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突然蹦出来个二货
    但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她继续指挥着树藤,像苍龙扑过去,但是还没得树藤靠过去,苍龙的火焰实在太强势,在空中就被大火烧了个精光。

    葛雷突然眼神一禀,指挥着苍龙向柳媚狠狠的扑过去,树藤根本抵不过这么大的火焰,一根根的变成了灰烬,但是在最后一击的时候葛雷收手了,因为他要为文咏衫拿解药,将柳媚杀了他就什么都拿不到了。但是大火来的余热也让柳媚抵挡不住狠狠的吐了一口鲜血,变成了原来的样子,但是大火过于猛烈身上的一份也被烧光了,头发也没烧没了,看到这个滑稽的样子文咏衫不由得大笑起来。这样子太搞笑了,她没看错人,葛雷是不会输的。

    “说吧解药在哪里,说出来我就饶你一命,不然我不介意把你这张美丽的脸烧残。”葛雷收起了苍龙向着柳媚站的地方走过去,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柳媚在听到他要毁了他的脸的时候不用一惊,她最在乎的就是这张脸了,没有着张脸,她宁愿不活了。

    “别别别,千万别毁掉我的脸。”刘媚急急忙忙的说,眼里尽是惊恐之色。

    “哼。”葛雷嘴角微微扬起,“不想让我毁掉你的脸就把解药交出来。”并且一脚踢在了刘媚的肚子上。

    “我,我没有解药……解药在我主人那里。”刘媚捂住肚子,“咳咳……”一副娇弱的样子,盯着葛雷,希望葛雷能放过她,以及她的脸。

    “杀了吧。”葛雷意思苍龙杀了刘媚,一阵熊熊烈火过后,只剩下一堆粉灰了。

    “哇哦,这个人好厉害,他到底是什么人。”族人中一个长相秀美的女孩对着葛雷就是一顿崇拜之情。

    “姑娘请自重。”推开那个可爱的妹子,用眼神告诉苍龙,他们什么关系也没有。这妹子有点可怕……哎,谁叫哥的魅力高呢。

    “那你不要,这妹子我要了。”文咏衫笑着看着那个可爱的妹子,但是妹子回了她一个诡异的眼神。

    “不了,我走了。”那女孩显然对文咏衫的调侃不怎么感兴趣,然后蹦蹦跳跳的跑了。

    “谢葛大侠相救。”族人对着葛雷恭恭敬敬的说。

    “不用谢,我只是为了解药而已……”葛雷盯着已经化成灰的刘媚,不禁觉得烦燥。她的主人是谁,我要怎么去找解药……

    转过身对文咏衫说“走了,找解药去。”

    听到这句话,刘媚的族人也没说什么,就散了。

    文咏衫走过来,和葛雷走没几步,两个人同时发现有点不大对劲,刚想回头,葛雷就被一个身披绿袍的的人敲晕了。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文咏衫被这突如其来的人吓着了,最要命的是他敲晕了葛雷,葛雷现在就是他的护身符啊。

    只见那个人拿给他一根棍子,“你自己来,还是我?”那个人是声音阴沉沉的不是女子的声音,而且还有点渗人。

    文咏衫拿过棍子,对着绿袍人就是一顿乱敲。

    还觉得这绿袍人很傻,明明可以趁他没反应过来给他一棍,却偏要拿棍子给他,让他自己敲自己,这不是给他打绿袍人的机会吗,文咏衫无奈的摇了摇头。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解药给你行不行。”绿袍人被打怕了,颤颤巍巍的说着。

    文咏衫听到他说的话,立马停止了动作,“你有解药!?你不会就是刘媚的主人吧,天呐,这么可怕,她那么厉害怎么会有这样的主人。”说完再给绿袍人当头一棍。

    “我不是她的主人,是一个黑衣蒙面人给我的,说把你们敲晕,再把解药偷偷放进你们的衣服里面,你们就再也找不到解药了。那个人也就会死了,如果我不听他的话他就要杀了我。呜……”绿袍人像个熊孩子一样哭了起来,弄得文咏衫一个头两个大了。

    世界上为什么有如此蠢的人,而且那黑衣蒙面人是谁,为什么要用怎么蠢的办法让我们找不到解药,还有葛雷这货怎么办,我可不想背他回去,这太麻烦了。

    文咏衫恶狠狠的瞪了绿袍人一眼,“你帮我背他,我走到哪,你就背到哪,懂不懂,不然的话……哼哼……”他拿起木棍,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绿袍人。

    “我……我知道了。”此时的绿袍人的内心是崩溃的,妈妈我想回家,这里好可怕……

    文咏衫踢了一下绿袍人,”解药呢!”她突然想起解药是因为她呼吸不知不觉困难了,才想起她还中毒呢。

    绿袍人弱弱的拿去一颗黑黑的小丸子给她,她一口吞下去,“噗……”吐出一口浊血,瞬间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深吸一口气。

