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显端倪2
    温明珠拿着猪下水继续在河里洗洗涮涮,好一段时间后,温明珠站起来将东西都放进盆子里,示意两人可以回家了。

    “来,起来我们回去吧。”

    温明月与温明阳点点头,站起身来,三人一起走回家。

    到家的时候,温母已经在生火做饭了。见到三人回来,忙招呼三人。

    “回来了啊,赶紧去把东西放下休息一会儿,再等一会儿就可以开饭了啊。”温母等三人走近了,看见温明月身上脏兮兮的,语气立马变了,脸色一冷,走出厨房。

    “明月,你身上这脏兮兮的怎么回事?你个女孩家家的,怎么就那么调皮?你还拿着根棍子,怎么的?是不是跟谁打架了!?”温母拉着温明月教训她。

    温明月见温母发飙了,赶紧用眼神求助于温明阳和温明珠。

    而温明珠和温明阳两人见此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温明阳的笑容更是透着一股子幸灾乐祸。

    温明月见温明阳的笑容,火气旺了,正想冲过去跟温明阳一决高下,却被温母一把拉住。

    “怎的?你还想去哪儿?你给我过来,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说着,扯着温明月的耳朵往房间里面拉。

    而可怜的温明月,只有哎哟哎哟地被温母扯着走。

    温明珠和温明阳见到温明月倒霉,两人相视一笑,便去各做各的事情了。

    走进厨房,温明珠将手中的猪下水从盆中取出来,看了看,挑出了肥肠和猪肚,准备用来做菜。

    肥肠就做成干煸肥肠,猪肚,就和黄瓜一起做成炒肚片好了。

    想着要做的菜,温明珠就把剩下的猪下水,放进橱柜里。然后到外面的菜地里掐了几根黄瓜和葱等物。

    回到厨房,温明月先是找出橱柜里的陈皮八角等物,加了一锅水,准备把猪肚和肥肠卤熟。等水开了之后,便把猪肚和肥肠房间煮好的卤水里面。

    煮的时段,温明珠就把温母正在煮的粥给盛好,放在一边放凉,再把自己下午回来的时候掐的桑叶洗洗好,切上一些买的肉用淀粉和好放在一旁备用,等一旁灶上的水开了后,就将肉片下锅,煮得差不多了后,就将嫩桑叶放进去,煮了一锅肉片汤。

    等温明珠将桑叶肉片汤煮好之后,旁边卤着的肥肠和猪肚也差不多了,温明珠用筷子戳了戳,觉得差不多了,便将东西捞了出来备用,把卤水也舀出来放在一边。

    锅烧热,放一点点油,把切好的干辣椒段还有蒜姜等物放进锅里炒香,捞出来放在一旁备用。

    又将切好的肥肠放进锅里进行干煸,看着差不多了,就将炒香的辣椒等物一起放进锅里炒,辣香味出来后,放一勺子盐进去,干煸肥肠就出锅了。

    肥肠出锅后,温明珠就着手做黄瓜肚条。

    锅烧热加油,油热便放切姜蒜和辣椒炒香,炒香后直接放黄瓜,等黄瓜六七成熟的时候放肚条,之后加盐和少许黄酒,再炒一会儿就出锅。

    等菜炒好后,温明珠将菜和粥都端上桌子,众人闻着味儿,也都出来觅食。

    温明阳和温父一起走进房间里面,看着桌上的菜眼神放光,温父问道:“明珠,你这弄的都是些什么啊,好香啊。”

    温明阳也看着温明珠。

    温明珠笑笑,指着桌子上的菜道:“这些都是今个儿在镇上买的猪下水做的菜,这个是干煸肥肠,这个是黄瓜肚条,这个是桑叶肉片汤,这个饼是中午剩下的梅菜馅儿饼,我热了热。”温明珠笑眯眯地看着温父和温明阳。

    温父和温明阳都很惊奇,温明阳道:“我知道你今个儿洗的猪下水去了味儿,可没想到,你今天掐的桑叶也能吃啊!”

    温明珠笑笑:“这蚕能吃的东西,我觉着我们自然也能吃,也就试试看好不好吃。”

    温父听见温明阳说的猪下水去味儿,也很惊奇,饶有兴致地问温明珠这东西怎么去味儿的。温明阳听到温父的问题,也兴致勃勃地跟温父说他今天下午的所见所闻。

    温父听半天,也没搞懂面碱什么的都是些什么,温父不通厨艺,只是觉得这些事情连起来还真是巧合。

    三人坐下,温父本准备吃饭,可见温母和温明月一直都没有出来,便放下筷子,让温明阳去叫温母和温明月出来吃饭。

    温明阳依言去叫,温明阳回来坐在桌上,不一会儿,温母和温明月便从外面进来。

    温母一张脸气呼呼的,温明月换了一身衣服,顶着一双蚊香眼,脑袋上的呆毛塌着,看着甚是没精神。

    两人坐下,一家人便正式开饭。

    温明月看着桌上的几道菜,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愣愣地看着桌子上的菜。

    温父见此奇怪地问她:“明月,你怎么了,吃饭了,你发什么愣?”

    温明月听见温父叫她,回了神,“噢噢,吃饭吃饭。”说完之后便正式开始吃。

    温明月嘴里吃着东西,却味同嚼蜡。

    这些菜,在这里,分明没有!这么想来,自家姐姐知道怎么洗猪下水,怕不是什么巧合。

    温母见这一桌子菜都是温明珠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做的,心里有些愧疚,“唉,都是娘的不是,这训起明月来,就忘了时间明珠辛苦了。”

    温明珠听此无所谓地笑笑,“娘,没事儿的,我又不累,倒是今天爹娘辛苦,一路上拿了这么多东西,是该好好休息。”

    如今身体好,做事情也不感觉到累,和前世相比,温明珠心里可是十分满足。

    温父听此心里欣慰,扯了下温母的袖子,“你就快吃吧,明珠这是心疼你,有这么好的女儿,你就偷着乐吧,快吃快吃。”

    温母见此也没再说话,低头吃饭。

    一顿饭下来,众人除了温明月都吃得十分舒坦。温明月时不时地以诡异的眼光看着温明珠,温明珠知道温明月在看她,也没理她,自顾自地吃自己的。

    休息的一会儿,温明珠站起来收拾碗筷,这时候听温明阳叫温明月:“明月啊,你今天说的那个什么磷,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啊?你把那本书找出来给哥哥看看啊,听着挺有意思的。”

    温父听此,兴趣也来了,问道:“什么磷什么书?你这么感兴趣?”

    温明珠听此手上动作一顿,心里一紧。

    温明月更是僵着身子,呐呐地不知道怎么回答,温明月心里慌张,便抬头看着温明珠求救。

    温明珠心里无语。

    你看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这会儿知道求救了,下午高谈阔论的时候怎么就那么精神??

    虽然心里吐槽,温明珠还是开口帮温明月解围,“爹,哥哥,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我这会儿有些累了,让明月跟着我去洗碗吧。”

    温母听此,忙站起来,“诶,我去洗吧,明珠你休息一会儿。”

    温明珠听此,忙招呼温母坐下,“娘,你去休息吧,您今天也累着了,让明月跟我去就行了。”说完招呼温明月收拾桌子。

    温明月听此也知道自己姐姐在帮自己,忙帮着温明珠收拾桌子。

    温明阳见两人忙着,想要书的事情也就落下。

    算了,以后再问明月要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