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进入森林
    至于云雾山中的人是不是也拥有法术这一点,其实葛雷葛雷也不敢完全保证,但是葛雷通过那些神秘人对于自己父母的谋杀和黑玫瑰的事情联想一下,葛雷觉得这个可能还是非常大的,所以他想要提前给文咏衫说一下情况,难免到时候文咏衫一下子接受不了。

    足足经过了五个小时的赶路,葛雷和文咏衫二人才渐渐走到了森林的边缘,这个判断也是葛雷根据法力探测得到的结果。

    葛雷的法力覆盖方圆一千米范围之内,这个范围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山峦和草地,那些茂密的树林,已经渐渐被他们甩在了身后。

    同时葛雷还发现越往前进,空气中的湿度越来越大,这是水分聚集的结果,而且前方的森林中也渐渐有些雾蒙蒙的,这显然是了一片迷雾区。

    这一发现让葛雷精神一振,他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云姨记的没错,从这里穿过这片森林就能接近云雾山。

    据葛雷从黑玫瑰画像中得到的线索,当时那帮神秘人正是生活在一片云雾山的山谷中,而前面的雾气越来越大,这说明方向感是对的,最起码前面有雾,虽然葛雷还不敢百分百的保证,那帮神秘人一定要住在这片云雾区中,但是这片云雾区,至少给他带来了希望。

    可就在这时候,变故出现了。

    原本在葛雷身旁,跟他一起并肩前行的文咏衫,突然脚步渐渐的变得慢了下来,而且连脸上也微微皱眉,好像有些痛苦不舒服的感觉。

    对于文咏衫反常,葛雷很敏锐的发现了,他连忙停住脚步,关心的朝文咏衫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文咏衫用尽力气摇了摇头,语气中有些虚弱的说道:“没什么大碍,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头晕罢了。”

    “头晕?”葛雷听到文咏衫这么说,有些纳闷,可正在这葛雷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的时侯,文咏衫突然双眼一翻,整个人直挺挺的朝旁倒了过去。

    文咏衫的异常,让葛雷瞬间吓了一跳,不过他反应也快,只见葛雷连忙一伸手,将文咏衫搂进怀里,看着她苍白略显病态的脸色,和紧闭的双眼,葛雷突然皱了皱眉,他觉得文咏衫的异常好像有些古怪,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说不舒服就不说,而且现在又昏迷了过去?难道是周围有什么古怪不成?

    葛雷一手抱着文咏衫,同时警惕地朝四周打量了一番,可是周围静悄悄的,甚至连昆虫和野兽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安静的有些诡异,可就算这样,葛雷也没有发现任何危机的存在啊。

    就在葛雷抱着昏迷的文咏衫陷入迷茫的时候,在森林的尽头的一座高山后面,却有人将他们俩人的情况搬上了会议厅。

    这是一座巨高的山峰后面云雾缭绕的山谷,在山谷中一个巨大充满着古老气息的祭坛,伫立在山谷的正中间的位置,而在山谷的半山腰和平地上,却盖着犹如野人居住的那种简易的木房子。

    这些木房子一排排的组成了一个好像村落一样,贫困落后的环境。

    此刻,在这个小村庄最大的一间木房子中,正有六个年迈的老人静静的坐在中间的会议厅当中

    这六个老人看年纪,每一个都应该在60岁以上,他们穿着灰黑色的粗布制成的袍子,显得跟现代人格格不入,他们大多数人都是皮肤干枯发黑,有的白发苍苍年纪好像有100岁左右的样子。

    六个老头中年纪最大的那一个,此刻正手扶着一只龙头拐杖,正襟危坐的坐在会议厅正中间的位置,明眼人一看都知道他是这一次会议的最高领导,而其他五人则正目不转睛地朝着中间这位老人看着一言不发。

    在六个老人旁边的不远处还站着几个精壮的年青人。

    而在这几个年轻人当中,算命瞎子竟然也恭恭敬敬地站在其中。

    面对六个老人,他们这些人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乖乖地在旁边,站着低着头好像在等待着命令。

    而就在这么一个有些诡异的房间中,人数虽然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说话,直到房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之后,所有人的目光,才随之朝门口看了过去。

    此刻,房子门口走进来一个身材粗壮,皮肤幽黑的青年人

    青年人进来后直接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拳,对坐在正中间的那个年纪最大的老头,语气恭敬的说道:“大长老有人擅闯我们云雾山。”

    “嗯。”那个叫大长老老头,听到青年的汇报后,轻轻嗯了一声,说道:“我已经知道了,我让你打探的情况,打听的怎么样了,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葛雷?”