    她以为她中的毒好了,却是没有想到,她又中了另一种毒——控心散,控心散能解刘媚的毒,但是刘媚的毒却不能和合控心散,而且控心散是一种可以通过笛声控制中此毒者的毒,解毒的方法只有云雾山的宝物——九曲红莲能解。

    绿袍人看见她吃了,立马就笑了,“哈哈哈,没想到吧,你中了我的毒!”他拿出笛子,立马吹了起来,控制文咏衫杀了葛雷。

    文咏衫有点懵逼,天呐,是不是她太单纯了,居然遇上这么坑的事,她不想杀了葛雷啊,她拼了命的抵抗这绿袍人的控制,内心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被控制,我比能杀了葛雷。”

    绿袍人控制她去往葛雷的心脏上捅一刀,而文咏衫只能抵抗着,用尽全力的抵抗着,捅下去的那一瞬间,她的脸溅满了血,泪水从脸颊缓缓的留下来,“不要……不要……”,文咏衫撕心裂肺的哭着,缓缓的睁开眼,看见自己幸好没通道葛雷的心脏,只捅在了葛雷的心脏,松了一口气。死不了就好,死不了就好。

    葛雷痛得睁开眼,看见他被文咏衫捅了一刀,自己缓不过来,刀还留着他的手臂上。,看看文咏衫的脸,都是泪水,“你怎么哭了,还有你捅我几个意思……”虽然葛雷一路上占文咏衫的便宜,但也不至于要把他杀了吧,他有点缓不过来了。

    只见文咏衫大喊一声,“快跑,我不想杀你,我被控制了。”文咏衫拔起刀,准备再给葛雷一下。

    拔起刀的那一瞬间,葛雷拔腿就跑,“啊!!!痛死老子了啊!!!”一遍跑一遍叫着,“你记住你欠我一个女朋友,以后你以身相许就行了。”葛雷撸啊撸是左右开弓的。

    文咏衫拿着刀就是对葛雷一路狂追。

    在一旁的绿袍人停止了吹笛子,但是文咏衫还是拿着刀对葛雷一路追,他也很懵逼。

    怎么回事,我都没有控制了=_=,这难道说这事传说中的心理暗示=_=,我没有吹笛子,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追来追去。

    “葛雷,我被笛声控制住了,你想办法把那个绿袍人的笛子给抢过来啊。”文咏衫一直紧追着葛雷不放。

    “笛声控制你?没有笛声啊!”=_=葛雷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望向绿袍人,发现绿袍人压根没有在吹笛子啊。

    “啊!?”文咏衫也停下脚步,望向绿袍人,“诶嘿嘿。”尴尬的笑了两声,停住脚步,“我不知道诶,嘿嘿嘿,我不是故意的……”文咏衫尴尬的揉了揉头。

    =_=“其实你的内心是真的想杀了我吧,不然你也不会拿着刀追杀我这么远了。”葛雷音符诡异的眼神看着一脸尴尬的文咏衫。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今晚给你惊喜,你别生气啊。”文咏衫只是随便说说的,她并没有怎么惊喜给葛雷。

    而葛雷听到惊喜,而且还是晚上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开始他的幻想。

    绿袍人看见他们停止了,立马有吹起了笛子。

    “卧槽又来,我控制不住啦,跑啊!”文咏衫拿着刀追过去。

    “啊!又来,卧槽诶。”葛雷撒腿就跑,心想,如果不解决绿袍人就好没完没了的,于是和文咏衫饶了一个大圈子,终于跑到绿袍人那里,一把抢过笛子,直接扔到地上,把笛子摔断了。

    绿袍人有点懵逼,他们什么时候绕过来的,居然!文咏衫从后面跑过来,目标是瞄准葛雷的,却没想到她打了个弯,直接捅到绿袍人的菊花了。

    “啊!我都没吹笛子了,你还追!”绿袍人捂住菊花,一副痛彻心扉的样子。

    “没刹住。”确实是文咏衫还以为她被控制住呢,所以才捅上去的。

    葛雷笑眯眯的看着绿袍人,“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直接踢在了绿袍人两腿的中间,叫你给文咏衫下毒,叫你控制他。”那画面残暴得很,简直儿童不宜,血肉模糊,绿袍人大概以后都繁殖不了了。

    “别踢了,别踢了,我给你解药,你放过我吧,哎呦……我的命跟子呦……”想一个良家妇女被欺负一样,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问你,刘媚是不是你指使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有,你上面是不是还有人。”葛雷紧紧逼问,让绿袍人回答。,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