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赶场1
    第二天早上,温明珠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可是温明珠在房间里面已经听到厨房那边传来一些细小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想是母亲已经起床做早饭了。

    温明珠穿好衣服,转头看向温明月,本想叫她起来一起去赶场,可看温明月的样子睡得还熟,便也没叫她起床,帮她把掉在一旁的被子扯上一角盖在肚子上,便拉开门去厨房了。

    走到厨房时,温母正在厨房里忙着。

    “诶,明珠啊,我记得我们家的米面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这厨房怎的多出好多的东西,哪儿来的啊?”昨天一天的饭食都是温明珠在忙活,自己也没太注意,早上看着厨房多出来的东西,温母有些疑惑。

    温明珠走过去帮温母做事儿,拿着些柴火往灶里面放,“那些都是明语昨天早上拿过来的,说是二伯给咱们家赔礼用的,怪我,昨个儿我都忘了把这事儿说出来。”

    说完后,想到这东西是自己私下收了,没告诉父母,放下手中的柴火,心里有些不安,“娘,这东西我是不是不该收下啊,我就是心里有些不舒服才”

    温明珠话还没有说完,温母接过温明珠的话道:“没事儿,你收吧,就是我在也会收下的,就这些东西就想了了这事儿,派个孩子来送东西,他们要真有诚意,他们家那几个大人怎么就没过来,哼,连个道歉的样子都不做好。”

    想到自己女儿受了那么大委屈,对方的道歉也没个诚意,温母对温二伯一家的意见就更大了。

    温明珠听温母这么说,放下心中的忧虑,走到温母身边,“娘,你揉这么多面团儿是要做什么东西啊?”

    温母拿着手里的面团儿,揪出许多个小面团儿放在案板上,“我们今天去镇上,你哥哥是不去的,你爹让他在家里多看书。你哥哥是个不会做饭的,看你妹妹那个样子,今天怕也是不会跟着去了,我做些面饼放着给他两做午饭。”

    “噢,这样啊。”温明珠在旁边默默看了一会儿,便走到橱柜旁边,把昨日剩下的一小块猪肉拿了出来,再拿出来一碗梅菜,“娘,光吃这干饼子也噎得慌,把这些东西弄碎了当个馅儿料放里面吧。”

    温母看温明珠手上的东西,有些意外,“噢?这些东西怎么放?放进去能好吃吗?”

    温明珠笑笑,走到温母的身边,把东西放在厨台上面,“好吃的,这猪肉就剩下这点儿了,单做一盘菜少了些,就拿着这些肉当个馅料吧。再说了,这些肉若再不吃,等晚上咱们回来,也该臭了。”

    温母想了想,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要是臭了,没端地浪费,便走到一旁,让温明珠来弄,“那好,那就听你的,反正这饼这会儿也没下锅。我去外边折些黄瓜,你看着点那边儿锅里的粥。”说着,温母便去舀了些水准备洗洗手。

    “好的,我知道了,娘你去吧。”

    温母出去之后,温明珠就把猪肉剁了剁,在锅里放了些油,等温明珠把馅儿料和好之后,油也差不多了,便把馅儿料放进锅里,不一会儿,锅里就飘出一阵阵香味儿,当温母拿着几根黄瓜回来的时候,温明珠正把馅儿料往一个空碗里舀。

    “霍,这可够香的。”温母笑眯眯地看着温明珠。

    温明珠把馅儿舀出来后,就按着一个面团儿装馅儿料,装好后又用擀面杖把面儿团赶平,做完面饼后,又往锅里刷了些油,将这些面饼一个个贴在锅上。

    “诶,娘,一会儿我们去的时候带几个面饼当早饭啊。”温明珠一面说着,一面将锅里的饼翻面。

    “那好,一会儿我们带几个走。”温母切着黄瓜一边回答温明珠。

    温母做了一盆凉拌黄瓜,将黄瓜放在饭桌上,便进屋叫温父起来准备走。温父准备的时候,温母就在家里找了个篮子,将钱袋和自己攒的绣品拿出来放进篮子里面。

    温明珠在厨房将烙的饼分成大小两份儿,一份儿放进厨房的小篮子里准备带走,一份儿端到饭桌子上放着。

    等温明珠将粥端上桌的时候,看见温明阳走进房间里边,温明珠愣了愣神。

    温明阳脸长得俊俏,十六岁的年纪也不算小,虽然身高比不上温父,但和同龄人比起来,温明阳也算高挑。况且,温明阳虽然是书生,但是看起来不似一般书生那样的文弱,如今顶着光,笑着走进屋子里,整个人似加了特效似的,格外地好看。

    温明阳走近温明珠,看自家妹妹看着他愣神,便笑着掐了掐妹妹的脸颊,“明珠这是怎么了?看着哥哥跟不认识似的。”

    温明珠回神,伸手拿下温明阳掐自己的手,开口打趣温明阳,“我这不是看哥哥太俊俏,看得愣神了吗,哥哥也是的,生为男子还长得这般好看,真是不给女子活路啊。”

    温明阳听后大笑,“我这哪儿比得上妹妹的花容月貌,你没见着村里那几个小子看着妹妹都走不动道儿啊。”

    温明珠还口,“嘿,哥哥这般打趣我,那哥哥怎不说村里的小姑娘们每回看见哥哥都面红耳赤的,我看哥哥就应该少出门,免得那些小姑娘们夜里惦记。”

    温明阳见说不过她,便又去掐她的脸,温明珠正反抗的时候,温父温母走进房间,温母道:“你们两说什么呢,这么高兴,老远就听见你两的笑声了。”

    正嬉闹的两人停下来,温明珠答道:“没什么啊,娘,我们这就走了吗?”

    “对啊,这会儿就去村口了,你还有什么要带的东西没有,若有的话赶紧去拿,不然一会儿赶不上牛车了。”温母笑着说道。

    “没有了,我没什么东西要带的。”

    “那好,我们走吧,明阳,灶台上有粥,你记得一会儿去拿,我们这就走了,晚饭的时候再回来。”说完,温母垮着篮子和温父出去了。

    “那哥哥,我们走了啊。”温明珠笑着给温明阳挥手。

    “走吧走吧,别磨蹭了,你看爹娘都走老远了。”温明阳故作嫌弃地摆摆手。

    “明珠,快啊,怎么还不过来。”这时,温父的声音传来,温明珠没有再跟温明阳说话,转身拎着篮子向温父温母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