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为了解药
    “是是我指使的,我只是遵从命令,我上面确实有人。不要打我了,行不行?”绿袍人捂住自己的下面,心想,我要变成女的了完了,我媳妇知道了我怎么办,我要更绿了。

    “你上面的人叫什么名字?”葛雷看着他的左手,心痛的要命,他的女朋友,已经陪伴了他多年,现在差点废了,还受重伤,幸好自己是医生不然要命。

    “小的不知道啊,放我走吧。”绿袍人苦苦哀求。

    “行行行,你走吧,下次要是敢害我们,有你好看。”葛雷觉得先救自己的左手重要,于是只能先让绿袍人走了。

    “啧啧啧,刚刚刘媚那么好看的妹子你却杀了,而绿袍人这样的男子你却放了,你是不是喜欢男人啊。”文咏衫靠在葛雷的耳边轻声得说着。

    “怎么可能,我是心痛我女朋友,不然我女朋友废了你补偿啊!”葛雷摸摸自己的左手,无奈的摇摇头。

    “你是左撇子啊?!”文咏衫有点不相信,因为以前他都是用右手的……

    “我左右开弓行不行!”葛雷无话可说……

    树林里……

    已经溜走的绿袍人暗自偷笑,“给你解药,呵,开什么玩笑,我连云雾山的扫地的弟子都打不过,我有他们的九曲红莲才怪。”

    这是一个黑衣蒙面人站在绿袍人的背后,“控心散给她吃下去了吗?”高傲的眼神盯着绿袍人。

    “她吃下去了,你放心我还用笛子确认过……”

    “啪!”一阵清脆的响声,绿袍人换没说完就被黑衣蒙面人打了一巴掌。

    “你个废物,让他们知道我们能看着她的话,对我们来说很不利你知不知道,那个葛雷可是医生啊!”说完又往绿袍人身上踢了一脚,“死废物!”

    “哎呦,哎呦,没事,我用假解药给他们了,骗他们吃下去了。”绿袍人觉得自己今天有点衰,被妹子打,被大叔打,还被金主打。

    “什么假解药?我给那另一颗药?”黑衣蒙面人,视乎有点疑问,还有一点震惊,因为另一颗真的是解药,而且是她冒着生命危险去云雾山偷的,还差点被人打死。把它练成了丹想拿去给他主上帮助她的主上修炼,又害怕被云雾山的弟子抓住,所以骗了绿袍人,并且放在他那。

    “对对对。”绿袍人激动的菊花的血四溅,“啊~”绿袍人内心:这感觉怎么回事,我居然感觉有点舒服,啊~好爽。绿袍人露出了一副爽死了的表情。

    黑衣蒙面人看到他的表情不知为何,鸡皮疙瘩起全身,但是他还是很生气,毕竟把她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九曲红莲居然给了他们的敌人,葛雷和文咏衫做解药了,不仅仅功亏一篑,而且这家伙还一副很爽的样子,看着就来气。于是,黑衣蒙面人对着绿袍人就是一顿胖揍,“傻子,废物,饭桶,气死我了,居然把解药给他们了!”

    “金主,金主,听我说听我说!”绿袍人想给黑衣蒙面人讲道理,毕竟这种事还是讲道理比较好吧……

    黑衣蒙面人停止了胖揍,做到地上,“有事快说,有屁快放。”黑衣蒙面人气的一批,她甚至不想搭理绿袍人了。

    “金主,这事不怪我啊,你有没有说那是解药,而且我已经把解药给了他们,我也没办法啊,难不成你打我我还能拿回来?”绿袍人苦口婆心的给黑衣蒙面人讲道理,却迎来了黑衣蒙面人的怒视。

    “还给我讲道理,我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黑衣蒙面人气的一脚踢在绿袍人的屁股上。“啊!大力点。”绿袍人发出奇怪的喘声,为什么我会感到怎么舒服,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绿袍人这个样子吓到了黑衣蒙面人,吓得黑衣蒙面人立马停手不打他。

    “金主,对不起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声音就像个邻家妹子一样,柔柔弱弱的。

    黑衣蒙面人鸡皮疙瘩起一身,“得了,不打你了,只要你帮我陷害他们就信,我一定要他们死!”黑衣蒙面人:我不打你还有一个原因,特么的太恶心了,黑衣蒙面人绕过绿袍人的身边,“至于计划,你自己想。”黑衣蒙面人一跳,就飞走了。

    “我……我这种智商能想到好计划嘛……”绿袍人很无奈,想走回去去看看葛雷和文咏衫他们在做什么,但是他的脚已经动不了了。(原因:失血过多)

