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开着灯
    当葛雷农家小院以后,发现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只有一个灯,一个屋里边儿在开着灯。

    葛雷探知到里面只有一个人的气息,这个农家小院里面唯一的气息就是从这个屋里边儿传出来的。

    葛雷透过窗户看到里边,一个人影正站在灯光下,来回的走动。

    从他的身高体型葛雷判断出这个人就是何士东。

    嘭!

    随着啪的一脚,葛雷抬脚将门踹开走了进去。

    突然的动静让屋里边正在来回低头走动的何士东,显然一愣,当他转头看向门口的人是竟然是葛雷后,脸色剧变。

    何士东颤抖着手,一副见鬼的样子,颤巍巍的问:“你你你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会来这儿?”

    葛雷并没有答话他,只是随意的打量起了这间屋子的摆设。

    这间小屋面积不大,里面除了一张床和简单的家具之外,并没有其他东西。

    葛雷随即将目光转到何士东脸上,看向他冷冷道:“快把白画交出来。”

    “白画?她她她不在我这儿。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何士东对于葛雷的突然造访,显然是没有预料到的,他此刻脸色都变得煞白,头额头的冷汗,冒出。

    之前在绑架白画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葛雷会来找他,只是只是昨天文咏妃还是信誓旦旦的跟他说,她已经找到了对付葛雷的方法,对于这个消息何士东自然大喜过望。

    这两天何士东正在这里等文咏妃杀死葛雷的消息

    可是他没有想到文咏衫并没有把葛雷杀死不说,反而还把他引到了这里

    这一刻何士东简直都快要疯了,整个人傻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

    至于白话,何士东脑子都有些短片了,这个……

    “没在这里?”葛雷在何士东说完这句话之后,已经身影一晃,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上,让他整个人提了起来:“我再最后问你一次。白画她人呢?”

    葛雷突然的举动,显然把何士东吓得够呛他双手在空中挥舞着,胡乱挣扎着

    可是仅凭何士东的力气,在葛雷面前真的不算什么;同时他惊慌失措的说:“白白画真的没有在我这里,她已经被救走了,她已经被绑来的那天就已经被许天霸救走了,对,就是许天霸。”

    “徐天吧?”听着何士东语无伦次的话,葛雷眉头一皱:“看来你死到临头了,还想再骗我。”

    “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有骗你。”此刻何士东已经看出了葛雷怒气滔滔,有了杀人的念头,他吓得连连摆手,解释道。“白画刚来到这就被救走,真的,我没有骗你,真的是许天霸把她救跑了。”

    葛雷看着事到临头何士东慌张的样子,并不是像是在说谎,但是他又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这时候他把何士东一把按在地上,冷冷的问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这时候何士东被按在地上,吓得连忙跪在地上,连连求饶的将整个事情说的明明白白。

    原来在三天之前,何士东跟文咏妃二人将白画绑架过来的时候;文咏妃就直接离开了,而白画则留在了何士东这里。

    何士东本来是非常兴奋的,毕竟他已经对白画心怀不轨很久了,现在文咏妃把白画送到他手上,他自然想要好好享受一番再说

    可是就在何士东得意的想要蹂躏白画一番的时候,突然背后窜出一个人来,手拿着钢管把他打昏了,那个人正是许天霸。

    许天霸是偷偷跟到这里来的,却一直没有被文咏妃发现。

    何士东在昏迷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了许天霸的样子;虽然,他当时气的快要吐血,可是却无能为力。

    直到醒来后,何士东才反应过来,白画又一次被许天霸救走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何士东当然知道许天霸对白画的情谊,只是他没想到这个该死的畜生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搅他的好事。

    听着关于何士东的讲述,葛雷眯了眯眼睛,他能听得出来,这话不是假的,毕竟他刚才用法力也探测了一遍,整个农家小院里面确实只有何士东一人,并没有其他人的气息;这说明,白画确实不在这里。

    既然是这样,葛雷眯眼看向何士东:“你一次次坏事做尽,三番两次想取我性命,今天老子就杀了你。”

    看着葛雷眼中的杀念,何士东整个人都慌了,他连忙跪在地上求饶:“雷哥,雷哥,求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而且我也没有伤害白画,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我知道不该招惹你。”

    对于葛雷的杀意,何士东真的怕极了,先不说葛雷身怀法术,就单单他身上的那些命案子,他可是杀过人的,何士东自然对他非常惧怕。

    况且何士东很清楚,他跟葛雷一向有仇仇恨。葛雷杀他绝对毫无压力的,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所以为了保命,何士东已经顾不得什么脸面了,只能跪地求饶。

    看着何士东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葛雷心中并没有任何心慈手软的意思。

    这个家伙曾经三番两次的想要加害自己,跟自己积怨已久,而且对白画几次三番存在着非分之想,心思歹毒,自己怎么可能饶他?

