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担心
    看他为难的样子,葛雷也有些担心的问道:“很有难度吗?”

    刘冠沣摇摇头,难度倒是不大,可他现在担心的是葛雷到底什么身份,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命案。

    想到这里,他打算试探葛雷一番,可这时候,他又觉得不妥,毕竟葛雷之前救了他妻子,他又信誓旦旦的保证不管葛雷提什么要求,他都尽力办到,这整件事情,怎么说葛雷也算是他的恩人了。

    如果,对这样的救命恩人的难处都不能真心相助,刘冠沣觉得自己未免有些良心不安。

    况且,葛雷之前也说了,他是在行医救人的时候无心之过,既然不是有意杀人,又是在行医的过程中,那么说明葛雷为人并不坏,帮助一个并不算坏人的恩人,这事能办。

    想到这里,刘冠沣猛地一拍桌子,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把对面的葛雷吓了一跳。

    “老爷子您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三天之内,你身上的案底就会处理干净。”说着话,刘冠沣不放心的问:“只是老爷子您得答应我,以后不能再失手伤人性命了。”

    听到刘冠沣的保证,葛雷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放了下来,他哈哈一笑:“你放心,我又是什么杀人狂魔,怎么会随便伤人性命呢!”

    葛雷这话倒是真心的,他确实没有伤人性命的意思。

    这顿饭就在这么轻松的氛围中结束了,葛雷把事情办妥自然也没必要再耽搁下去,最后在刘冠沣和一众上流人士的欢送下,离开了别墅。

    经过一天的折腾,葛雷处理完了心里最大的一桩心事,此刻他浑身轻松,脸上一直带着愉悦的表情。

    只要能把身上的案底消了,他以后就不用再躲躲藏藏的像个过街老鼠一样,被人搜捕。

    只要过了三天后,他就可以以真面目示人了,想想都开心啊。

    而接下来,他开始着手准备另外一件事,文咏衫的病情!

    对于这个女孩,葛雷还是很上心的,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未婚妻子都治不好,葛雷觉得那是一种失败的表现。葛雷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至于如何救治,葛雷也在思考,他准备先去寻找灵清草!

    灵清草是一味中药材,有解毒散气的神奇功效,对于中毒的患者效果极佳。

    只是由于它生长条件太苛刻,所以数量稀缺的令人发指,这东西想要得到,很大一部分要靠运气,拼人品。

    葛雷想到这种药材的稀缺性就忍不住头皮发麻,可这也没办法,为了把文咏衫把身上的病毒除根,他必须要想办法得到一株不可。

    如此想着,葛雷联想到了中药市场和拍卖行!

    中药市场当然会出现灵清草,只是一旦出现,机会瞬间就会被人抢走,去那里买反而不太可能得到,那么剩下一个地方就是拍卖行了。

    江南省有很多家拍卖行,葛雷想着只要认真查,肯定有人储存了这东西。

    心中做好打算之后,葛雷直接打车回去了,他准备明天就开始着手查找关于灵清草的事情。

    当葛雷坐车快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只是在坐车路经龙都大学门口的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大约十八岁左右的女孩,身高有一米七左右,身材很苗条纤瘦,个子高挑,肌肤雪白,穿着一身波西米亚长裙,胸前的高耸极为吸引眼球,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体验一下那颤颤巍巍的手感。

    比她的身材更亮眼的是她的容貌,几乎美的无懈可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精致到了极点,远远的看去都能看出这是一个美人坯子。

    对于这个女孩,葛雷有很深的印象,他记得这女孩叫沈冰颖,曾经是他在龙都大学的同学。

    二人平时虽然很少说话,可由于在同一个班级,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算关系挺熟的,只是他没想到现在大家都毕业了,沈冰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龙都大学门口的?

    更要紧的是,沈冰颖此刻正本三个看起来流里流气,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穿着非主流的青年围在一起欺负着。

    看着以前的老同学被别人欺负,葛雷自然忍不住直接对出租车司机说:“停车。”

    出租车司机愣了愣说道:“老先生,还没到地方。”

    “我让你停车。”葛雷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出租车司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看葛雷脸色不善,也只能将车停下。

    葛雷付过钱之后,推开车门,大步朝三个青年走了过去。

    “嗨,小妞,看你长得挺不错的,不如跟哥几个去喝个酒怎么样?”

