼。秦浩不情愿,更加也不理解父亲的这种做法,一脸茫然的看向他的父亲。

    “他是帮主,跪下!”秦勿念又替秦浩解释道:“他是你的堂弟,你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耍,这里应该没有人比你更伤心了,不过,既然帮主已经病逝了,不管我们多伤心,都要按照凡俗礼节把他给好好送走。”

    秦浩在心里反抗,他才不伤心,而且这里最不伤心的人应该就是自己了,甚至觉得这个从小霸道自称秦王的帮主病逝,是一件老天有眼的事情。不过,他无法违背父亲的意愿,到底也还是选择了行礼。

    “帮主病逝,新的帮主就要诞生!”秦勿念语气凝重的说道:“虽然这是一个人走茶凉的决定,不过,这也是一个不能逃避的结果,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我们总该要退出一个新的帮主!”

    弟子们有的抬起了头,看了看还被白布盖着的帮主,总觉得这一切没那么简单,可是,帮主病逝,选出新的帮主这也是一个无可厚非的决定。

    于法质疑道:“秦叔是想在帮主的遗体前就推出新的帮主吗?”于法原本暗中寻找扭转局面的方式,可是哪里知道秦旺居然病逝,这让他措手不及。

    “这有什么不对吗!”秦勿念一副唯舞独尊的样子说道:“旧主病逝,丐帮的一摊子事总该有人做主,依我看,在帮主的遗体面前选出新的帮主正好,也当是让他他放心离开。”

    秦勿念的话说的不容反驳,于法心里明白,这新的帮主一旦落定,那么以后就彻底没自己什么事了。

    于法想要做最后一拼,就算不能坐上帮主之位,也起码要鱼死网破。

    “秦叔心里可是有人选了?”于法故意挑衅的问道。

    秦勿念可是不怕这个天陨教卧底,理所当然的说道:“帮主病逝,新的帮主没有不二人选,他只能是秦家子弟,秦浩!”

    秦浩还跪在秦旺遗体面前,虽然早就猜到了结果,不过,当听到父亲当众宣布自己做丐帮帮主的时候,还是很不适应,直愣愣的起身,望着父亲,又望望盯着自己的弟子。

    “如果其他秦家弟子我没什么意见!”于法继续说道:“可是,大家都知道秦叔父子之前是丐帮的叛徒,他们曾公然帮助闯入阳光帮捣乱的葛雷逃走,就这一条都不可能再让他当选帮主。”

    “你算什么东西!”秦勿念指着于法说道:“老子在丐帮长大,是丐帮后人,一生都在为丐帮做事,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是叛徒。”

    于法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又给秦旺磕了一个头说道:“帮主,我是您带进丐帮的,丐帮就是我的家,我有义务保护这个家不让图谋不轨的人改变丐帮。”于法说着指着秦浩说道:“就他这个懦弱的小叛徒,有什么资格当帮主!”于法又回头对着跪了一地的弟子说道:“你们摸着你们的良心说说,就这么一个懦弱的小叛徒有什么能力带领丐帮走向更辉煌。”

    秦勿念听于法这样形容自己的儿子,气愤的冲向于法,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骂道:“狗东西!”秦勿念为了灭了于法的威风,反手又给了他一巴掌说道:“你才是丐帮图谋不轨,想要牵引丐帮走向邪教的异类!”秦勿念加重语气问道:“是吗!天陨教的教徒?”秦勿念见于法无法反驳又转而对其他弟子说道:“于法原本是天陨教的教徒,他受天陨教的安排卧底在丐帮,我以为他现在一心归顺了丐帮,也就发了慈悲之心,不想揭他的老弟,哪里知道,他竟然图谋不轨想要挑拨我们丐帮,好让他他坐上帮主之位。”

    于法只能无力的狡辩道:“不是这样!”

    然而秦勿念根本就不听他的狡辩,继续说道:“就凭你一个邪教之徒还想坐上丐帮之位,我告诉你,丐帮现在是企业化管理,而秦浩有学识有见识,他只会让丐帮更加科学的壮大。”

    “这,这都是你的猜测!”于法还试图狡辩说道:“现在哪里有天陨教,你把天陨教找出来跟我对质!”

    秦勿念回想起自己曾看到过的新闻,好像是说天陨教所在基地的山体坍塌,如果基地坍塌,自己确实也没有办法找到天陨教对质。再看于法露出一丝得意的样子,故意诈他一诈说道:“我找到天陨教的一个教徒,而且你们关系还不错,我已经跟他沟通好了,他随时都愿意出来指认你!”

    于法被秦勿念这么一诈也慌了神。

    天陨教基地坍塌之后,教徒们四下散去,各自谋生,如果有一个教徒被秦勿念寻到而且在利益的诱惑下愿意出来指认自己,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法胆怯了,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们这是非要逼我离开天陨教?”于法继续狡辩道:“你如果想要我离开天陨教,自然有各种手段,你想怎么说都可以了!”

    “血口喷人!”秦浩站在旁边,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秦勿念看了看秦浩,又看了看所有教徒说大声问道:“有没有人反对我儿秦浩做新的帮主的!”

    底下跪着的教徒被脑袋一片晕,他们并不确定于法到底是不是天陨教的邪徒,不确认,当然也不敢逞强支持于法,于是各自低头不语。

    “不能啊…”于法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一脸委屈的样子喊道:“大家不要上他的当,不能让那个懦夫做了帮主,否则,我们丐帮就变成了一个懦弱群体了!”于法见大家面面相觑,又继续挑拨道:“那个懦夫是个会动脑子的人,谁知道,如果让他做了帮主的位置,他会动什么脑子把丐帮的财产私有,以后大家就变成他们敛财的工具了,小心被他们卖了还他们父子数钱!”

    丐帮弟子有些蠢蠢欲动,因为并没有其他的提案,虽然骚动,却没有一人发言。

    秦勿念见情况不妙,于是赶忙制止道:“如果帮主没有病逝,看到他收留信任的人,如今狼子野心,只怕气也要气死。”秦勿念看着秦浩说道:“秦浩,今日你就正式成了新一任的帮主,你拿出帮主的气魄来,丐帮的事情以后就由你做主,我相信,在你的带领下,丐帮只会越来越好!”秦勿念指着于法又道:“这个叛徒就交给你处置了!”

    秦浩被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对着一群茫然的弟子。

    “不能,你不能这样擅自做主,凭什么你就任命他做帮主!”于法大喊大叫,想要反抗,可是,已经有两个想要讨好新任帮主的弟子,将他架了起来,架到秦浩面前。

    “浩帮主,请您处置这个叛徒!”架住于法的弟子邀功道。

    秦浩学了各种知识,却从来没有学过怎么当一个帮主,更没有学过怎么处置他人。

    秦勿念见秦浩望向自己求助一般,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当然,秦勿念想要将他置于死地,才如此暗示。

    秦浩似懂非懂,走近于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