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显端倪1
    去河边的路上,温家两兄妹说说笑笑,气氛也是十分松快。

    温明阳帮温明珠拿着手上的木盆,木盆上有一块大的布盖着,可就是这样,拿在手上,这木盆还是散发出阵阵恶臭,温明阳有些嫌弃地问温明珠:“明珠,你这木盆里装着些什么啊,怎的这么臭?”

    温明珠见温明阳嫌弃地把手上的木盆拿远了,颇有些幸灾乐祸,“那个呀,是我今天与爹娘赶场的时候买的猪下水。”

    温明阳听此更加嫌弃了,“你买这东西干什么,这东西煮了能吃吗?这么臭,闻久了还有些反胃。”

    温明珠笑笑,见温明阳闻着真有些不适了,便抬手准备去拿温明阳手上的盆子。

    温明阳见此忙把手上的盆子转了个弯,不让温明珠碰,“算了吧,这东西可沉了呢,你要搬一会儿,还不得手酸啊,且这玩意儿臭烘烘的,你女儿家身上沾了这股子味儿可不行,还是我拿着吧。”

    温明珠见温明阳拿开,也没再去跟温明阳争了。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便听见隐隐约约温明月的声音,两人便往声音的来处走去。

    “切,什么鬼火鬼怪啊,说得神神叨叨的,这鬼火啊,其实就是一种叫磷的东西,这东西熔点低,人跑的时候”

    温明珠和温明阳走过来的时候,正听到温明月在一棵树下高谈阔论,旁边还围着一些小萝卜头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

    温明阳听此话,有些惊奇,“明珠,明月说的磷是什么东西?这东西这么神奇?明月从哪儿知道这些东西的啊?”

    温明珠听温明月正在说的话,心里一紧,听见温明阳的话,更是头皮发麻,僵笑道:“啊,我也不知道啊,怕是她从什么书上给看到的吧呵呵呵”

    温明阳点点头,也觉得应该是从哪本书上给看到的,暗自想,一会儿回去问问明月,这书在哪儿,这内容听着有趣,回头让明月找出来看看。

    温明珠怕温明月再说出些什么来,赶紧叫她:“嘿,明月,你怎么还在这儿,还不回去,你再不回去爹可要发火了!!”

    温明月听见自家姐姐叫她的声音,停下正在说的话,转过头示意这群小萝卜头可以回家了,便抄着根手里的短木棍蹦蹦跳跳地跑向自家哥哥和姐姐。

    跑到两人面前,嘻嘻笑得仰头,“大哥,姐姐,你们怎么过来了?”走到温明阳身前的时候,捂着鼻子跳开几步,“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

    温明阳见她如此作态,被她给气笑了,故意走近她几步,“哟呵,你还嫌弃我臭,让你嫌弃我臭,让你嫌弃我臭,看我不熏死你。”说着又向前走了几步。

    温明月见他走过来,赶忙跑开,最后躲在温明珠的身后,“姐!你看哥哥,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幼稚!”

    温明珠还在想刚才温明月说的话要怎么圆过去,万一温明阳兴头起来,让温明月回去找她看过的什么书,那可怎么办。不得不说,温明珠还是挺了解温明阳的。

    正想着呢,见两人打闹,便无奈地制止两个幼稚的人,“好了,你们两都停下。哥哥,我们还要去河边洗东西呢,别玩儿了,早洗好,早回去。明月你先自个儿回去吧,你看你这一身,回去爹还不得削你。”

    温明月挑挑眉毛,插着腰,哼了一声道:“我才不怕爹那纸老虎呢!”又见两人要往河边走,温明月赶紧拉住拉住温明珠的袖子:“姐,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温明珠无奈,“你去干什么,去添乱啊,又去瞎玩儿。”

