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风轻云淡
    葛雷一直没有打断,只是静静的听着,听完之后,他也为沈冰颖身处的家庭发愁了。

    原来,沈冰颖是单亲家庭!他父亲由于年轻风流,在沈冰颖刚刚出生不久,便跟她的母亲离婚了,后来沈冰颖便跟着他父亲长大。

    这期间,沈冰颖的父亲更是还了好几个女朋友,可是都没什么好结果,可是最近,沈冰颖父亲突然跟一个陌生的女人结婚了,算是为她找了一个后妈。

    对此,沈冰颖也早有心理准备,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沈冰颖的这个后妈刚进门没半年,便想着法的急着把她嫁出去,甚至还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什么为了她的幸福着想,给她找个好人家。

    对于这种做法,傻子都能看出来,她这个后妈是嫌弃沈冰颖在身边碍眼,甚至想要霸占沈家的财产,所以才有把沈冰颖嫁出去的想法。

    对此,沈冰颖也没办法,毕竟她女儿之身,早晚是要嫁人的,只是没想到她这个后妈给她找的好几个男朋友,都是仗着家里有钱的花花公子,品行不端,为人不忠。

    沈冰颖因为不喜欢,所以经常被她后妈冷嘲热讽的排挤。

    说到这里,沈冰颖突然情绪痛苦的跟葛雷说:“刚才我爸给我打电话,又让我去参加一个酒会,他说那里来了很多富人家的公子,目的就是又要给我相亲,如果我不去,他就让保镖来接我。”

    说着说着,沈冰颖都快要落泪了!

    葛雷安慰她说:“不要紧的,你要是一个人去害怕的话,我陪你去好了。”

    “你陪我去?”沈冰颖看着葛雷脸上的微笑,摇摇头:“没用的,我爸的脾气谁也改变不了,你跟我去他也会强制着我去相亲的。”

    葛雷没想到沈冰颖这么漂亮的女孩,现在竟然沦落到这种艰难的处境,他轻声说:“我不跟你去,你就不用去了吗?”

    葛雷的话让沈冰颖一怔,是啊,就算葛雷不跟她去,她也不敢违抗她父亲的命令。

    想通这一点,沈冰颖转头对葛雷低声道:“谢谢你这么帮我。”

    葛雷呵呵一笑:“同学一场,谢什么,况且我也不见得能帮上你什么,只是陪陪你罢了。”

    虽然葛雷这么说,但还是让沈冰颖非常感动。

    良久,沈冰颖抬起头看向葛雷,美眸中多了一丝泪花:“葛雷,你说为什么我爸会变得这么快?以前他不是这样的,自从他找了现在这个阿姨后,就变成这样了!他就是一心想要把我赶紧嫁出去,嫁给一个我不喜欢、但很有钱的公子哥!”

    葛雷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因为他一向只善于打人,不善于安慰人啊。

    见葛雷不说话,沈冰颖只能暗自神伤的默默站起身。

    半小时以后!

    菱悦大酒店门口,出租车停下后,葛雷和沈冰颖下了车。

    此刻,葛雷已经将全部伪装卸掉了,变成了以往那个年轻充满活力的二十岁青年!

    忽然间卸掉了几个月时间的沉重伪装,让葛雷整个人精神焕发,神清气爽。

    “挺不错的饭店!”葛雷扫了一眼眼前的菱悦大酒店,笑眯眯的赞叹道。

    “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沈冰颖小声的解释道,然后她有些紧张的朝葛雷身边靠了靠。

    葛雷看出她有些紧张,随之一笑,直接挽住了沈冰颖的胳膊:“今天中午,你就当我是你的男伴。”

    沈冰颖原本还被葛雷弄得一愣,之后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微红的倒也没有拒绝,轻轻点头:“恩!”

    葛雷颇为享受沈冰颖这样的这么挎着自己,很不错的感觉。

    而且,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时不时地缭绕在他的鼻尖;再加上她那小有规模的柔软,时不时的触碰到自己的手臂,实在是别具一番风味。

    酒店后,服务员引着两人朝着三楼的包厅走去。

    刚刚走进包厅不久,一中年男人快速迎了上来,他的身旁还有一个女人,那女人看起来有三十五岁的样子,妆容很浓。

    “葛雷,这是我爸沈青山,那个女人是我后妈,名叫刘萍!”沈冰颖小声的对葛雷介绍道。

    很快,沈青山和刘萍走进过来,沈青山笑着道:“冰颖,你来了!”

