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黑玫瑰的秘密
    葛雷接着说:“我为了救你可是费了好大力气的,你不感谢我就算了,你这个质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看着葛雷一脸认真的样子,文咏衫想了想,确实是这样,因为以格雷的医术来说,也确实只有他能解这么古怪的病情。

    只是文咏衫和葛雷想来是,一见面鼻子不对鼻子,眼睛不对眼睛的,就算文咏衫心里知道是葛雷救了她,但是想让她说‘谢谢你’这三个字,这简直比登天还难呀。

    所以文咏衫接下来的话,让葛雷更是一阵狂晕:“早知道是你救了我,就让我一直病着好了!”

    “你你”葛雷瞬间无语了,这个女人,这是个妖怪吧?

    “哈哈哈哈哈。”看到葛雷一脸憋屈的样子,文咏衫笑的前仰后合,花枝招展,一副吃了甜蜜饯的样子。

    对于这个小恶魔葛雷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他还是暂时把这个话题给撇开了,随便来到文咏衫床边坐下,随便帮她把把脉,之后,葛雷点点头:“嗯,好多了,一时半会死不了呢。”

    “呸呸呸,你才要死了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葛雷的话把文咏衫气的一阵翻白眼。

    对于文咏衫的咒骂,葛雷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一本正经的对文咏衫问道:“你知道黑玫瑰吗?”

    听到关于黑玫瑰的名字,文咏衫愣了愣,转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怎么也知道黑玫瑰?”

    听文咏衫说话的方式,葛雷就脸上一阵喜悦:“你知道玫瑰对不对?是不是文老爷子告诉你的,快告诉我,关于黑玫瑰他到底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看葛雷一副紧张的样子,文咏衫答道:“确实是我爷爷告诉我的,但是你怎么知道这事儿,他也告诉你了?”

    葛雷没工夫跟文咏妃闲扯,摆摆手:“你先别说这些,你先告诉关于黑玫瑰文老爷都跟你说了什么?”

    文咏妃见葛雷一本正经的样子,她也不想在跟葛雷开玩笑了,然后便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说:“我爷爷好像说黑玫瑰是我们文家世代守护的东西,从祖训里面就有,祖训说文家每一代的如果遇到黑玫瑰,就一定要竭力保护,不要被邪恶的人都得去了。”

    说到这里,文咏妃转头看向葛雷:“你是不是也在打黑玫瑰的主意,如果是的话,我劝你死得了心吗?就你这么邪恶的人,我是不会把黑玫瑰的秘密告诉你的。”

    文咏珊的话让葛雷简直无语,他翻了翻白眼:“我哪儿邪恶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文咏衫白了葛雷一眼:“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这个………葛雷真的是无语了,拿这个女人无可奈何了,他只能继续问:“你爷爷还跟你说了些什么?”

    文咏衫又仔细回忆了起来,至于之前对葛雷的调侃也只是开玩笑罢了,她虽然跟葛雷不对眼,但是对于葛雷的品性还是非常了解的。

    文咏衫继续说道:“我爷爷说黑玫瑰是由五块黑色组织,让我们文家的人,无论是谁碰到黑石时一定要保护起来,如果能把五块黑石全部聚齐的话,就可以做就可以组合成黑玫瑰,黑玫瑰,拥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可似乎能超脱自然的力量,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只是当时对于这句话我是不会相信的,但是爷爷临终前这么说了,我也只能答应他,哎,你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黑玫瑰?”文咏衫问。

    葛雷点点头:“有,而且黑玫瑰就在我身上。”

    “什么?你说黑玫瑰在你那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正在文咏衫惊讶的说着,这时候葛雷已经从怀里边黑玫瑰拿了出来。

    在拿出来的一瞬间黑玫瑰已经悬浮在半空当中,在房间里面随意的飘荡着,就像一个精灵一样

    看到这一幕,文咏妃简直惊呆了。

    “难道,我爷爷说的是真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黑玫瑰,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文咏妃一脸的难以置信。

    “还有,你是怎么聚集到五块黑色的?我听我爷爷说五块黑色散落在世界,不知道哪个角落里边,你怎么会有黑色的?还有,你什么时候聚集成黑玫瑰的,我为什么不知道?”文咏衫问。

    面对文咏衫连珠炮一般的询问葛雷说:“你先不要管这么多了,你接着告诉我,黑玫瑰还有什么秘密?”

