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解决麻烦
    在刘主任肥胖的身体,撞到墙面的时候,整个墙面都忍不住颤了颤,而刘主任更是痛苦的惨叫一声,连大气都没喘几口,接着脸色变得难看,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

    嘶…

    葛雷突然说动手就动手,把刘主任直接打吐血了,这让周围所有人包括李岩和文咏衫在二人在内谁都没有没想到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此刻所有人看着跪在墙角的刘主任一点绛紫色,脸色惨白惨白了,朝向只剩下半条命苟延残喘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所有人都惊呆了。

    众人转头朝着葛雷看来,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惊俱,他们实在想不通,葛雷到底有多大胆子,他怎么敢连刘主任都打了?

    此刻,原本还议论纷纷的人们,此刻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葛雷看,周围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死寂,所有人都喘着大气,一句话不敢说。

    而之前被打倒的几个保镖,此刻已经有几个人恢复过来,他们看着刘主任竟然也被葛雷打成了重伤,他们伸手指着葛雷说:“你惹麻烦了,你惹麻烦了?你等着吧,待会,就有人收拾你的。“

    听着几个保镖的话,葛雷冷冷道:“都特么给我闭嘴,否则老子要你们的命。”

    听到葛雷的话,有几个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保镖连忙闭上了嘴巴,一句话不敢再多说,一个个脸色吓得惨白惨白的,一脸的惊恐,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葛雷完全不受任何威胁,他是谁都敢打呀。

    而在此刻反应过来的众人也是一个个脸色巨变的看着葛雷…

    他们虽然也不敢多说什么,但是在心里面却已经认定了葛雷就是一个行事冲动,从小被惯坏的富家子弟。

    他根本就是仗着自身有点儿武力就胡作非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刘主任是什么样的存在,他这是惹了一个最不该惹的人呀,这一次的事情会让葛雷为他的冲动付出代价的。

    对于这些人心里怎么想,葛雷丝毫没在意,以他那你别说区区一个市区的主任那点能力,葛雷根本就没看在眼里。

    其实现在看着墙角里,中伤不起的刘主任,挂起一丝冷笑,如果放在以前的脾气,刘主任已经死了,只不过这一次格雷比他并没有下死手,原因很简单就是上一次,个雷格雷欣向的命案,被通缉之后他已经收敛了很多,他不想再因为别的事情,在手上,出现什么人命案子。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这个刘主任已经挂了。

    而另一边,格蕾也在想着待会儿要怎么善后的事情,他拿出手机准备给?刘冠沣打一个电话。

    毕竟这一次可能会牵扯到政法局方面的问题,葛雷并不想跟政法局方面有什么正面的冲突,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刘冠沣出面帮忙解决一下比较妥当。

    虽然麻烦别人葛雷也有些不习惯,但是这一次的事情,有些非同寻常,所以,格雷也是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了。

    至于刘冠沣肯不肯帮自己,这一点葛雷还是非常有把握的,毕竟自己曾经救过他妻子的面,刘冠沣曾经许诺说,无论自己遇到了什么事都可以找他帮忙,他一定会尽力所为,对于这一点葛雷还是非常相信的。

    而就在葛雷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和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达声,接着三辆警车就已经开到了拍卖行的门口。

    这时候从车里面哗啦啦下来一群人,其中带头的一个带着墨镜,穿着一双笔直的警服,在其身后跟着一帮警察。

    在中年男人出现之后,葛雷就发现周围所有人,都已经变的脸色郑重起来,而且有些惊惧,彷佛这帮警察是吃人的魔鬼一样,令他们害怕。

    而这时候葛雷旁边的文咏衫已经快要哭了。

    文咏珊很后悔刚才没有拉着可能直接走掉,现在说什么已经晚了怎么检查也来了,而且格雷还打了人,这一点可是逃脱不了的证据,格雷必然会被他们带走了。再加上被打的人是刘主任,这件事就更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了。

    果然就在中年警察带着一群人下车之后,他们先是在现场看了一遍,最后当他们看到墙对面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已经快要半死的刘主任之后,中年警察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他急色匆匆的朝着刘主任跑了过去。同时招呼手下人:“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帮忙。显然他们是认识刘主任呢。”

    而这时候中年警察已经将重伤的刘主任搀扶着站了起来,同时,紧张的问道:“刘主任你没事吧,这是怎么回事?”

