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身世!
    一个天损教在他手里已经变得乌烟瘴气了,如果他在得到强大的法力这个葛雷觉得他恐怕会无法无天的。

    想起戴冠龙这个仇人,葛雷很好奇这家伙现在在那个犄角旮旯待着呢?他一定还想着怎么报仇杀了自己吧?

    暗地里有这么一个仇敌惦记着,葛雷只是想想都觉得好让人激动啊!来吧,尽管来好了。

    葛雷嘴角挂着笑意,当时他还没聚集五块黑石的时候,都没怕过这个老家伙,现在自己拥有了十层的法力,更不会虚他。

    回到房间以后,葛雷刚刚把黑玫瑰拿出来,黑玫瑰就已经自由的漂浮向半空当中,随意的在房间里面穿梭这,葛雷暗笑,这是一个有灵性的东西!

    让黑玫瑰随意的玩儿了一会儿,葛雷将黑玫瑰随手招回来了手里。

    黑玫瑰整体黑光流转,在房间里甚是耀眼,葛雷对这个它的外貌已经相当了解,随意的打量了片刻,葛雷能清楚的感觉到从黑玫瑰中散发出一种强大的能量在吸引着自己。

    不过以他现在的法力强度,已经不需要黑玫瑰的在给他辅助修炼了。

    然后,葛雷就开始尝试着用法力刺激黑玫瑰,看看它到底有什么强大之处

    可是在试探性的用了好几种方法之后,葛雷也没有激发出黑玫瑰任何异常的情况。

    黑玫瑰实在太强大了,葛雷又不得其法,也没有什么资料供他研究,所以他也只能自己瞎琢磨。

    嗯?这时候葛雷突然想到了古代人用的一种方法叫滴血认主!

    葛雷想到这个方法自己都忍不住笑了笑,虽然这个想法很老套,但是他还是很想试一下。

    想到这里他直接划破手指,滴出一滴鲜血,朝着黑玫瑰滴了上去。

    可就在血红的鲜血快要接触到黑玫瑰的时候,异象发生了!!!

    本来整体黑光流转的黑玫瑰,此刻在鲜血滴入的瞬间,黑色炫光瞬间变成了红光!

    血光来得毫无征兆,瞬间照耀得整个房间里一片血红色!

    而与此同时,葛雷就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眩晕感,那种眩晕突如其来异常猛烈,就好像自己突然陷入到迷雾当中一样,头脑昏昏沉沉,就连视线也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也就是眩晕的一瞬间,葛雷就已经反应了过来,他连忙催动法力,控制着让自己的大脑清醒过来!

    在清醒之后,葛雷却意外的发现,红色耀眼的房间中景象变得扭曲起来,他看到红色光影中好像一面镜子一样,影射出一副画面。

    画面中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大约四五岁的年纪,在一个对年轻夫妇的膝下玩耍嬉闹,三口人的小家庭,从表面上看非常的幸福安详

    而就在葛雷看的入神的时候,画面突然一转,那个小男孩立马跪在地,可怜楚楚的哭闹着,而他的父母则被一群装扮神秘,气质不凡的黑衣大汉劫持着了一个黑色轿车内;随后,黑色轿车内扬长而去

    父母被劫持走,让小男孩哭得更加凄惨起来。

    而接着,就在男孩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他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老者。

    老者一脸的慈祥,身材很高大,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色长衫,在他手里还拿着一根拂尘,好像一副道人模样的打扮。

    老者慈眉善目的低头看着地上哭闹的小男孩,微微将手伸到小男孩面前,声音柔和的说:“来吧,孩子,跟我走吧。”

    此刻,葛雷看着画面中老人的影像,整个人都呆在原地,就像被雷劈了一样,眼睛怔怔的看着画像!

    这不是我的师傅葛步平吗?

    想起那个已经逝世的老人,眼前画面中的葛步平,显然要年轻的多,就好像是十几年前的师傅重现在自己眼前一样。葛雷看着画面中的师傅,他不知道这镜像是怎么回事儿,不过他的心里却突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此刻,画面中的小男孩已经停止了哭泣声,抬头望着老者,一脸的懵懂和可怜,他用稚嫩的声音问:“老爷爷,你是谁呀?”

    老者笑眯眯的说:“贫道乃是葛不平,以后你你也可以叫我师傅,你愿意吗?”

