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进入森林
    此刻,葛雷能从十几米外,瞬间来到门口将他的后路堵死,这更验证葛雷的实力非常厉害,虽然雷豹不知道葛雷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不敢了?”葛雷帕又是一巴掌甩在雷豹脸上,冷冷道:”也不是挺厉害吗,你怎么不敢了?”

    被葛雷啪啪打了两巴掌之后,雷豹连反抗的勇气都不敢,连忙求饶道:“真的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大哥刚才都怪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求这位大哥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葛雷抬脚踹在雷豹的脸上,“啊,”随着雷豹痛叫响起,他吭哧一声直接摔在地上,接着左脸上已经瞬间肿了起来,同时还带着血花。

    虽然被葛雷收拾的挺惨,但是雷豹却不敢反抗,甚至趴在地上连动都不敢动,只是惊惧地看着葛雷。

    看到他这副欺软怕硬的样子,葛雷也实在懒得再收拾他,他怕脏了自己手,这种人简直就是垃圾,葛雷直接冷冷的甩一句:“给我滚,立刻滚,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否则。我打断你们的狗腿。”

    听到葛雷的话,雷豹和之前被打趴在地上的四个壮汉,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从地上爬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喘呼啦啦全都跑了出去。

    看着这么一群人,慌慌张张的离开,此刻全场所有人看向葛雷的目光都是又惊俱又好奇,他们实在想不通,葛雷看起来年纪轻轻,身材又瘦弱的样子,怎么伸手会这么强悍?他身体里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实力?竟然能凭着一己之力能把五个人打趴下,最主要的这些人还是附近几条街上赫赫有名的恶霸。

    此刻,饭店里面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葛雷爆发出来的实力给震慑住了,每个人看向他,都大气不敢喘,小心翼翼。

    而葛雷根本懒得理会周围这些人,直接来到文咏衫面前问道:“你吃好了没有,如果吃好的话我们就回去吧,天也不早了。”

    而文咏衫只是呆呆的点点头,任由葛雷拉着离开,此刻文咏衫的脑海里还是乱的,她虽然之前就知道葛雷伸手不错,可是在又一次见到葛雷出手的犀利,和刚才那瞬间移动一样的身法后,她真的难以想象葛雷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个时候文咏衫很想将这个问题问出来,但是看葛雷淡然的样子,他又丝毫没有要解释什么的意思啊,文咏衫又只能将这个问题暂时埋藏进了心里。

    而在葛雷拉着文咏衫离开以后,饭馆里彻底爆发了一阵哄乱声,所有人都看着葛雷离开的方向,兴奋地议论纷纷,他们所有人都在猜测葛雷的身份,他们能看得出格雷赫文咏珊是从外地来的人,只是他们惊讶于葛雷之前施展的手段,令他们惊奇。

    话说葛雷和文咏衫回到之前下榻的宾馆之后,葛雷将文咏衫送回房间,而文咏衫则很反常的一直保持的安静,没有平时那么多话,她一直在悄悄地打量的葛雷,而葛雷则跟她道一声晚安,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葛雷和文咏衫出了宾馆,文咏衫依然负责开车,载着葛雷朝云雾山的方向赶去。

    云雾山远远的看着倒是挺近的,但是这一真走起来,这个路程还是比较远的,二人开的车足足走了有两个小时,直到时间快要接近中午的时候,文咏衫指着前方大叫一声说:“前面好像就是云姨说的那个森林了。”

    葛雷点点头说:“应该是的。”

    此刻出现在葛雷和文咏衫二人眼前的,是一片茂密的大森林。森林中各种各样的树木密密麻麻,绿树成荫,其中还包括很多,葛雷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花草。

    此刻正赶上夏天,正是植物繁衍最茂盛的时节,远远地看去前面的森林就像一片无垠的绿海一样,只是这么看的就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清新感。