    此刻,面对三个混混青年色迷迷的眼神,沈冰颖正吓得脸色苍白的连连后退,直到退到墙角再无退路的时候,已经快要吓哭了。

    可就在三个青年得意的想要对沈冰颖上下其手的时候,葛雷到了!

    他二话不说,抬脚就踹!

    ‘砰砰砰

    “啊!!!!”

    葛雷出脚的重量何止千斤?尤其还是他现在不爽的情况下,随着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接着伴随着三个青年的惨叫声之后,在沈冰颖震惊的目光中,三个青年已经跪了!

    “艹特么的,简直找死!”冷冷的甩了一眼五米外三个青年一脸痛苦挣扎的在地上痛苦翻滚,葛雷直接拉起还在出于震惊中的沈冰颖柔滑的小手,踏步就朝对面的大街上走去。

    此刻,沈冰颖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拉扯着,本能的想要挣脱,可是葛雷的力气哪里是一个女孩能够相抗的?

    更何况,沈冰颖此刻心里对突然出现的‘老头’还出于震撼中,她没想到一个若不经风的老头,简单的几脚就把之前欺负她的混混打的生活不能自理,简直太厉害了。

    只是现在被这么一把年纪的老头拉扯着走在大街上,沈冰颖还是忍不住脸色一红,想要挣脱。

    “别动!跟我走!”葛雷突然的一句话吓得沈冰颖再不敢挣脱,可是心里越发慌乱,她不知道眼前的老头要带自己去哪。

    她焦急道:“可是”

    葛雷朝她看了一眼,突然笑了笑:“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是葛雷。”

    “你是葛雷?”听到葛雷自报姓名,沈冰颖果然老实了下来,只是她心里万分不解,葛雷的名声在龙都大学可是非常响亮的,沈冰颖身为葛雷的同班同学,自然对他很了解。

    只是,他没想到现在会突然遇到他,而且他怎么会一下子变成一个老头了呢?

    “你这是怎么了?”沈冰颖缓了好一会,才弱弱的问道。

    葛雷摇摇头:“出了点意外而已。”

    “哦。”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沈冰颖毕竟跟葛雷同窗三年,对他说话的语气,还有平时的作风还是比较熟悉的,此刻,通过葛雷的表现,她已经可以确定,葛雷没有再骗她。

    片刻后,葛雷带着沈冰颖来到一处幽静的公园,这里人群很少,不容易被人认出来,所以葛雷才渐渐放下心来。

    他毕竟是通缉犯,而且又因为沈冰颖的事情把三个混混青年打成了重伤,葛雷生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选择快速离开现场。

    现在放下心来,葛雷才有心情对沈冰颖询问道:“你怎么突然回龙都大学的?”

    听到葛雷的问话,旁边的沈冰颖表情有些暗淡的失落道:“离开大学生活那么久,如今步入社会,对以往的很多事情和熟悉的人都很怀念,所以今天心血来潮,才想回来看看,可是没想到刚才遇到那三个人。”

    看着她表情有些失落,葛雷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随即问道:“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不如跟我说说,或许我能给你帮帮忙也说不定。”

    沈冰颖看着葛雷真诚的表情,苦笑摇摇头:“谢谢你的好意,只是没用的,我家里面的事情,我自己都头疼。”

    “哦?到底怎么了?”葛雷好奇道。

    沈冰颖正要回答,突然她兜里的电话响起,她冲葛雷歉然一笑,随即朝旁边走去。

    葛雷静静等着,接着他就听到沈冰颖对电话里的人急切的说:“我不要,我不喜欢他,为什么非要让我嫁给他?”

    “爸,他家有钱是他的,管我什么事,您为什么一定要我嫁给他?”

    “什么,为了我的幸福?不,我看是为了您的生意吧?”

    沈冰颖刚说完这句话不久,她就听到对面的电话已经被挂断。

    接了这么一通电话之后,葛雷发现,原本心情就挺失落的沈冰颖,现在更加难受了。

    “怎么?你把要你嫁人啊?”葛雷问。

    通过刚才沈冰颖的只言片语,他大概已经猜出来她为什么心情不好了。

    沈冰颖坐回葛雷身旁的长椅上,抿着嘴失落的点点头:“是的。”

    接着,她便将葛雷当成了倾诉对象,把心中的不愉快全部说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