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赶场4
    三人吃完后,温父叫老板来收钱。

    老板听见声音,便走过来,“三位,一共十四文。”

    温父从袖口中掏出十四文交给老板。

    “好勒,三位走好,欢迎下次再来。”

    三人这次在街上没做停留,直接去了米店。

    温父温母在米店买了米和面,还有一些调料,又在温明珠的要求下,买了一些糯米和藕粉等物,一共花去一两多银子,店家见三人买的东西多,不好提,还赠送了一个大的背篓。

    温父谢过店家,将手上原本拿的东西交给温明珠,自己则把米面这些放进背篓背上。

    路过肉店的时候,温父割了两斤肉,温明珠见到一边桶里的猪下水,便开口问道:“老板,这猪下水怎么卖啊。”

    老板听见温明珠的问题,将手上的刀放下,笑着答道:“嘿,你这小姑娘问这干什么,这猪下水腥臭难闻,这味道也难去除,这东西可不好吃,怎的?小姑娘你想要啊?”

    温父温母听见温明珠的话,也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温明珠听见觉得有些惊奇,难怪没看见这肉摊上有挂猪肚这些东西卖的,怕是这里的人都不吃猪下水这些东西。

    “唉,您就说吧,这东西怎么卖。”

    老板笑笑,“你要啊,我就收你五文好了,这东西平时也没人买,除了有些特穷的人家特想吃肉才来买一副解解馋,也便宜得很。”

    温明珠笑笑,指着那装猪下水的桶,“那老板你给我装一副。”

    温母按着温明珠的手,疑惑地问道:“明珠啊,你要这个干什么啊?这东西腥臭,味道十分难闻,做菜也怕是没人吃的。”

    温明珠安慰地拍了拍温母,“娘,我拿这个有用处的,您就别管了。”

    温母无奈摇摇头,叹了口气。算了,就当讨女儿开心了。

    买完东西后,三人往约好的地点走去。本来温母想为温明珠买些布的绢花什么的,温明珠拒绝了,说是那些东西不好看还贵,还不如自己回家做,温母见此也没再要求。

    等三人走到约定的地点时,那里已经站着些等待的人了。

    众人见到走过来的三人,纷纷与三人打招呼,“哟,温先生买的东西可够多的啊。”

    温父听此笑笑,“我们平时也不常来镇上,自然要多买一些在家里屯着。”

    众人点头,表示理解。

    不一会儿,张叔就赶着他的牛车到了,等待的众人见牛车停下来,便纷纷把自己买的东西搬上去,坐在车上等其他的人。

    过了一会儿,人差不多齐了,张叔吆喝一声,便赶着牛车走了。

    一路上车上的人说说笑笑,十分开心。

    等牛车到了的时候,众人下车搬自己的东西,打过招呼后,便纷纷往自家走去。

    温家三人说说笑笑地提着东西往自家走,在村口的位置,温明珠看见路边有一株大的桑树,便兴高采烈地拉着温父温母走过去。

    温父温母走近后,见是一株桑树,以为温明珠是嘴馋,温父无奈地看着她:“明珠啊,这树上的桑葚都是青的呢,这还不能吃,等熟了你再叫你哥哥来给你摘了吃,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说完,温父便准备走了。

    温明珠见温父要走,赶紧拉住他,“爹,我又不是明月,怎么会那么馋,我要的是这桑树的叶子。”

    温母听此笑她:“你要这叶子干甚?你又不是蚕,还能吃这桑叶,好了,听话,我们赶紧回去吧。”说完,便准备拉着温明珠回家。

    温明珠听两人这会儿准备走,立马急了,“哎呀,娘,您就帮帮我嘛,不,您就等我一会儿,我摘些叶子便走。”

    温父温母见状,无奈地看着她,温父开口:“好好好,等你一会儿,你自个儿摘些叶子,我和你娘坐在那边的石头上等你一会儿。”

    说完,温父温母就往大石头那边走去。

    温明珠见他们不准备帮她,有些无奈,把手上的篮子放下,就自己掂着脚去掐桑叶,掐了满满一把嫩桑叶,温明珠把桑叶裹一裹,放进自己篮子里,便往温父温母那走去。

    “爹,娘,好了,我们走吧。”

    温父温母站起来,温母点了点温明珠的额头,“真不知道你掐这么多烂叶子干嘛。”

    温明珠摸了下额头,开口傻笑:“哎呀娘,您就别管我了,这些东西都有用处的。”

    温父温母无奈地摇头,也不再说什么,三人往家里走去。

    三人到家的时候,时间还早,离晚饭的时间还有好一会儿。

    温明阳在屋里听见动静儿,忙着走到门口,帮温父卸下背篓。

    温父见只有温明阳一人出来,便有些奇怪地问他:“诶,明阳,怎的就你一个人?明月去哪儿了。”

    温明阳抱着背篓往厨房那边走去,笑着回答:“她呀,吃过午饭便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哪儿疯了,还没回来呢。”

    温父听见温明阳的话,皱了皱眉头,“真不像话,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来,女孩子家家的,怎的就那么皮。”又转头对温母道:“夫人,明月这孩子也不小了,不能再叫她这么疯下去了,以后得好好管教她。”

    温母想想,觉得也是,不能再叫温明月这样皮下去,也该好好教教她女儿家的事。于是便开口答是。

    可怜的温明月,现在还不知道,自个儿的逍遥日子快要到头了。

    温父温母忙了一天,有些累了,便把手上的东西都交给温明阳和温明珠,嘱咐他们将东西给放好,便双双到屋子里面去休息了。

    温明珠与温明阳便提着手上的东西到厨房里面去归置,等东西都放好的时候,温明珠抬头看看天,觉得天色尚早,便转头向温明阳说道:“哥哥,这会儿还早,我去河边洗洗东西再回来。”

    温明阳听了温明珠的话,停下手里的动作,开口嘱咐她:“那你小心一点儿,看见明月的话,便叫她回来。”说完又顿了一下,叹了口气,“算了吧,你上回自个儿去河边遭了那么大的难,这回我陪你去吧。”

    温明珠笑笑,倒也没拒绝温明阳的好意,温明阳整理了一会儿,温明珠带着猪下水,拿了一些面碱,醋和盐。

    两人在父母房门外打了招呼,便抬脚往河边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