    此刻的刘主任,哪还有力气回答,重点检查的话他只是尽力的拜拜手。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看他这个样子,中介检查也知道他伤得很严重。

    然后中年警察连忙招呼手下人说:“赶紧打电话,打急救电话,送刘主任去医院。”

    同时中年警察的脸色也变得阴沉难看起来,他看着现场所有人,直接从眼镜上,将墨镜摘下来狠狠的摔在地上,同时大喝道:“这到底的谁干的,是谁大伤了刘主任,给我站出来,特么的老子今天要弄死他。”

    中年警察之所以这么生气,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刘主任是本市的一把手,地位和身份都比他高得多,而现在永胜拍卖行这一块又是中年警察负责的范围。刘主任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事,他真的很担心上面询问下来,他自己肯定麻烦不断。

    所以中年警察急切地想要找出凶手,把凶手给捉拿归案,这样还能给刘主任一个说法,同时还能为自己的失职,找一点的原因,如果找不到这个重伤刘主任的凶手的话…中年警察此刻已经不敢往下想下去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恐怕要丢官啊。

    而就在中间检查,你气急败坏的询问的时候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已经下意识地朝着葛雷看了过来。

    这时候哪怕是傻子也知道这件事是葛雷所为,而此刻中年警察也朝着葛雷看了过去,伸手指着他厉喝道:“是你干的?是你伤了刘主任吗?

    对于周围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和中年警察气急败坏的语气,葛雷丝毫不在意地迈前一步,淡淡道:“没错,就是我把他打伤的,你们想怎么样?”

    看着葛雷如此的不屑,中年警察瞬间就爆炸了,他伸手指着葛雷道:“很好很好,你既然承认就好,来呀…说着话他招呼身后跟着的下属道:“把这个王八蛋给我抓起来,我倒要看看他到底什么来路,竟然连刘主任都都敢打,这一定是一个常年作案的惯犯,给我拿下他,要带回去好好审审。”

    其中几个警察听到中年警察的命令后,齐齐大喝一声:“是!”

    然后其中有两个警察从后腰掏出了手铐,气势汹汹的就朝着葛雷走了过来。

    看到这副场景,周围不少人的脸色都变了变,他们知道,葛雷今天算是废了,毕竟他打伤的人是刘主任,而且看中年警察和这帮警察的表现,这一次他们,是准备要替刘主任报仇的。

    这时候葛雷旁边的文咏衫已经吓得大叫一声,快要哭了,她担忧的看着葛雷,想上去说两句,帮他辩解辩解,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毕竟这件事真的是葛雷打伤了人,这是事实,虽然之前是刘主任做的不对,但是文咏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从哪方面的的辩解。

    而就在这时候葛雷却拜拜手,从容的对中年警察说道,何必那么着急呢?你们难道不需要听我把具体的事情跟你们说一下吗?你们就这样问也不问的就带走我,未免有些太不讲道理了吧。

    听到葛雷的话,中年警察冷笑一声:“讲道理?老子这身警服就是道理,你特么的你打伤了人就是证据,少他妈跟我说废话老子现在就要带你回去你还能怎么着?”

    既然如此,葛雷也不想跟他们多废话,但是他这时候却对中年警察点点头说:“好吧既然你们这么说的话,那等我打一个电话。”

    看到个葛雷嚣张的样子,中年警察冷哼一声:“还想找人是吧,好,老子给你这个机会,老子倒要看看,今天谁敢保你。”

    对于中年警察的出言威胁,葛雷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他很快拨通了刘冠沣的电话,等待了片刻之后,刘冠沣急忙接了起来,然后对面话筒里传来刘冠沣亲热的声音:“葛先生,您老突然打电话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听到刘冠沣热情的问候声,葛雷笑了笑说:“是这么回事今天我确实遇到点麻烦”然后,葛雷便将之前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旁边的中年警察和众多警察们看着葛雷打着电话,脸上带着冷笑,在他们心里,葛雷毕竟是打伤刘主任的人,以刘主任的身份,和中年警察的权力,既然葛雷打伤了人,那么这件事葛雷就麻烦大了,不管是谁出面保他都不可能将他保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