    眼下终于到了地方,葛雷和文咏衫也顾不得去感慨这大自然的奇迹,他们已经迅速将车藏在了一个没有人经过的地方,然后下了车拿起随身携带的东西,便朝着森林方向走去。

    进了森林之后就不能开车了,这一路上都要靠步行,而且云姨说过了,森林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才能到云雾山,此刻,葛雷和文咏衫二人都是一身运动装,显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刚刚步入森林,脚踩在地面上枯萎的落叶上,传来咯吱咯吱的脆响声,远处还有一些小动物和昆虫吱吱唔唔的叫声。周围充满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这样一个好地方,是生活在城里人无法享受到的宁静和安逸,此刻文咏衫看着周围美丽的景色,她甚至生出了一种在这儿建个房子,然后安家落户的这里的想法。

    她觉得能够生活在这里一定非常的舒服,没有人打扰,没有那么多烦心事儿,与世隔绝,每天种种花养养小动物,生活无忧无虑一定特别好。

    她甚至有点羡慕那些生活在云雾山中的人,她觉得这些人是真的会享受生活,他们老早就选择定居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其实还是非常让人羡慕的。

    如果葛雷知道文咏衫有这个想法,他一定觉得有些无语。

    越深入森林说有一种迷茫的感觉,周围全是茂密的树木和杂草,一眼望不到边,视线受到严重的阻隔,就越对人的方向感产生一种误导,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森林里面,甚至有一种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感觉,幸好葛雷不是普通人,他只需要将法力释放出去,凭借着对周围环境的感知,他能清楚地知道他们现在正在前进的路线和方向。

    在森林里赶路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而且周围除了小动物和一些鸟兽不时发出的声音,连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都找不到了。

    这样的环境下,让一般人都甚至会体会不到时间的流失,只能感觉到无尽寂寞。

    而幸好葛雷和文咏衫两个人在一起,他们不必担心会感到孤独这个问题。

    而除了这些以外,在赶路的过程中,葛雷和文咏衫还遇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比如突然从旁边的草丛里蹦出一条毒蛇朝他们攻击过来,又或者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一只花豹甚至狼群准备对他们下口。

    每当出现这种情况,都会把文咏衫吓得脸色苍白,躲在葛雷身后不停的惊叫,但是

    最后的结果都是在文咏衫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危急被葛雷一挥手轻轻松松的解决掉了。

    一路上,葛雷他们遇到了六次这样的意外,但是不管是大型猎食动物还是暗地里隐藏的毒蛇之类的,都在葛雷法力的探知中无所遁形,在危急还没出现之前,就已经被葛雷解决掉了。

    看着葛雷一次次施展出超越现实的异能手段,这时候的文咏衫终于忍不住问道:“葛雷,你之前使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好像是武功又好像是异能,你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其实这个问题文咏衫昨天就想问了,只是葛雷见葛雷一直没有要说的意思,文咏衫实在拉不下脸来去主动询问,而现在葛雷一次次好像变魔术一样的在文咏衫面前表演,她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对于文咏衫的疑问,葛雷丝毫没有要隐瞒的意思,他直接将黑玫瑰和法术的事情向文咏衫说了一遍。

    而文咏妃也终于想起来,前几天葛雷跟她提起过关于黑玫瑰和法力的问题了,只是当时文咏衫并没有太在意,也没有放在心上,她当时只是觉得黑玫瑰有些奇异罢了,可是没想到葛雷竟然真的从黑玫瑰中学到了法术。

    而且看葛雷施展法术的样子,还很神奇很厉害的样子,文咏衫终于意识到了这一切传言已经成为了现实,虽然她至今也很难接受这种超乎现实的存在,可事实摆在眼前,文咏衫也不是傻子,她已经开始慢慢接受了。

    可就在这时候,文咏衫却听到葛雷又继续对自己说,云雾山上的那帮人恐怕也跟他一样会法术

    听到葛雷的猜测,文咏衫又惊又疑,她真的很难想象,自己昏迷一次醒来之后,这个世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这个世界好像一下子变得疯狂了起来,好像周围接触的一群人都变了样子,不是拥有了超脱现实的法术,就是心性大变。

    文咏衫忍不住皱眉:“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会法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葛雷知道文咏衫可能有些难以接受,不由得叹了口气解释道:“主要是当初黑玫瑰还没组合成型的时候,五块黑石纷落在很多人手里,他们借助黑石修炼成了法术,虽然他们的修为都没有我强,但是拥有的法术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非常可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