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柳媚
    “葛雷,你这个不要脸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把他的给砸断了。”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咏文衫摇了摇头,葛雷就是一个流氓。

    “天啊,他竟然”族人们开始在底下窃窃私语,面露害怕之色,生怕葛雷会迁怒于他们,竟然有好几个人开始向葛雷示好。

    “葛少侠,我告诉你解药在哪,你能不能放过我。”穿着白色袍子的那个男人开始瑟瑟发抖,生怕惹到了葛雷会变成石言一样的下场,葛雷他不就是想知道解药在哪里吗他告诉他就应该能逃过一劫吧。

    “叛徒,你可是云雾山庄的人,怎么能向敌人示好。”族人们开始窃窃私语,开始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向着云雾山庄,一派向着葛雷,开始在下面吵了起来。

    “当然谁能告诉我解药在哪里,我肯定能放过他,绕他一命,谁要是不知好歹就会和他一样。”说着向着石言又是一击,着一击砸向的是石言的左手。

    “哪里来的狂妄小徒,竟然敢在我们云雾山庄撒野。老公,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小兔崽子骂我要你拿命来偿,”穿着一袭红衣,一个长相妩媚的女人从天而降,这身材这长相,葛雷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看来这云雾山庄的风水真的是养人啊,这里的女人都长得这么漂亮,对着这样一个美女下手还真的是有一点于心不忍啊。

    “解药就在她的手上。”那个穿着白袍的男人马上说道,还留在刚刚德震惊之中。

    “找死。”那个女人明显怒了,竟然敢背叛云雾山庄,背叛云雾山庄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红衣女子挥动双手,双手很是白皙很好看,还很应景的涂了红色的指甲油。在红衣女子挥动双手的同时背后竟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树藤,随着她的指引在她身后盘旋。

    “哇这竟然是云雾山庄的五长老柳媚,真的是人如其名一样很是魅惑啊。小子你死定了。”那些站在云雾山庄的那一派又开始嘚瑟了,这个柳媚的功力远在石言之上,刚才开始葛雷对付石言的时候就有一点力不从心了,现在换了五长老必定能将他打的落花流水,才能出他们心中那口恶气。

    “救我”那个白袍男子听到他们的议论之后又开始有点害怕了,要是一不小心站出了派,那自己下场会不会很惨,白袍男子想到这些身体一颤,开始瑟瑟发抖,汗水直流打湿了他的白袍。

    “放心,我说说了谁告诉我解药在哪里我就会保他不死的。”葛雷双手一挥将那个白袍男子和文咏衫放在了一起,他葛雷说话一向都是说话算数。那些站在葛雷那一派的人看到了很是羡慕,又开始懊恼,自己刚刚没有第一个说出来。这样他们也能受到大神的保护了。

    “臭小子,你家住海边吗?管这么宽,我收拾云雾山庄的叛徒你瞎管什么闲事?”柳媚怒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她手底下能活着,这个毛头小子竟然敢挑衅她的权威,说着双手在眼前一晃,身后的树藤一根一根的冒了出来,变成了一颗参天大树,她要让葛雷见识见识她的厉害。

    “哇塞,好酷哦~葛大侠你要是能打败她我就嫁给你。”刚刚那个可爱的女孩又开始眼冒桃心,恨不得扑上去,对着葛雷狂吻。看到刚刚和六长老对战的葛雷,她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他肯定也能打败五长老。

    “好啊,你说的。”葛雷双手一挥,那个苍龙的身影更加清晰了,葛雷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自己遇强则强。

    “不知量力。”柳媚用手在面前打了一个结,口中开始念着咒语,身后的树藤随着她的声音开始张牙舞爪了起来,恨不得将眼前的敌人撕碎。“撕碎他。”双手一挥树藤随着她的的身影变得像利剑一样全部像葛雷扑了过去。

    葛雷豪不示弱,挥舞着双手,苍龙也变得更大,苍龙在空中和树藤撕咬了起来,苍龙尾巴一甩狠狠的抽了一下树干,柳媚好像是和这树成为一体,一拍树干就身形狠狠的一抖。

    “呵呵~就这么点力气吗,是在给我挠痒痒吗?”柳媚轻蔑的一笑,她还只使了半成的功力。双手一挥,树又变大了一倍,颜色也变得更加的鲜艳。一头火红的头发在风中飞舞。面色也变得狰狞起来,就犹如身后的大树一样,变成了绿色,皮肤也像是树皮一样变得皱皱巴巴。

