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回不了头
    葛雷不想失去这个让他心动的女子,于是用尽了力气去解释,可是越解释,越显得他就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人。

    “你让我下去!”许愿推开葛雷,试图从楼梯口下去。

    葛雷不知所错,他认为,如果这次放开了这个女生,可能就是一辈子回不了的头。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葛雷说着也不等许愿答应,再次将她拦腰抱住,顺着楼顶朝文府的方向飞去。

    许愿心都要跳出来了,见停落在一座府邸面前,撒丫子就想跑。

    “你给我个机会!我一定好好的干的。”葛雷说着将许愿横抱着进了文府。

    “你想做什么,你这个变态!”许愿脑子里出现各种电视剧里面的请景,她害怕的看着葛雷,她发现自己的捶打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云姨听到了客厅的动静,从自己房间走了出来,见葛雷和一女子拉拉扯扯,顿时来了气,又抬眼看了看还在病床上的文咏衫,压抑的说道:“你们做什么?不要吵醒我们二小姐了!”

    许愿听到云姨的声音又一惊,转眼又看到一人躺在白色的床上,床边吊着药水瓶子,就像是医院豪华的输液区一样。然而,仔细一看,竟是一个脸上泛着蓝色的女子。

    “云姨,我的事,请你不要多嘴!”葛雷警告了云姨后,将发懵的许愿拉至病床边,说道:“她就是文咏衫,也就是我的未婚妻!”

    许愿看清楚了那个躺在病床上发着蓝的女子,这正是老师一次次提醒大家出门小心,小心避开蓝色怪物。而这,就是他们口中害怕的蓝色怪物。

    许愿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身子往葛雷身边倾斜,害怕像视频里所说的一样,被蓝色怪物跳起来咬断自己的脖子。

    “你不要害怕!”葛雷说道:“她只是生了一种怪病,现在开始好转,她不会再咬人了!”

    眼前躺在病床上,看着凄惨的女子,竟然就是当初的校花学姐,这太不可思议了。

    许愿心里生出一些怜悯,然而,听葛雷语气平静,像说一个陌生人的故事一样,不禁又把身子直了直,回过头,瞪了葛雷一眼说道:“你的未婚妻生病了,你竟然还有心思跟别的女生表白,学姐真是瞎了眼。”

    云姨在旁边听出了个所以然,阴阳怪气的说道:“这年头还是女生重情重义,明事理,不像有些男人,朝三暮四毫无责任心。”

    许愿当然也听出了这个一看就是保姆的阿姨语气的责备,许愿对校园里的葛雷确实有仰慕之心。可是当她见识他竟然趁着自己未婚妻生病的时候,跟自己表白的时候,心情却十分的失落,好像,自己心目中美好的形象忽然倒塌。

    “云姨,你进房间!”葛雷有些生气,对云姨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我跟了文家二十多年了,文老爷对我都客客气气的,你凭什么大呼小叫!”云姨也恼怒了,原本像要继续骂,不过看了眼许愿,又说道:“小姑娘,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给骗了,我们老爷对他这么好,他都没良心,以后对你也不会有什么真心。”

    “我还叫你一声云姨,你可不要太过分了,你不过是文府的保姆!”葛雷担心许愿会离开,又解释道:“我和咏衫早就散了,我0现在出于对文老爷的收留,会继续给咏衫治病,希望你不要再多事。”

    “还好我们二小姐已经忘记了你这个无情的人!”云姨嘴里抱怨的说着,又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文咏衫,说道:“你再找了朋友就算了,居然还带到文府来,你还真忍心刺激我们二小姐?”

    “你如果不想刺激你的二小姐,你就给我闭嘴!”葛雷脸上满是皱纹,眼睛一瞪,再一吼,不光云姨吓到了,就连旁边的许愿也呆住不敢出声。

    躺在床上的文咏衫耳旁听到有声音,微微张开了眼睛,撑着床沿坐了起来,嘴里轻轻的唤着:“云姨!”

    云姨眼里都是期盼,期盼她一次好过一次,赶忙在床边坐下,说道:“二小姐,你好些了吗!”

    文咏衫还未想起葛雷,可是见他身边多了一个女子警惕的往云姨身边躲了躲,又点点头。

    云姨见文咏衫并没有想起葛雷,也不知该高兴还是不高兴,强颜欢笑的说道:“好些了就好,饿了吗,我去给你煮点吃的!”

    文咏衫至从再回到文府,并躺在床上,就靠着各种营养针维持生命,这会云姨一问,文咏衫还真感觉到了饿,又再次点点头。

    云姨见文咏衫点点头,激动道:“二小姐,你是饿了吗,我这就去做,做你最喜欢吃的!”云姨说着又拿了枕头给她靠着,这才进了厨房。

    “你不记得他了吗!”许愿试探的走到文咏衫身边,在她床头边半蹲下身子,问道:“他是谁你不记得了吗!”

    许愿得样子看起来没有攻击性,文咏衫倒也不躲避,只摇摇头。

    许愿对文咏衫产生了同情,提醒道:“他是…”

    “我是他的医生!”葛雷打断了许愿的话,又对文咏衫说道:“你好好休息,我会尽心治好你的病,其实你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

    许愿抬手给了葛雷一个耳光,骂道:“你这个伪君子,为什么不把实话告诉她!”

    葛雷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脾气,一把将许愿抱上了楼上的房间,将门一关,这才放开了她。

    许愿靠在衣柜的一旁,惊恐万分,说道:“你这伪君子想要做什么!”

    葛雷害怕吓到许愿,可是又害怕她离开,双手举过头顶,说道:“我喜欢你,我不会伤害你!”葛雷见许愿还是一脸惊恐的样子,又解释道:“不是我不想告诉她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而是,她生病了,而且很严重,不能再受到刺激,如果我说了,只会让她的病情更加严重。”

    “那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许愿骂道:“你就是虚伪,虚伪!”

    “我带你来只是想要你了解我和文咏衫的状态,她已经变了,你应该也知道有关蓝色怪物的故事,你难道想要把那个蓝色怪物再给激出来吗?”葛雷越说越激动,甚至觉得所有的人都在和自己做对一样。自己不过想要真心对待一个喜欢的人,可是,竟然却那么的无能为力。“我喜欢你,我会对你好,其他的事情我都会处理好!”葛雷的语气有些强势。

    “你处理好?”许愿见葛雷好像势在必得一般,心里产生了很大的反感,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