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漫长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漫长,刘冠沣的几个家人们看着床上丝毫没有要醒来迹象的纪婉虞,焦急的不时低头看看手表。

    可是每一次看时间都只是才过去一两分钟而已,很多人都暗松一口气,又继续按耐着焦躁静等起来。

    葛雷觉得此刻的场面实在有些诡异,屋里站满了人却没有任何动静,每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纪婉虞身上。

    连之前自信的伊神医此刻也一直皱着眉头观察着纪婉虞的变化。

    葛雷真的想提醒他们一声,就算他们等到天黑也没用,纪婉虞的生机流失太严重,仅靠几根银针和一**要液是看不出效果的。

    终于,时间在无声中缓慢的过去了十分钟,床上的纪婉虞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现在,距离伊神医说的十分钟可都已经超时了,有些人已经耐不住小声的议论起来,纪婉虞是不是真的醒不过来?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愿意多等几分钟看看情况。

    葛雷觉得有些无聊,随意活动一下身子,然后他发现刘冠沣的额头已经紧张的冒出汗珠。

    终于,二十分钟都已经过去了,此刻,刘家的很多人心底或许还抱着最后一丝渺茫的希望,可周围的客人已经失去耐心了

    毕竟,这距离伊神医之前说的几分钟的时间,已经超过好几倍了,他们实在不敢相信仅凭一**药液就能让病入膏肓的纪婉虞醒过来。

    周围的叹息声和失望声越来越强烈,这种气氛是最压抑人的,压抑的让刘冠沣和他的家人们,脸色都越发悲凉起来,不过,他们还是不愿意轻易接受失望。

    直到,连一直坐在病床旁边的伊神医也叹了口气站起身,无奈摇头道:“看来病人病情实在太严重了,就算再高超的手段也无力回天,节哀吧。”

    说着话,他已经无奈的摇摇头,准备往外走

    伊神医的举动和宣告结局的语气,彻底击垮了刘家人的希望,此刻,随着一阵悲凉的低泣声响起,刘冠宇这个七尺男儿竟然扑到病床旁边,搂着昏迷中的妻子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葛雷已经对伊神医的医术有所了解了,这个被人成为圣手名医的老头虽然手段确实比其他医生高明点,但在这种棘手的病情面前,依然无能无力。

    葛雷观察了半天,也没见他使出什么惊艳的医术,然后就这么宣告结束了

    葛雷不好说他什么误人性命之类的,毕竟他归根结底还只是个凡人而已

    所以,葛雷决定亲自出手了。

    “现在说这话,未免有些为时尚早,或许我能救醒这女士的命也说不定。”

    本来房间里已经充满了压抑至极的气氛,大家都在互相叹息安抚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每个人都带着惊奇的目光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就连准备要离开的伊神医此刻也顿住脚步,皱眉朝这边看了过来。

    只不过,当所有人的目光停留在葛雷面带淡笑的脸上时,房间里所有人表情又变成了冷漠和厌恶。

    当几个刘家人转头看到说话的人竟然是葛雷后,其中一个跟刘冠沣长相相似的双胞胎弟弟刘冠蒙,已经怒了。

    他本来就挺为嫂子的事情伤心的,现在看到葛雷又蹦跶出来,瞬间呵斥道:“又是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老小子,你还有完没完?你不会真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吧?你要是长眼睛的话,没看到连伊神医都束手无策吗?”

    刘冠蒙的怒斥就像一条dao火索一样,将所有人原本沉痛的心情瞬间转化成怒火,每个人看向葛雷的眼神就像见仇人一样可恨。

    他们之前对葛雷跳出来捣乱还觉没这么反感,可是现在葛雷又一次跳出来,他们觉得葛雷简直就是来存心那他们寻开心的。

    而反应最强烈的除了刘冠蒙之外,剩下的就要数脾气暴躁的伊神医了。

    伊老头本来就因为没治好纪婉虞的病情有些难为情,现在葛雷这么一搅合,反而让别人觉得他的医术比伊老头更强一样,这让伊老头怎么能不动怒?