    想到这里,葛雷随手挥出一道白色匹练,本来在地上的何泽东忽然飘了起来。

    “啊啊不要啊”

    碰!

    随着一阵沉重的声音响起,何士东惨叫着从窗户上飞了出去;接着外面何士东的惨叫声噶然而止

    葛雷不用回头看就知道何士东已经死了。

    干脆利落的解决了何士东之后,葛雷走出了农家院。

    他的脑海里想关于白画的事情,既然白画是被许天霸救走了,那么她应该没有多大危险。

    许天霸对于白画的爱慕他也是知道的,在随心山庄的时候他就感觉的出来,许天霸对白画并没有太大恶意,况且当时葛雷还曾经警告过许天霸。

    白画既然是被他救走的,至少比落在何士东手里好的一点。

    叹了口气,葛雷抬头看看天空,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夜色黑暗了!

    而他心里,何士东,文咏妃这两个仇敌都被废了,那么接下来葛雷倒是轻松了很多。

    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此刻葛雷也有些身心疲惫的往回走,不过还好,现在至少确定了百花还是安全的。

    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想办法得到灵清草,说起灵清草葛雷突然想到了本市的那个武林圈子丐帮。

    对于丐帮,葛雷可是非常熟悉的。

    丐帮的作用不单单是开酒店,帮人做灰暗的生意,更主要的是丐帮还可以帮自己打探消息。

    如果想打听灵清草的消息,丐帮简直再合适不过了,而且丐帮和自己的关系非常友好

    有丐帮帮忙,灵清草的事情肯定会收获的。

    想到这里,葛雷想去看看,毕竟去那里打听灵清草的线索,总比挨着全省一家家的拍卖行要快得多,成功的几率也大得多。

    想到这个办法,葛雷倒是心中一动,颇有些兴奋,嗯,打定主意之后就这么干。

    第二天,葛雷打车直接去了阳光帮酒店!

    阳光帮酒店是丐帮的总部,自从上一任帮主秦旺死后,丐帮就由秦浩接手了,对于这个消息葛雷还不知道,毕竟他上次离开阳光帮酒店的时候,当时正是他扶持于法上位的时候。

    至于后来秦浩父子是怎么把于法的阴谋揭穿把他逼下位,又将他整治得服服帖帖的这整个事情,葛雷是不清楚的。

    当他来到阳光帮酒店门口的时候,葛雷感觉现在的阳光般酒店跟以前的气质不太一样了,具体哪不一样,他也说不出。

    葛雷当然不知道秦浩自从接手丐帮之后,就开始按照自己的思路,将丐帮重新整理,然后将所有以前做的勾当,买卖消息、替人解决麻烦等等一些暗地里的收入行业都给取消了,他奔着上市这条路走的。

    葛雷阳光酒店之后,有认识他的人,连忙上来打招呼,同时招待他往楼上走。

    这时候也有人看到葛雷道来后,去麻利的叫他们的帮主秦浩和秦勿念二人。

    本来在会议室里开会的秦浩,秦勿念二人,正在因为公司上市的一些事情,父子俩个有些争执的时候,这时候有一个丐帮弟子进来汇报说‘葛雷来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秦勿念瞬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脸惊喜的问:“格雷来了,是葛雷吗?”

    丐帮的弟子连忙点点头:“是的,是葛雷。”

    得到确认后,秦勿念再也顾不得理会秦浩,快速的走出会议室,然后朝着客厅走去。

    秦勿念对于葛雷的感情还是非常深厚的,毕竟因为葛雷父母的关系,秦勿念觉得丐帮应该属于葛雷的;正是因为这点,所以才把于法赶下台,让自己的儿子秦浩暂时接手丐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