    温明月赶紧严肃脸,“我保证不添乱,你就让我一起去吧,好不好。”说完还摇了摇温明月的袖子。

    温家人的长相都属于上乘,温明月跟温明珠不同,若说温明珠是属于清水出芙蓉的美丽,看着让人心疼,那么温明月就像个小太阳一样,活泼可爱,虽然这可爱常常被她自己掩盖在满脸的灰后面。

    温明珠被温明月缠得没法子,便同意了她一起去,“好吧,那你就一起去吧,一会儿不要在旁边捣乱啊,不然我就回去告诉爹娘,让他们训你。”

    温明月听温明珠同意了,再三保证,自己不会捣乱。

    说罢,三人便一起去小河边。

    这小河是从香山上流下来的,水质十分好,香山村这地儿虽说是穷,可这景色却十分秀丽。这香山之所以叫香山,也是因为山上长着许许多多的各种种类的花,一年四季开的花都不同,总是散发着香味,所以叫香山。

    到了河边后,温明珠接过温明阳手上的木盆,揭开上面的布,将带来的东西都摆放好。

    温明月见到盆子里的东西,十分惊讶,“这什么东西的内脏?臭烘烘的。”

    温明阳听此接过温明月的话:“这是你姐姐今天赶场的时候在镇上买的猪下水,也不知道她买这东西干嘛。”

    温明月听此心里更是疑虑。

    她知道猪下水这东西在现代是美食,可在这里,这东西因为没有人找到正确的清洗方法,所以大家都嫌弃这东西,虽说她温明月是个来自现代的人,可她自个儿对厨艺一窍不通,也没有去琢磨这玩意儿,如今自家姐姐想要把这东西弄来,怕也是来吃的,莫不是??

    想到这里,温明月心中一紧,便开口试探温明珠。

    “姐姐,这东西能洗干净吗?这么臭的东西。”温明月状似天真地问道。

    温明珠听见温明月的话,心里有些好笑,这小家伙怕是想试探自己,她既是现代来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洗干净。

    温明珠边拿着面碱这些东西往上面摸,边回答温明月的话,“能洗干净的,用面碱,醋和盐这么些东西就能弄干净。”

    温明月听此又问,“这东西大家都不喜欢吃,就是因为这味道确实难以忍受,姐姐怎么知道这个东西能用面碱洗的?”

    温明珠听此放下手中的猪下水,笑笑回答:“我头几回衣服上不知道从哪儿蹭了些腥臭的东西,当时正在家里蒸些馒头,手上沾了些面碱,无意中发现,这面碱沾在腥臭的衣服上,洗洗之后这味儿就去了。所以我想试试这面碱等物能不能将这猪下水洗去味儿。”

    温明珠说完,回头看着温明月,眼中带着些笑意,“怎的?这回可放心了?”

    温明月听着温明珠的话,心里思考着这事儿的可行性,也没细细去想温明珠的话中有话,无意识得点点头,“噢噢,知道了原来是这样啊。”

    温明珠笑笑没有说话,转头继续清洗手中的猪下水。

    温明阳听见她两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明珠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这回放心了??

    想想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不再去细想,管她的呢,两姐妹说的悄悄话,自个儿想那么多干什么。

    温明阳放下心里的疑虑,转头琢磨着回家让温明月将书找出来给自己看看。

    温明月想了想,觉得自己姐姐不太可能是跟自己一样是穿过来的,里面穿越过来的女主角只有一个,既然自己是穿越的,那么姐姐应该不可能是穿越过来的了,毕竟女主角只有一个不是?这件事情应该是巧合了。

    温明月甩甩头,放下自己心中的怀疑。温明阳听了温明珠的话,停下手里的动作,开口嘱咐她:“那你小心一点儿,看见明月的话,便叫她回来。”说完又顿了一下,叹了口气,“算了吧,你上回自个儿去河边遭了那么大的难,这回我陪你去吧。”

    温明珠笑笑,倒也没拒绝温明阳的好意,温明阳整理了一会儿,温明珠带着猪下水,拿了一些面碱,醋和盐。

    两人在父母房门外打了招呼,便抬脚往河边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