    之听他冷哼一声,不屑道:“狂妄!”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的乡野农夫,整天幻想着出风头博取众人眼球,连老夫都治不好的病,你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不知所谓,简直可笑。”

    伊神医的话引来周围不少人的声声附和,他们本来对葛雷就没什么好印象,现在又见伊神医动怒,这可是讨好伊神医这位大师最好的机会,不少人都开始选择站在他这边,落井下石的对葛雷严厉呵斥。

    面对这些趋炎附势的人,葛雷实在提不起兴趣跟他们争辩什么,唯独伊老头盲目自大的话,让葛雷觉得有点意思。

    他笑呵呵的说:“照你这么说,只要你治不好的病,其他人都不行了?我觉得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在我看来,你连跟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混蛋,你说什么?竟然敢对伊神医这么说话,你想找死啊?”葛雷话音刚落,刘冠蒙已经彻底怒了,他迈步就要准备把葛雷轰出去。

    葛雷的话算是彻底惹了马蜂窝了,原本就看不上他的那些人反应更加激烈。

    尤其是伊老头,现在已经气的吹胡子瞪眼,他从医这么多年,谁见了他不都得客客气气的敬称一声伊神医?还从来没见过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本来在床边上悲痛落泪的刘冠沣,也没想到葛雷会在这时候说出这种话,此刻他都有些愣住了。

    虽然他对于葛雷也不甚了解,可他觉得葛雷的话,未免有些狂妄,他不相信连伊神医都无能为力的病情,这个不知道哪里来得老头有能力治好他妻子的病。

    可是,转念一琢磨,既然葛雷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下海口,或者他真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医术也说不定?

    刘冠沣这时候,真的是别无选择的胡思乱想了,反正他妻子已经注定是个死人了,既然葛雷说的这么有自信,他也难免想要做最后的尝试。

    有句话叫死马当活马医,形容此刻刘冠沣心情再好不过。

    这个时候刘冠蒙已经准备把葛雷赶出去了,刘冠沣也坐不住了,连忙将自己的弟弟拦住,低声道:“先别着急,或许这位老先生真的有办法也说不定,我想让他试试。”

    刘冠蒙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一脸难以置信的皱眉道:“哥,你急糊涂了吧?就这么一个糟老头的狂言妄语,你也信?伊神医都说没办法了,这个糟老头怎么可能治得好?”

    刘冠沣烦躁的摇摇头道:“你不要再多说了,我主意一定,这事就这么定了。”说着话,刘冠沣已经急忙朝葛雷走去。

    看着这兄弟两个为了葛雷争吵个不停,在场所有人都暗自摇头,很多人都把葛雷看成了惹是生非不懂礼仪的乡巴佬,相比于他们这些上流人士,葛雷简直上不了台面。

    在刘冠沣来到葛雷身旁后,悲痛的脸色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对葛雷客气道:“老先生,既然您说您有办法,那就请多多费心吧,我刘冠沣虽然不才,可如果您能治好我妻子的病,不管什么要求,我一定都答应。”

    听到刘冠沣这句承诺,葛雷别提多高兴了,他来这的目的不就是换刘冠沣一个人情吗?现在这么轻易就得到了,葛雷自然很乐意的帮忙。

    他笑了笑:“刘先生言重了,你不用担心,我刚才既然能说出那句话,自然有办法治好这位女士。”

    葛雷的声音虽然不大,可也足够在场人听得清清楚楚;如今葛雷话音刚落,房间里立刻传来一阵议论声,不少人都为葛雷的狂言而愤怒。

    而就在所有人对葛雷厌恶到极点的时候,一直气的脸色发青的伊神医突然冷冷道:“乡巴佬,老夫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了,这个病人我治不好,这个世上也没人能治好,你既然如此狂妄,就请你治吧,只要你能治好,我就自认技不如人,永远退出医学界。”

    葛雷听着伊老头掷地有声的话,随意笑了笑:“你退不退出跟我没关系,我之前只是说我或许有把握治好他,其他的都是你自己说的而已。”

    “少说废话,你有能耐,我老头子医术不行,你倒是治啊,老夫倒是真想看看,你这乡下来得能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本事。”

    葛雷从容的点点头:“既然你那么想看,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好了。”

    说着话,葛雷已经迈步朝纪婉虞病床旁走了过去。

    他之前就已经了解了纪婉虞现在的病情,如果不是伊老头的到来,让众人把他赶到一旁,纪婉虞这时候早就苏醒了。

    现在跟伊老头废半天话,他都觉得浪费时间。

    葛雷的举动让伊神医身旁围着的不少上流人士都嘲笑出声,纷纷有些嫌弃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