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被排斥1
    接下来的几天,温明月一直被温母留在家里学刺绣,温明珠本以为温明月学习的情况应该不会太好,可谁知道,温明月却给了温家一个惊喜。

    温明月这家伙,别看是个皮猴子,可刺绣这件事情,她似乎特别有天分,才短短几天的时间,温明月已经可以自己绣得像模像样了,虽然远远不能跟温母这种老手相比,但足以秒杀以前小温明珠这样的水平了。

    小温明珠虽然不擅长,但被温母抓着强迫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一副绣品也能完整绣出来,当然,只限于完整绣出来。

    温明月被关了几天,整个人都恹恹的,温明珠进屋里给她送葡萄的时候,觉得她整个人都冒着黑气。

    温明月见温明珠进来,对着温明珠翻了个白眼。

    哼,没义气,见死不救!!我扎扎扎!扎死你们!!

    温明珠见状,故意咳嗽了一声,“嗯哼!”

    温明月:没听见!听不见!扎扎扎!

    温明珠见此无奈,把葡萄放在桌上,饶有兴致地开口:“唉,本来还打算去说情呢,看来有些人是不需要了,算了吧。”???'

    说完,温明珠就假装往外面走。

    温明月听此,眼睛一亮,扔开手中的绣品,扑过去抱住温明珠的手臂,“姐!姐!你别走!说好的求情呢?!”

    温明珠拨开温明月的手,“你刚刚不是不理我的吗,还搁那儿扎扎扎,扎谁呢?恩?”

    温明月赶紧重新抱住温明珠的手,“扎我自己,扎我自己!!姐姐,你就跟娘他们说说,放我出去吧,好不好?我都快闷出病来了!”

    温明珠笑笑,抬手刮了下温明月的鼻子,“好,我去跟娘说说,这几天你也闷坏了,是该出去放放风了。”

    于是,在温明月希冀的目光中,温明珠走向温母的房间。

    邦邦邦

    “娘,我可以进来吗?”

    一会儿,温母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温明珠得到了允许后,推开房门走进去,进去之后发现温母正在做刺绣。

    温明珠走过去坐在温母旁边。

    温母见温明珠过来,便放下手中正在做的绣品,抬头纳闷地看着温明珠,“明珠,你这会儿过来干什么?”

    温明珠笑笑,摸了摸自己的头,“娘,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情。”

    温母看她,“说吧,什么事。”

    温明珠指了指院子里葡萄的那一边道:“娘,你看咱们院子里葡萄结了许多了,这么些天也没吃多少,我想拿这院子里的葡萄做酒,您看怎么样?”

    温母略微沉思了一下,便道:“你既然想做,便去做吧,只是别全拿去做葡萄,留一些在树上,你爹和哥哥喜欢吃。”

    温母说完,重新拿上手里的刺绣,可旁边的温明珠却没离开。

    温母又抬头看她,挑挑眉毛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温明珠笑嘻嘻地看她,“娘,明月在屋子里也关了那么多天了,您看”

    温母大悟,“哦原来你是来为了你妹妹求情来了。”

    温明珠继续笑眯眯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温母无奈,摆摆手,“去把,关了那么多天,今天放她出去一会儿吧。”

    温明珠听见温母的答复,便站起身子来,“那娘,我就过去了。”

    温母嫌弃地摆摆手,示意她赶快走。

    温明珠摸了摸鼻子,便转身回到自己的屋中。

    温明珠一进屋,温明月便扑上来紧紧地抱住她,“怎么样怎么样,娘她怎么说?让我出去了吗?”

    温明珠扒开身上的八爪鱼,喘了口气,无奈道:“娘说你可以出去了,不过你下午得早一些回来,不然,恐怕又得被关上许久。”

    温明月听后眉开眼笑,“知道了知道了,那我这就出去了!”