    沈青山是沈冰颖的亲生父亲,看到沈冰颖这么乖乖的来了自然很高兴。

    “不是一个人来的啊?”沈青山身边的刘萍却是看了一眼葛雷。

    “这位公子是谁?”沈青山也看向葛雷。

    “爸,他是我以前的大学同学葛雷,今天正好在龙都大学附近羽箭,所以我就邀请葛雷一起来了。”沈冰颖介绍起葛雷说。

    “原来以前的同学啊,葛公子,不知道你爸妈是在哪里工作?”刘萍笑了笑没有丝毫的遮掩,很直白的问道。

    此刻,连旁边的沈青山也盯着葛雷等待他回答。

    “爸,阿姨,你们问这些做什么?他只是我同学而已,你们为什么要问他的家人?”沈冰颖自然能听出刘萍问话的意思,她有些生气了。

    势力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后妈这样子,她能想到的唯一一个词语就是势力眼。

    “我是孤儿!”葛雷淡淡的道,脸上的笑容没有一点点的变化。

    “孤儿?”沈青山眼神一顿,哼了一声:“原来如此!”

    继而,沈青山又看向沈冰颖说:“冰颖,你一个女孩家家的,就这么挽着别人的手臂,成何体统?哪有人像你这样的?还不快给我放下?”

    “爸……”沈冰颖咬了咬嘴唇,刚想要说什么,却被那刘萍打断道:“冰颖啊,今天这个聚会到场的公子、少爷不少啊,你别任性了,随便挑一个,阿姨帮你凑一对,你年纪也不小了,过了年都21了。”

    “阿姨,我……”沈冰颖的脸色苍白了起来,然而,还没等一句话说完,再一次被刘萍打断道:“冰颖啊,你要听话,阿姨和你爸是为了你好,你要是再任性,会让我们伤心的!”

    接着,刘萍看向葛雷:“葛公子,你随便找个位子坐下吧,菱悦大酒店的酒菜还是不错的,你可以好好地享用,呵呵……想必你以前也没吃过,今天中午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多吃一点,不过,冰颖就不能陪你了,她待会会很忙的。”

    “刘萍,你也太势力了,葛雷的父母到底做什么、有没有钱,和你有什么关系?轮不到你来羞辱他,他是我同学!”

    沈冰颖抬起了头声音大了很多,能看得出她很生气,她盯着刘萍眼神中全是怒火和厌恶。

    被沈冰颖这么一吼,刘萍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发作,二十深吸一口气,朝着身旁的沈青山撒娇道:“老公,你看看婉儿怎么和我说话呢?到底不是亲妈啊!哎……”

    对于这个新婚燕尔的后妻,沈青山还是相当在意的,此刻听到她的抱怨,自然对沈冰颖没什么好脸色道:“病因,你阿姨天天为你的婚姻大事操心,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你就这么遵敬长辈的?混账东西。”

    对于沈青山的呵斥,沈冰颖也受不了了,她的声音越发的坚定,也越发的冰冷道:“爸,你不就是想要我嫁个有钱人吗?我即使不嫁人,也不会让你得逞!”

    “你……你个混账!!!”沈青山气的发抖,并且有些咳嗽。

    “不知道你爸身体不好吗?”刘萍赶紧扶住沈青山:“你个不孝女!”

    沈青山捂着胸口沉声道:“冰颖啊,爸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沈冰颖一句话不说,心里是一万个不情愿;但她父亲身体确实不好,所以,即使心里不情愿,现在也只能沉默起来。

    葛雷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风轻云淡。

    沈冰颖也太善良了,葛雷忍不住感叹,这样的性格,吃亏的是迟早是她自己;不过,他喜欢这样的单纯、善良女孩。

    沈冰颖就像是一缕清凉的微风,让人如沐春风一般清爽;也许是葛雷这些年见了太多的鲜血和人命,他很珍惜沈冰颖这样清纯的性格。

    “冰颖我正好饿了先吃点东西,呵呵放心,一切有我!”葛雷笑着说,然后朝着大厅的一个拐角走去,暂时并没有干涉沈冰颖和她父亲和后母之间的事。

    不过,也仅仅是暂时而已。

    “倒是有自知之明。”看着葛雷离开,刘萍哼了一声,不屑的扫了一眼葛雷的背影一眼:“癞蛤蟆也想要吃天鹅肉,就凭你也配吗?”

    在刘萍话音落下后,沈青山也对沈冰颖淡淡道:“冰颖你以后不要和这种穷人家的孩子来往了!和穷人来往太多,也会变穷的,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沈冰颖沉默了,她早就对自己父亲和后妈这样势力的性格了解透彻,根本不屑于再争辩,不过,眼泪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眼神中全是倔强。

    在拐角的一张桌子旁坐下后,葛雷一边吃糕点一边扫视大厅的环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