    绿袍人躺在地上,睡过去了……

    “你骗人,我从来没有看见你左右开弓过!”文咏衫对着葛雷吼着,并且在葛雷左手上打了一下。

    “我没骗你,要不现在我弄给你看?”=_=看来不跟她讲清楚是不行的了。

    “哼!流氓!”文咏衫给了葛雷一巴掌,清脆的响声在这里回荡着。

    “哇,要不要这样,是不相信我想给你证明看的。”葛雷有点无语,甚至连话也不说。憋屈着一张脸给文咏衫看。

    不知道葛雷突然想到了什么,露出来一副我不是好人的嘴脸,看着文咏衫。

    “你你你,你想干嘛!”看到葛雷一副我不是好人的嘴脸,文咏衫突然想到了不好的东西,连忙抱住自己,“我告诉你啊,你最好别想,不然我和你拼了。”

    “你又不知道我想做什么,诶嘿嘿嘿。”葛雷不怀好意的笑着,笑得文咏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文咏衫闭着眼睛,不过看着葛雷,她感觉到葛雷一步一步的走着,理她越来越近的,突然,葛雷一声大叫,“呵啊”。

    “啊!!!”写的文咏衫睁开眼。

    葛雷撩了撩文咏衫的鼻尖,“噗嗤,开玩笑的呢,逗你玩的。”看见文咏衫的反应葛雷忍不住笑了。

    “你混蛋,走开啦你,不想理你了!哼!”文咏衫生气的走开了,葛雷没办法只能跟过去。

    “别生气嘛,我们要下山去了。”葛雷告诉文咏衫他们要下山去了,弄得文咏衫转过头来看他,“为什么下山去?”

    “我怕我们再待下去会有危险,走吧我们下山去。”葛雷不经文咏衫同意就把她扛起来,走下山。

    快要到山下的时候,突然窜出来许多云雾山的弟子,把他们团团围住,只见他们带头的人说,“你们偷了我云雾山的至宝还想走!”

    “我们何时偷了你们的至宝!”葛雷有点懵逼,今天这么倒霉遇到这么多事?葛雷无视他们,要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却被他们拦住。

    “你们当我们不存在的吗?!偷了我们的至宝,你们就别想下山去了,死吧。”一群云雾山的弟子里面举起剑,向他们冲过来。

    “开什么玩笑?!”葛雷没办法,地方人多势众,他也无能为力,也不想白费力气,等着被他们抓走,突然胸口了的黑玫瑰发热,把他们带到了一个他们不认识的地方。

    路上的行人都像僵尸一般,行动都十分坚硬,还有点是在地上爬的。

    “你把我放下来!”文咏衫敲打着葛雷的后背,一副小姑娘生气的模样。

    但是她这一喊,成功的吸引到了僵尸的目光,一大群僵尸向他们扑过来,连步伐都十分坚硬,给他们逃跑提供了便利。

    葛雷立马放下文咏衫,拉着文咏衫的手就跑,“这是什么地方啊,你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葛雷对着胸口的黑玫瑰说。

    “怪我咯,我不就是想救你嘛。”=_=从葛雷的胸口中发出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刚刚已经就过你了,现在占时救不了,我睡了拜拜。”

    “……”葛雷听到黑玫瑰说话了,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你还会说话!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

    “你以前和我说过话吗?”声音依然懒洋洋的。

    “葛雷,你在说什么?”在文咏衫眼里,葛雷是在自言自语,她听不到黑玫瑰说的话。

    “你听不到?”葛雷诧异的看着文咏衫,就被绊倒了。

    文咏衫立马把葛雷扶上来,“听到什么?”

    葛雷被文咏衫扶上来后继续跑,“没有……”不是葛雷不想告诉文咏衫,是怕文咏衫觉得他疯了。

    不知道他们跑了多久,有人突然从天上跳下来,坐在了葛雷身上,“该死的僵尸,还能跑到这里来。”

    “隆隆隆……”一股类似于闷雷的声音传过来,猛然一看,一大波僵尸正在接近。

    吓得那人从葛雷身上下来,立马跑了。

    “神经病啊,有本事你别跑!”虽然说着这话,但是那股类似于闷雷的声音让他不禁回头看,吓得他拔腿就跑。

    “喂,等等我啊你。”文咏衫只能在后面跟着葛雷跑。

    那个刚刚坐在葛雷身上的人转过头来,一脸懵逼“哇现在的僵尸都跑这么快吗?还是说他们是变异型僵尸,这太可怕了吧。”

    葛雷想着自己被压住的画面,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就跑越快,跑越快就里得刚刚坐在他身上的那个人越近。同时文咏衫也被他远远的甩在身后。,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