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竞价灵清草
    整个拍卖场里随着女郎的介绍,瞬间掀起一阵议论声的,在女郎没介绍之前,很多人虽然也听说过灵清草是好东西,可他们并不是很了解。

    眼下经过拍卖女郎这么一介绍,顿时让很多人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很多人看向玻璃盘的目光瞬间变得热切起来。

    葛雷只是观察现场人的反应,就已经感觉到待会的竞价恐怕会异常的激烈,价格自然不会低。

    这是,拍卖台上的主持女郎笑吟吟的将盖在玻璃盘上的红纱布掀开,露出里面灵清草的真面目。

    这一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连本来在窃窃失语的人也瞬间禁声,注意力齐齐落在玻璃盘上。

    此刻,玻璃盘上静静躺着一株灵清草。

    灵清草整体血红,根茎晶莹剔透,异常妖艳,它长大概三十厘米左右的样子,从根茎上分别长出三根茎叶,笔直坚挺。

    从外观看,灵清草总是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更主要的这根本就不像是一株花草,而更像一件艺术性的收藏品。

    此刻,看到灵清草真面目的很多人都有种眼前一亮的美感。

    在揭开灵清草真面目的同时,主持女郎开口道:“现在拍卖开始,灵清草的低价五十万!”

    女郎的话音刚落,葛雷还在考虑这个低价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不远处一个中年人激动的直接举起手里的牌子,甚至有种要站起来的冲动直接开口道:“六十万!”

    “好,这位先生出价六十”台上的女郎还没说完

    葛雷只听得不远处又有另一个拍卖者直接开口竞价:“八十万!”

    葛雷转头朝那人看去,直接提价二十万,看来也是个小有资产的富商了。

    对于那人的提价,女郎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笑吟吟甜美的说:“这位先生出价”

    有一次没等女郎说完,二楼直接有人竞价:“一百五十万!”

    嘶!一开口就高出了市场价了!

    在二楼这人出价之后,不少人都好奇的转头朝二楼看去,葛雷自然也转头看了过去,他之所以好奇,不是因为这个一百五十万的价格,而是因为刚才竞价的是个女孩的声音。

    此刻二楼的一个包间里,张影的两个哥哥苦笑的看着自己这个妹妹,她二哥无奈道:“小妹,你着什么急,这么早出价根本没意义还不如先等等,让下面那帮人抬抬价,我们看清形势再出价也不迟。”

    听到二哥的话,张影朝楼下坐着的葛雷等人瞥了一眼,不屑道:“一帮小家小户的暴发户而已,等他们提价还不得等半天?你看他们谁像能出的起一百五十万买灵清草的人,我出价就是要一下子压死他们。”

    这张影的两个哥哥相视苦笑,真是拿他们这个妹妹没办法,不过,他们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张影说的话,还是很对的,下面这么一群人确实都不时什么大家族里的人,一百五十万的价格,就算他们能够出的起,也不会有多少人舍得花这个价格去买一株灵清草

    下面,在张影报完价格之后,台上的主持女郎也转头朝二楼方向看着,当她看清房间号码后,笑着宣布:“林田集团的张大小姐出价一百五十万,还有人加价吗?”

    听着女郎的介绍,台下瞬间沸腾了起来,尤其是那些之前对灵清草有想法的人,在得知刚才提价的竟然是林田集团的大小姐之后,一阵无奈苦涩。

    他们一楼的很多人虽然对灵清草有想法,可是论资产可跟楼上这些人比不起,人家可以随随便便拿出几百万买下一件甚至不怎么需要的东西,可是他们却不行,虽然他们也能买得起,但是毕竟资产有限,不能像张影那样不在乎。

    就在葛雷听着周围人一阵长吁短叹无奈摇头的时候,又是二楼一个包房里传来一个粗旷男人不冷不淡的声音:“二百万!”

    嘶这个男人一开口,葛雷之感觉身旁一众人瞬间哗然了!

    所有人都齐齐转头朝那个粗旷男人方向看去,他们只能看到房间号,但是对于里面是什么人却不清楚。

    而葛雷不需要转头看,只是根据声音判断,他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因为这个声音对他来说有点熟悉,正是之前曾经在菱悦酒店被自己打了一顿的吴天凌!

    没想到他真的来了,葛雷忍不住笑了笑,还真是巧。

    此刻,拍卖台上的女郎也听到了吴天凌的声音;她看了看房间号,确认了房间的信息后,语气喜悦的介绍道:“吴天凌吴先生出价二百万!”