    此刻文咏衫看着半空中的黑玫瑰和葛雷严肃的表情,她已经猜出来了,事情好像真的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她之前如果还不相信的话,现在黑玫瑰眼睁睁的在她面前,她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只能接着说:“我爷爷说黑玫瑰能够预测未来和前世的能力,非常奇特,那你快给我表演表演,我想看看这黑玫瑰到底有什么用?”

    文咏妃这么一个不正经的问题,让葛雷瞬间一头黑线。

    “大小姐,你能不能正常一点?”葛雷说

    “正常,你让我怎么正常,世界上连黑玫瑰这种东西都有,你现在让我正常?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快告诉我,黑玫瑰你是怎么得到的?我爷爷说黑玫瑰有特别强大的力量,是不是真的?你什么得到黑玫瑰的?你怎么得到的?你是不是准备拿着黑玫瑰做点什么坏事?”文咏妃说。

    葛雷已经无语了,文咏妃这个伶牙俐齿的口才,再加上一直让人捉摸不定的性格,葛雷真拿她没什么办法!

    眼下想从文咏妃嘴里边问出点儿事儿来,还真得拿出点东西来给她证明一下就行,如此想着,葛雷就朝着黑玫瑰随手一招!

    瞬间黑玫瑰,浑身黑光流转,瞬间整个房间照的,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而这时候,文咏衫终于看到了黑玫瑰的神奇之处,而且似乎葛雷也从黑玫瑰中练习了什么诡异的手段,这时候文咏衫是真的信了。

    “哎呀,好啦好啦好啦,快停下吧,太黑了,我害怕”文咏衫大叫着。

    随着文咏衫的话音落下,葛雷又随手一招黑玫瑰光泽收敛,房间又恢复了清明,而半空中的黑玫瑰也随之落在葛雷的手中,被他收回了怀里。

    此刻,文咏衫看着被葛雷收回怀里的黑玫瑰,一阵心悸,她皱起秀眉,仔细的打量着葛雷:“你还挺厉害的,这玩意儿你都能找到,快交给我吧。”

    葛雷摇摇头:“不行,黑玫瑰对我还有用,我觉得它跟我的身世有关。”

    文咏妃跟葛雷要黑玫瑰其实也只是说说而已,其实她对文老爷子的临终前的遗言,关于黑玫瑰的事情,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现在突然见到黑玫瑰这么诡异的能力,也是好奇罢了。

    不过,葛雷说黑玫瑰跟他的身世有关,也让文咏妃不由得愣了愣。

    葛雷接着问:“快说说文老爷子的临终之言,到底还说了些什么?有没有说黑玫瑰怎么用?”

    文咏衫肯定的点点头:“嗯,我爷爷说,黑玫瑰不但有前世今生的能力,而且在每日天天地间阴气最重的时候,黑玫瑰就会展现它的奇特能力,那个时候只要用自己的鲜血点亮黑玫瑰,它就能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听到文咏妃这么一说,葛雷瞬间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直接站起身,眼中一片狂喜,原来是这样,我早该想到的

    这时候葛雷想到了昨天在房间里边,用自己的鲜血滴入黑玫瑰的时候,正是因可能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候,但是引起幻想也只是那一会儿工夫,时间过去的很快!

    葛雷之后再用鲜血去唤醒黑玫瑰已经没有作用了,现在得到了文咏妃的肯定,葛雷就好像掌握了一个新大陆一样兴奋。

    只要今天在晚上阴气最重的时候,再用自己的献血点亮黑玫瑰,就一定可以想知道自己的父母说失踪的下落。

    得到这么一个重要的线索,葛雷怎么能不激动?不兴奋?

    看着葛雷的样子,文咏衫眉头越皱越深,奇怪的问道:“黑玫瑰到底还没会跟你有什么关系,快跟我说说。”

    葛雷摇摇头语气深长的说:“这件事说来话长。”

    文咏衫翻白眼:“我不有的是时间吗?你倒是说呀!”

    葛雷摇摇头:“说了你也听不懂。”

    文咏衫气的差点骂街:“你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我听不懂?还有你如果不告诉我,以后休想让我再告诉你,关于黑玫瑰的事情啊。”

    葛雷想了想:“好吧!”他之前那么说话也只是想逗逗文咏衫罢了,至于黑玫瑰和他的身世的事情,葛雷还是要跟文咏衫说说的。

    葛雷又重新做回了文咏衫的床边,此刻靠近文咏衫,葛雷才发现文咏衫,虽然经过了一场灾难之后,皮肤有些苍白,但是她也恢复了以前俏丽的模样,胸前一片雪白高挺诱人,身材苗条,脸上白嫩,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好像能勾起男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