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睁开眼睛
    葛雷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一切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周围没有了急速龙,也没有了那高大的树木和那些玄幻电影里面的场景,有的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房子。

    房内的摆设别说奢侈了,就连葛家村的任何一家的装备都比这好的太多了。真可谓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我回来啦!!我居然回来啦!!”葛雷高兴的大喊了起来,刚想跳起来才发现自己全身酸痛,真的是有种全身被撕裂的感受。

    “啊!好疼。”葛雷痛的龇牙咧嘴的喊道。

    “爷爷,爷爷,里面的哥哥醒了。”屋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声响,如同春风拂过那屋檐下的风铃,让人感觉无比的舒适和通畅。

    话音刚落,葛雷望见那破败的小木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一位老者带着一个水灵的姑娘走了进来。两人见葛雷在望着他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小伙子,你可总算醒了。”老者掰看着葛雷的脸颊,又探了探他的脉搏,满意的对着葛雷笑了笑,“小伙子,你命可真算大,在海上漂了几天,居然还能醒过来。奇才,真是奇才!!”

    “什么?!!”葛雷这些彻底呆了。

    葛雷只记得自己被急速龙围攻时,脑子突然眩晕,一下子后面的事情就记不住了,可是没想到自己会漂流在海上。

    “是啊,你可真的是在海上漂了几天。”小姑娘睁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对着葛雷笑着说道,“当时爷爷还说你醒不过来呢。”

    葛雷听着小姑娘讲话,心里舒坦了许多。不知道是异性的原因,还是来自这姑娘本身的原因。但是再一看这姑娘不过十四五岁,顿时在心里默念几岁罪过罪过。

    自己可是有老婆的人,怎么还可以胡思乱想呢。

    葛雷再次望向小姑娘的时候,一下子呆住了。眼前这个小姑娘虽说外表与常人无异,可是葛雷清楚的发现小姑娘的心脏要明显比其他正常人的心脏要小的多,周围的血管随时都会因为血液的挤压而导致心脏的突然停歇。

    “咳!小伙子,我问你个事。”老者干咳了一声,给了葛雷一个眼神说道。

    “小伙子你是哪里人?怎么会从海上漂过来呢?!”老者好奇的问道。

    “我是龙城帝都的人,至于怎么在海上漂流,那是因为在海上遇难了。”葛雷撒了个谎说道。

    其实不是葛雷不想说实话,只是葛雷感觉说了实话他们也不会相信。难道要自己跟他们大声的说自己卡擦一声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到时估计人家会想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自己。

    “龙城帝都?”老者两眼大放异彩,突然又暗淡了下来。

    “爷爷,龙城帝都是哪?”小姑娘好奇的问道,“这龙城帝都离我们青山村远吗?”

    “远!很远噢!到那里要走很长很长的距离。”老者抚摸着小姑娘黑色的秀发,慈祥的说道。

    “那里好玩吗?”小姑娘再次疑问道。

    “那里一点都不好玩,那里人都比较坏。”老者丝毫没有估计葛雷的表情,直言的说道,“小伙子,你病养好了你滚回你的龙城帝都吧。”

    说完,老者没等葛雷说话,气鼓鼓的直径走出了房门,留下一脸懵逼的葛雷和那不知道什么东东的小姑娘。

    “我说你爷爷怎么跟女人一样,说翻脸就翻脸呢?”葛雷一脸黑线,撅着嘴对着旁边的小姑娘说道。

    “不许说我爷爷的坏话,你这个坏人!!”小姑娘双手叉腰,气鼓鼓的对着葛雷喊道,说完还想再摆个造型的,突然想到爷爷还在外面,连忙跑出去。

    “不要跑!!”葛雷大叫不好,可是为时已晚。

    只见那小姑娘刚跑没几步,纤细的两只小腿如同那海浪里的小草一样荡漾着,整个轰然倒地。葛雷心急如焚,可是全身的酸痛让他使不上一点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姑娘倒在地上。

    听到葛雷的声音,爷爷慌慌忙忙的闯了进来,一见到那躺在地上晕过去的孙女,那双深邃的双眼变得异常的恐怖,对着那床上的葛雷狠狠的瞪了一眼,手上急急忙忙的就要将孙女扶起来。

    “如果不想让你孙女死的话,你现在先不要动她!!”葛雷发疯一样的喊道。

    葛雷清楚的看到那小女孩的心脏一个血管已经开始变的很薄弱,只要再动她那一下,那个血管就会猛然断裂。

    老者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一时间失去了方向,双眼也缓和了许多。

    “爷爷,我知道你也是名医生,我相信你也知道你孙女这病和心脏有关。现在只要你按照我吩咐的,我相信可以暂时保住你孙女这条命。”葛雷使出全身力气,一字一句的说道。

    葛雷心中暗暗祈祷眼前这个老者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来,要不一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就这样要凋谢了。

    老者犹豫了片刻,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葛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那你说怎么办?”老者语气却是丝毫没有半点的客气。

    “我相信你家里应该有白酒和苦黄草”葛雷对着老者说道,“你将白酒半两的白酒掺上一两的苦黄草,然后搅拌均匀让她服下即可。”

    如果说别的普通老百姓家里可能没有什么苦黄草,但是葛雷常年闻草药味,一下子就知道这个老者家里备了苦黄草。葛雷心中也感谢老天让小姑娘这么幸运。

    听葛雷说完,老者并没有什么动身,只是满脸疑惑的看着葛雷。

    “这个真的可以?”老者也行医多年,可是像这种一个极度阳性的配上极度阴性的确实很少,更何况这白酒和苦黄草这两个根本就是不大噶。

    “如果你不想她死的话,那你就把他背起来你自己琢磨吧。”葛雷气的不行,索性闭着眼不搭理老者。

    这年头当个好人真的就这么难吗?葛雷想到以前师傅帮别人治病的时候,人家都是一个接一个的过来求,生怕自己的一个没做好把医生得罪了,可是现在倒好,自己想救人,人家却不相信。,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