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云雾山
    葛雷没有说话,只是将信转手的给了文咏衫说:“你自己看看吧。”

    文咏衫接过信看了一眼,脸色又是一变说:“他还真把白画给绑架了,那岂不是说白画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我们要去救她。”

    葛雷点点头说:“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这个云雾山在什么地方。”

    信上只是将绑架白画的地方名字说出来了,但是具体怎么怎么去,葛雷还是一筹莫展。

    旁边,文咏衫对于葛雷的疑问,也跟着愁眉不展起来,她也不知道这个云雾山到底在哪。

    而旁边的云姨这个时候却说道:“这个地方我好像听说过,据说云雾山在一个深山老林,只是那里一向常年云雾缭绕,人烟稀少的怎么可能还有人居住?”

    听到云姨的描述,葛雷怔了怔,云雾缭绕不正是当时从黑玫瑰中看到的景象吗,那个山谷好像也是成天云雾缭绕的,既然是这样,那么云雾山很可能就是那群神秘人出现过的地方。

    得到这个答案,葛雷瞬间精神一振,说道:“我明天一早就出发,去云雾山。”

    文咏衫皱眉道:“我也要和你一块去,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葛雷摇摇头,郑重地说:“不,你跟着我去我才会更危险,你简直就是一个拖油**。”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帮你,你竟然说我是拖油**。我怎么成拖油**了?我一直在帮你好不好。”文咏衫说。

    格雷说:“…”

    看着二人又有要吵起来的架势,旁边的云姨无奈道:“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吧,现在大敌当前我们应该商量商量怎么就出**就出来才是真的。”

    听到云姨的话,葛雷和文咏衫各自看了对方一眼,也就不再说下去了,然后三个人一起走进屋里。

    之后,云姨做好了晚饭,然后三个人一边商量着去云雾山的事情一边吃着饭。

    在饭桌上基本上都是云姨跟文咏衫再说,葛雷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其实他心里另有打算。

    虽然说算命瞎子将白画绑架到了云雾山谷,但是葛雷心里其实并不是特别的担心。

    毕竟葛雷已经看透了算命瞎子的本意,他们就是要拿白画来威胁自己,甚至想得到自己的身上的黑玫瑰。

    既然看透了他们的阴谋,葛雷就已经料定只要自己还没去的话,他们那帮人就暂时不会拿白画怎么样了,白画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而且另一方面,虽然说云雾山中的那群神秘人,葛雷没有跟他们打过交道,也没有见过他们,但是葛雷体内毕竟深藏着十层的法力,就他们那帮人来说,想要对付葛雷根本不可能,就算云雾山中了那帮神秘人,可能有些厉害的家伙,但是葛雷也丝毫不虚他们。

    只是明天文咏衫坚持的要跟自己一同去云雾山这件事,葛雷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如果是他自己的话,他能保证自己不受到伤害,全身而退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可一旦多出个文咏衫的话,文咏衫毕竟是一个没有法力的普通人,没有什么战斗力,带着她葛雷难免分心,她一块儿去的话就成了一个致命的拖油**。

    之前,葛雷对文咏衫说的那句话并非全是开玩笑,那么他是真的有这个想法。

    可是文咏衫一再坚持,而且她也是出于好意,葛雷也拿她没有什么办法,她要去的话那就去好了,葛雷还是有把握保护她安全的。

    至于云雾山中那帮神秘的人物,先是跟葛雷有杀父杀母的血海深仇,现在又将他的好朋友白画也绑架过去,这新帐旧账算一块儿,葛雷已经对他们起了必杀的决心,这帮人必须得死,他们像一个搅屎棍一样搅得葛雷心神不宁,葛雷下定决心必须得除掉他们。

    这一次白画虽然被绑架了,但是在葛雷看来也并非完全是坏事,最起码让葛雷已经摸清了他们的老巢,正好通过这件事,葛雷要把他们一锅给端了,然后为父母报仇的同时也解决了心里最大的仇敌。

    第三个原因,也是葛雷通过云雾山,随便探听探听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他很想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是什么人,当初为什么会得罪云雾山中这帮神秘的人物,而且还被他们追杀,最后让自己变成那个孤儿,只能从小到大跟着师傅,葛不平生活这么多年,而一直没有得到父母般的宠爱?