    听着画面中老者的自述,葛雷更是惊得说不出话,他只有怔怔的看下去。

    而画面中失去父母的小男孩,此刻也已经将手伸向了葛步平年迈的手,葛步平笑眯眯的将小男孩拉了起来,然后转身带着他朝着远方走去

    接下来,画面又是一转,嗯,小男孩儿好像慢慢的长大了,大约有七八岁的样子,然后葛雷看着画面中,小男孩正在跟葛步平学习医术的场面,他就更加熟悉了

    因为这画面葛雷清楚的记得这正是自己七岁的时候,跟着师傅葛步平学习医术的场景

    他还记得,那是葛家的药炉,一间小茅屋,那是他和他师傅生活在一起最美好的回忆,曾经在那里面,他跟着师傅学会了很多的东西,包括医术和做人的道理!

    如此,画面已经慢慢陷入了沉寂,黑玫瑰中散发的血红色光影慢慢消失,又恢复了以往耀眼的黑色。

    而葛雷却依然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前方,那里已经没有画面了,但是他的脑海中去浮现出一片片短暂的回忆和画面。

    葛雷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师傅葛步平,想起了以往很多很多的事情

    一般的小孩儿对于五六岁之前的记忆都是很淡的,葛雷自然也不例外,他对六七岁之前的事情,印象并不是很深刻,他只是记得自己从小就是孤儿,然后跟着师傅葛步平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跟着他老人家学医术长大。

    葛雷从小以来也一直对自己的身世很好奇,可是师傅葛步平,并没有对他说起过什么。

    葛雷有好几次都开口询问过师傅,他对父母很向往,面对以前的事情很想知道,可葛步平总是沉默不语。

    经过这么询问了几次没有结果之后,葛雷也就不愿再过多寻问了。

    就这样他以前的身世就成了一个不解之谜!

    直到现在,黑玫瑰突然在葛雷滴血之后,显现出来的画面让他惊住了

    刚才画面中,葛雷和葛步平相识的场景,以及之后七八岁记忆中的场景是符合的那么之前那对夫妇是谁?

    葛雷不难猜测,他们应该就是自己的父母了吧?此刻,葛雷心里,就像有一道惊雷闪过这么一个想法。

    多年未解的身世之谜,此刻没想到会在黑玫瑰的帮助下,影射了出来

    葛雷瞬间就是凌乱了,他堂堂一个拥有十成法力的强者,此刻竟然凌乱了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那是因为那是他对父母的思念,对身世之谜的期待和探索!

    他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而现在,他却好像一个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某些线索,他好像抓住了某些有价值的东西

    如果刚才黑玫瑰中映射出来的那些东西是真的?自己的父母应该在自己四、五岁的时候被人带走了,被那群神秘的黑衣人带走了!

    那群黑衣人是谁?他们要带自己的父母去哪儿了?

    这一系列的问题在葛雷心中翻云覆雨般的翻滚着

    这一刻,葛雷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乱了什么黑玫瑰,什么前尘往事,都没有自己的身世之谜来得重要!

    他渴望的很想抓住这些东西,然后他又再一次拿着鲜血将朝着黑玫瑰上滴去

    他很迫切的想要知道,三岁之前他们的父母到底去哪儿了?他父母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人带走?带走他们的仇人又是谁?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葛雷意外了

    鲜血滴入黑玫瑰中没有之前的那种怪异的事情发生,好像黑玫瑰失去了效果一样,对于鲜血的融入没有任何反应,表面上依然黑光流转着,跟平时一模一样,那里还有什么映像显现?

    失败了?这样的结果葛雷怎么可能会接受?

    他有一次划破皮肤,流出鲜血,朝着黑玫瑰滴去,可是结果跟之前一模一样,黑玫瑰没有一点动静

    葛雷不死心的又连续尝试了好几次,可是黑玫瑰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看到这里,葛雷气的差点抓去黑玫瑰抓起来摔在地上,只是在最后一刻他忍住了。

    他努力的劝导自己要冷静,也许是自己的方法不对,黑玫瑰绝对不能有闪失,它现在关乎的已经不仅仅是法力的事情了,更要紧的是,它能够帮助自己找回身世之谜。

    自从师傅葛步平死后,这个世界上能告诉葛雷身世的恐怕也只有黑玫瑰了

    想到这里,葛雷突然想到了白画

    既然自己不懂得怎么使用黑玫瑰,那么也许白画知道呢?毕竟她可是一个拥有黑石上千年的人,她比自己更了解黑玫瑰的秘密。

    想到这里,葛雷凌乱的心情瞬间来了精神,他目露精光,他准备明天就要去找白画,不管她被许天霸带去了哪里,葛雷一定要找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