    大长老问话的同时还不由的朝旁边的算命瞎子瞥了一眼,显然葛雷这个名字他是听算命瞎子说起的。

    听到大长老的问话,那个报信的青年连忙说道:“具体情况不祥,但擅闯的二人分别是一男一女,岁数都还年轻,穿着现代人的衣服,只不过他们现在距离云雾1000多米的距离,一时半会的暂时还到不了这里,而且,因为那个女的中了瘴气的毒,看样子是不行了,更拖慢了他们的速度。”

    听到这个青年人的汇报之后,大长老没有说话,只是转头朝算命瞎子看了一眼。

    算命瞎子好像能感觉到大长老看向他的目光一样,连忙躬身施礼,语气肯定的道:“如果是一男一女,又穿着现代人的衣服的话,那很可能是葛雷和他的朋友。”

    听到算命瞎子的回答,大长老想了想,也点点头说道:“嗯,很可能是那小子过来救他的朋友了。”

    大长老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云雾山这几十年内都很少来有陌生人能闯入,先不说这浩瀚的森林面积广阔,一般人走进去就迷失了方向,想找到云雾山是异常艰难的,再者,森林之内还有很多野兽和毒虫之类的,一般人进来之后不是被毒死就是被野兽吃掉。如果是脑子但凡正常一点的人,是根本不会选择这个森林靠近云雾山的。

    况且他们一直生活在云雾山这个世外桃源,与世隔绝的世界里,今天突然听到有陌生人闯入,联想起前几天算命瞎子把白画带回了云雾山的情景,只要脑子够用的人都能猜出个应该是葛雷为了救白画来了。

    只是大长老转头看一眼,那个报信的青年说道:“你说有一个女孩中了瘴气的毒昏倒了?那葛雷为什么没有事?”

    那个报信的青年想了想,猜测道:“可能是因为他会法术吧。”

    大长老眉头一皱说道:“混账,这就算他会法术,也挡不住这瘴气的毒攻心入体,你可别忘了这瘴气的毒,是我们的先祖用黑玫瑰的力量布下的一层神秘结界,无论什么人都别想抵抗的住,除非”大长老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摆摆手自嘲的笑了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时候,大长老想起了祖训,因为当初先辈族长是用黑玫瑰布下的这个瘴气结界,虽然已经是上千年的事情了,但祖训特别记载过,除了是他们常年生活在云雾山的族人们,经常适应这里的环境。否则外人谁都难以逃过瘴气的毒入体,而导致昏迷。

    大长老所说的这个‘除非’就是指的有一种人例外,就是那种能够利用黑玫瑰修炼出十成法力的巅峰强者。

    想到算命瞎子曾经描述过葛雷年纪轻轻的样子,而且他身上现在只有三块黑色的可能,大长老肯定,葛雷根本就没有办法聚集齐黑玫瑰,练成十层的法力。

    葛雷能挡住瘴气的毒侵体,大长老觉得这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大长老拜拜手说道:“也许是那小子体质强壮,能够扛住瘴气的毒罢了。既然如此就不用管他了,再说那一个女人,中了瘴气的毒,五个时辰之内没有我们族里的解药,她也必死无疑,那时候,只有葛雷一个人,虽然他会些法术,但是相比起我们,世世代代修炼法术的众多族人们来说,他也难难以活着离开这里。”

    听着大长老自信的语气,周围的族人们,连连点头应和,笑呵呵的说:“嗯,这小子既然敢来,他就必须别想活着离开,除非能把黑石留下,否则他必死无疑。”

    而旁边的算命瞎子也连连点头,心里有些得意的想着,葛雷啊葛雷,上一次你羞辱我,将我打成重伤,你仗着自己法力比我强,这一次既然来到我们族里这众多高手如云的地方,看你如何还能活着离开,今天就是老夫报仇雪恨的时候。

    想到这里,算命瞎子不禁有些微微笑了起来,他现在非常期待的葛雷能带着文咏衫快点来到云雾山中,那时候他就能一雪前耻了。

    而这时候,大长老对那个报信的青年摆摆手说道:“继续盯着他们,随时向我们汇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