    想起以前种种,自己孤独的受过的日子,葛雷心里就怒意滔滔,必须要把这帮王八蛋全部赶尽杀绝不行。

    心里如此打算的,葛雷自然不会将这些跟文咏衫她们说出来的,毕竟这些都是他自己的私人事情,没有必要跟她们多说什么。再者葛雷也不想让文咏珊和云姨跟着担心。

    饭后云姨收拾东西,葛雷和文咏衫则坐在沙发上,相对无言,各怀心思都在为明天的事情思考着。

    文咏衫是真的担心,而葛雷却是在想着如何报仇,二人心情完全不一样。

    二人对坐了一会儿,也没什么话好说,反正文咏衫坚持要跟葛雷去云雾山,葛雷也没有拒绝,这件事情就算这么定了,那就等明天一早就出发就得了。

    之后二人各回房间,心思都稍微有些凝重。这还是自从文咏衫殊醒来之后第一次让气氛如此压抑,若是平时,葛雷和文咏衫必定会拿出各种小事情出来互怼一顿心里才舒服,可是今天他们显然没有这个心情。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葛雷早早的起来,此时却看到那文咏珊衫已经早就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咖啡看着电视一脸惬意地喝着。

    葛雷愣了愣,随即问道:“你怎么起这么早?”

    听到葛雷的问话,文咏衫回头瞥了葛雷一眼冷笑道:“我怕你耍小聪明,自己一个人偷偷跑了不带我。”

    格雷苦笑:“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小心眼儿,如果我进不要带你的话,我就算偷偷离开你也看不着我。”

    “你说谁小心眼?你把话说清楚。”葛雷的第一句话就彻底把文咏衫气炸了。

    对于这些葛雷当然不会在意的,跟文咏衫怼了回去。

    就是这样,两个人话还没说两句,就又互怼起来了。

    接着吃过早饭之后,葛雷和文咏衫就准备出发了,在临行之前,云姨还特意找了一张地图,给格雷,并指出了云雾山的大体位置。

    葛雷看的地图上大体的位置,是江南省最南方的一座森林内的区域,这里已经靠近了华夏国的最南方的边缘,如果再出几公里的话,葛雷甚至估计都已经出了华夏国。

    就这样一个地方,竟然隐藏了这么一帮神秘人,葛雷真是对他们找的这个藏身之所感觉用心良苦,就这样一个地方,别说正常人了,就是不正常的人,想找到估计也难啊。

    将这个地方脑海中之后,葛雷和文咏衫开着文咏衫的座驾,朝着南方行去。

    这一路上,车里只有葛雷和文咏衫两个人,葛雷悠闲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的风景,而文咏衫则冲当司机,一直都在抱怨,葛雷不懂得怜香惜玉,竟然让女孩为他开车。

    对此,葛雷只是随意的笑了笑:“让自己的媳妇儿开车怎么了,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听到葛雷这句话,文咏衫瞬间就不干了,她怒斥道:“谁是你媳妇儿了?你把话说清楚。”

    葛雷挑眉看着文咏衫,疑惑道:“你可是我的未婚妻呀,这是你爷爷当初为我们定下的,怎么你还想赖账呀?”

    “我爷爷是我爷爷我是我,你最好分清楚一点,我没答应做你妻子你就不要乱叫。”文咏衫说。

    葛雷觉得好笑:“那这么说你准备把你爷的话当耳边风喽。”

    “谁说我要把我爷爷的话当耳旁风了?只是这个婚姻大事是我自己决定我自己做主。”文咏衫说。

    就这样,这一路上二人因为这个婚姻的问题,就开始顶嘴,吵了得有这么俩小时时间,二人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直到傍晚的时候,太阳快要落山了,葛雷和文咏衫才刚刚赶到了云雾山几百里外的一个市区内。

    此刻车里的葛雷和文咏衫二人已经吵得口干舌燥,但是二人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文咏衫感觉到饿的时候,在朝周围看了一眼对葛雷说:“要不今天我们就先在这住一晚上吧,明天再说。”

    格雷看着车窗外霓虹闪烁的城市,对照的地图看了一眼,点点头说:“也好,反正今天看起来是感不到云雾山了,不如我们就在这儿休息一晚上,明天再继续赶路。”

    听到葛雷的决定,文咏衫这才调转车头,朝着不远处的一家宾馆开了过去,如此,二人就打算今天在这个宾馆下榻。

    在订好了房间以后,格雷和文咏衫便漫步走向了繁华的大街,这个城市,跟葛雷他们生活的城市相比起来,要繁华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