    此言一出,台下的所有人都惊了一下,吴天凌!本市的钢铁大亨竟然出价直接出价200万,果然是有钱人,恐怕这场没有几个人能跟他比了。

    吴天凌这么一出价,几乎下面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个价格恐怕也只有吴天凌能这么毫无压力的叫出来。

    不是说只有他出得起,只是他现在开价的话,就是抱着对灵清草必得的决心,后面就算有人想跟他争有加价的,恐怕以吴天凌的势力和财力,也没有几个人能真的和他争的起。如此想着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而在二楼的另一个房间里的张影三兄妹,听到下面拍卖女郎的介绍,刚才报价的人竟然是吴天凌,三人此刻脸色变得极为的难看。

    她们之前就想着,无论谁来跟她们竞争灵清草,她们都能用三百万的价格把对方压死,就算是二楼的一些富商,她们也不惧人,前提是只要吴天凌不出现就可以!

    可是眼下还没回过神来,吴天凌就已经蹦出来报价了,这让三兄妹此刻的心情非常的震惊,非常的意外。

    现在张影三兄妹有点坐蜡了,张影看着两个哥哥焦急的说:“大哥、二哥怎么办?怎么办?吴天凌怎么也是奔着灵清草来的?我们到底还加不加价了?他已经出了200万了。”

    张影的二哥此刻也是一脸的犹豫,他想了想,试探道:“吴天凌既然开口对灵清草加价了,他肯定是必得的,这灵清草无论怎么争,最后恐怕都要落在他手里,而我们想要得到灵清草的可能性很低,无论财力还是势力,我们都不如他,算了吧,这次的拍卖会就当我们只是来凑热闹的吧。”

    张影听到二哥这么说话,不由急声道:“可是可是母亲的病怎么办?大夫说没有灵清草,根本治不好母亲的病。”

    张影的二哥摇头叹了口气:“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也没想到吴天凌现在也出来抢灵清草,既然他抢了,以吴家的势力,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还不如卖他个面子,别在拍了!”

    张影的二哥继续说:“而且吴天凌这一次想要得到灵清草,这里恐怕没有人敢跟他竞争,算了吧,以后我们在慢慢找下一株,反正在这世上的灵清草,也不是只有一颗,我们还有机会。”

    听着二哥这么说,张影转头看向她大哥,而她大哥也是极为失落的摇摇头,说了句:“在本市没有几个人能惹得起吴天凌,我们张家也不行,灵清草的事情就放了吧。”

    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张影见两个哥哥都这么决定了,她也只能狠狠的摇摇头,深有忌惮的朝吴天凌所在的房单间看了一眼,没有在继续加价,而是紧紧的盯着下面的拍卖场里的拍卖者们,看看现在是不是还有人敢站出来跟吴天凌继续竞拍!

    此刻,在吴天凌出价之后,引来的一阵骚乱,葛雷听着,身边很多人好像都对吴天凌非常忌惮,本来有几个想竞拍灵清草的人,也在得到吴天凌出价的情况下,瞬间哑火了。

    葛雷很好奇,吴天凌本市的名望似乎非常的大,而且好像没人敢惹他的样子。

    葛雷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台上的女郎已经宣布第二次道:“二百万两次,还有没有人加价?要是没人继续加价的话,这颗灵清草就已经属于吴天凌吴先生了。”

    拍卖女郎这么问,也只是走个形式而已,在她心里也非常明白,吴天凌这么一开口竞拍,凭他的名望和实力加上吴家的势力,恐怕没有人敢站出来跟他竞争了。

    想到这里拍卖女郎,虽然有点无奈和惋惜,毕竟她觉得灵清草在二百万的价格上还能往上提一提,但是吴天凌这么一开口,没人敢再给他竞拍的情况下,这个200万的价格,嗯确实有点不太满意。

    可是既然吴天凌开口了,女郎也没有什么办法。

    而在二楼的吴天岭在报价之后,只是静静的看着下面,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吴天凌很清楚,自己只要一开口报价,根本没人敢跟自己抢,所以他丝毫不慌;而他身后的六个保镖也笑吟吟的看着下面;其中一人含笑道:“老板,您果然厉害,您现在才刚开口竞拍,就把下面这群人吓得不敢出声了,本市有这样能力的人,恐怕只有您一个人了。”

    吴天凌听后自得的笑了笑,点点头说:“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吴某人是谁,我好歹也在本市混了几十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