    树藤狰狞着像旁边的族人们伸去,卷起那个叫黑子的人,黑子浑身颤抖,身下传来一股尿搔味,原来是黑子太过于害怕,导致尿在了身上。

    背后的族人们也被吓得不轻,“天呐,五长老是在吸他的血,让自己变得更强。”人们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向后退了三步,他们可是她的族人,她竟然视他们的生命如蝼蚁,不由全身颤抖,不是说要保护族人的吗?现在竟然使出这样的妖术。

    “柳媚你这是妖术,我们可是你的族人,你就这样对我们吗?”他们心有不甘,不由大着胆子想要讨回公道,可是柳媚几乎已经成魔,哪里还能听见他们的声音,只觉得这些议论声过于嘈杂,面色更怒,朝着族人的方向用树根再次卷起两个族人,树藤的顶部竟然变得像是利剑一样锋利,狠狠的朝他们的脖子上的血管上扎去,瞬间脖子上的大动脉被扎破,鲜血顺着树藤流了下来,流下来的血液全部被树根吸收,原本绿色的树变成了鲜红色,那些被吸了血的人变得犹如干尸一样,干巴巴的挂在树上。

    旁边的族人们被吓得不轻,纷纷开始跑的跑逃的逃,太恐怖了,只怪当初跟错了主人,来时想着能跟着厉害的六位长老学习厉害的武功没想到现在差点连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了。但是柳媚哪里会让她们逃走,他们是营养她树根最好的营养品。柳媚大吼一声,狰狞的眼神看着他们,用树藤全部绑了起来。

    “我擦,真丑。”文咏衫看到这一幕不由觉得一阵恶心,那个柳媚哪里还有原来妩媚好看的样子,完全变成了一个绿的的老树皮的模样,站在一旁的白袍男子出了一声冷汗,还好刚刚自己比那些人最快,不然他也变成了柳媚营养树的饲料。自己真的是命大。

    “恩我也觉得,不知道这石言在床上对着你的时候烦不烦恶心。”葛雷也是一阵干呕,这血腥的味道,让他都想把昨天吃的饭给吐出来。

    “住嘴。”她还没找他算账,他竟然把她心爱的人弄成这个鬼样子,还把他的小弟弟给砸碎了,这个仇她是一定要报的。说着柳媚指挥着树藤像葛雷飞过去,葛雷立马指挥着苍龙来抵挡,可是这个柳媚吸了人血之后像是疯了一样,苍龙在上空和树藤一阵厮杀竟然有点打不过了,渐渐地苍龙浑身被缠满了树藤,最后竟然动弹不得。

    “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一招的,竟然能接住我这么多招,我要吸光你的血,看你功力还不错,应该能助我修为更上一层。”想到这里柳媚更加疯狂了,这么多年来他的更里一直突破不了,正好借这个小子的修为更上一层楼,想到这里柳媚,更是动用全身的功力指挥着树藤,想要将葛雷撕碎。

    文咏衫看到这里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柳媚发狂了,不知道葛雷能不能抵挡的住。虽然她对葛雷没有太大的好感,好歹也是她的未婚夫,她可不想还没有结婚就守活寡,不由对葛雷一阵担心。

    这个时候更担心了,要是葛雷打不过,他不也变成他树的饲料了吗?“葛大侠加油啊,你媳妇还等着你的解药呢。”

    葛雷又一点力不从心,突然放在自己胸口的黑玫瑰传来一股热流,刺的葛雷一股刺痛,那股人力从胸口传像全身,突然葛雷觉得身体一轻,感觉源源不断的内力从胸口喷涌而出。这个黑玫瑰还真的是好东西,应该是感觉到了葛雷碰到了强敌,所以给他传功力。葛雷闭上眼睛将全身的内力全部集中到一起,一挥手,那条苍龙突然怒吼一声,全身竟然燃气了熊熊的火焰,现在的苍龙完全清清楚楚,不再像之前一样模糊了。

    “树应该怕火吧?”葛雷轻蔑一笑,柳媚看到眉头一皱,有种不祥的预感。很明显的感觉的到他的功力比刚刚强大了不少,难道之前他是在收敛自己的锋芒吗?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增长这么大的功力,就像刚刚她吸人血一样,吸了这么多血她的功力都只长了一点点,葛雷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上涨这么大的功力的。

    苍龙身上燃气熊熊大火,将包裹他的那些树藤烧的个精光,挣脱了树藤的纠缠,烧毁的树藤像是烧在了柳媚的身上,柳媚不禁传来一阵阵嘶吼。,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