    说完,温明月蹦蹦跳跳地便出门去了。

    温明珠见此无奈地摇摇头。

    小孩子,真是有活力。

    ————

    温明月跑出去家里没几步,就被周来福给叫住了。

    周来福躲在一颗树下,双手作喇叭状,小声地对温明月叫喊:“明月姐,明月姐”

    温明月听见声音,皱着眉头停下来四处观望。

    谁在叫??

    这时,周来福又喊,还对着温明月招手:“明月姐,明月姐,这儿,这儿!”

    温明月听清楚后,看见周来福,纳闷地走过去,“你这是做什么?偷偷摸摸地干什么?”

    温明月啪地一下,拍了周来福脑袋一巴掌。

    周来福委屈地摸了摸自己被打的小脑袋,瘪着嘴看着温明月,“我来给你报信儿你还打我。”

    温明月疑惑,“报信儿?报什么信儿?”

    周来福把温明月拉到一旁,悄悄地说:“明月姐,我跟你说,勇子他们几个叛变了!”

    温明月:???

    周来福见温明月一脸懵逼,还没反应过来,着急地说:“你不在的这几天,勇子他们几个不知道怎么的,跟温明博那伙人给勾搭上了。而且,他们那伙人,在村子里到处说你坏话,连我娘都警告我,要我少和你来往呢!”

    温明月听见自己的小跟班们跟温明博勾搭上了,心里不爽,又听见周来福说他们几个诋毁她,便怒气冲冲地问:“他们怎么说我的!?”

    周来福见温明月一脸的不爽,悄悄地挪开了一步。

    温明月见他躲开,一把把他拉回来,“躲什么躲,问你话呢!”

    周来福扒拉温明月抓住他的爪子。

    这人长得小,怎的力气就这么大呢!!?

    周来福扒拉了一会儿没扒拉开,便叫喊,“松开松开,告诉你便是了,你拉着我干什么,都给你掐出印子了。”

    温明月听他叫喊,便瞪他,但还是松开了抓他的手。

    周来福揉了揉自己的手臂,见上面果然掐出了些红印子,有些欲哭无泪,“你前段时间不是告诉我们,那鬼火不存在吗,是那个什么什么磷在烧吗,前天勇子他们几个半夜就去山里面找鬼火了。”

    温明月挑挑眉毛,“那他们找到了吗?”

    周来福见温明月问这件事,幸灾乐祸地开口,“你还别说,那几个小子,运气还真不错,真在山上看到那鬼火了不对,是磷!”

    温明月双手抄上,示意他继续说。

    周来福便继续道:“你想啊,虽然你说过这玩意儿不是什么真的鬼火,但那东西晚上看着多渗人啊,勇子他们几个就被吓得哭回来,被他们爹娘知道了,他们就把你给供出来了,还把你以前说的那些话告诉家里人了。”

    周来福顿了一下,“那些大人说你不敬神鬼,要闯祸的,所以不准我们跟你来往。”

    温明月听此凉凉地开口,“那你怎么跑过来了。”

    周来福摸着脑袋憨憨一笑,“明月姐,那咱两是啥关系啊,是那些家伙能比的吗!”

    温明月听见这话,心里微微舒坦一点,又问,“这事儿跟温明博有什么关系?”

    周来福说起这事儿的时候,一脸怒气;“那温明博不是和咱们有仇吗?就那件事儿本来只有几个人知道的,但温明博让他们把这事儿给传开了,现在村里的小孩儿都不跟咱们来往了!不是被家里拘了,就是天天跟着温明博屁股后面,说是温明博还要带他们去帮镇上的赌坊收债呢!!”

    温明月心里震惊,这温明博胆子够大啊,这点儿年纪就敢去赌坊那种地方混,还带着村里那几个小屁孩儿!牛皮啊!

    周来福眨巴眨巴眼看着温明月,“明月姐,你不生气吗?”

    温明月呲了呲牙,“哼!走,跟着我去找勇子他们算账!”

    说完便朝平时小孩儿们聚集的地方气势汹汹地走过去。

    周来福见此来了精神,“好嘞!”屁颠儿屁颠儿地跟着温明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