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饼与茶
    一夜好眠,早上有光亮微微刺眼的时候,温明珠就起床了,因为睡得好,所以早上的精神也好。

    “恩”

    清早起床的温明珠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筋骨,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

    天色尚早,温家的人除了起床的温明珠,都还在睡梦之中。

    温明珠洗漱完之后,去看了看昨日采摘回来的那些花朵,揭开篮子上面的布之后,发现昨日的新鲜花朵都有些恹恹的,想着,这些花朵得快些处理掉才行。

    走到厨房,捞出昨夜泡在水里的百合,准备做甜粥。

    百合为什么要泡在水里?这个问题温明珠自己也不清楚,只是以前奶奶给自己做百合粥的时候,都会将新鲜百合在水里泡一夜,如今,自己不过是照做而已。

    绿豆,糯米下锅煮,快熟的时候,便加上撕碎的百合和调味的白糖,熬煮一会儿,便可以出锅。

    盛出煮好的甜粥放置在一边,温明珠便去另外一边,处理采回来的鲜花。

    挑出鲜花中完全盛开的玫瑰,茉莉和玉兰,将其余的花蕾和未曾完全开放的花冠放置在一旁。

    完全盛开的鲜花,都是用来做鲜花饼的,而放置在一旁的未开放部分,温明珠则打算将它们阴干做成干花,以后用来泡花茶。

    打来一盆水,将开放的花朵都放进清水里洗净,因为这里的花都是自然开放,没打过药,所以只是清洗一两次即可。

    今日,温明珠只打算做一些玫瑰花饼,拿给家里人尝尝味道,若得到同意,今后,卖出去的糕点,就主要做鲜花饼,其余的糕点只是略微做一些卖便好。

    昨日的小香山一行,给温明珠带来了太大的惊喜和机会。

    因为没有烤箱,想做圆形的玫瑰酥饼,怕是没办法了,因此,温明珠只好自己试着用烙饼的方式来做这鲜花饼。

    面粉放进锅里炒熟备用,烧开的水里面放进三两朵玫瑰花泡水,放置一旁,和面备用。

    在等待开水放凉的时间,温明珠就拿来石杵,开始碾碎玫瑰花,制作玫瑰糖。

    本来玫瑰糖的制作是要经过发酵的,不过温明珠今日不过是试着制作一下,顺便尝尝鲜,也就没有发酵,直接用简易的玫瑰糖做饼了。

    碾碎的玫瑰花加入白糖揉到糖化开挤出水。

    玫瑰糖与炒熟的面粉混合做馅料,面粉和猪油混合,加入些玫瑰水揉成面团做酥皮,面粉加入少量的猪油和玫瑰水揉成面团做油皮。

    醒面的时候,温母来了。

    看见大女儿在做的东西,温母饶有兴趣地凑过来看,“明珠啊,你这花准备怎么弄啊?”

    温明珠让开身子,让温母能够看到案板,“就是做饼用,等一会儿做出来了,我便端出去大家尝尝。我做了些甜粥,现在已经放凉了,娘你端出去吧。”

    温母点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端着甜粥出了厨房。

    过了些时间,温明珠准备的玫瑰饼已经弄得差不多了,包好的玫瑰馅儿饼贴在锅上,金黄色后捞出放在盘里。做好的玫瑰饼在空气中散发着香味,吸一鼻子就能闻到其特有的甜香。

    等温明珠端着手中的鲜花饼走到饭厅时,除了温明阳,其余的人都已经坐在桌边了。

    温明月从温母的口中知道,姐姐早上已经在做自己期待的鲜花饼了,看见姐姐手中端着盘子走进来,立马站起身来,殷勤地接过姐姐手中的盘子。

    见桌上少了一个人,温明珠有些奇怪地问道:“哥哥呢?怎么没在这里?”

    温明月听此,盯着面前的鲜花饼,不在意地挥挥手,“肯定还在睡吧,我昨夜去找他,他神神秘秘地,不让我进去,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听此,其余人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留了些甜粥与饼放在一边,便低着头吃起来。

    终于吃到自己期待的鲜花饼,温明月幸福地眯起眼睛。温父温母咬了一口饼后,皆是眼睛一亮,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一顿早饭吃得几人意犹未尽,温明月捂着有些圆润的肚子嚷嚷着还要吃,让自家姐姐再做些放在家里给她做零食。

    温明珠宠溺地看她一眼,笑着答应自己小妹的要求。

    休息了一会儿,温明珠又旧事重提,“爹,我昨日跟您提的那件事儿,您和娘考虑地怎么样?”

    温父听此沉默了一会儿,“这事儿啊我看行?”

    不确定地说完,温父悄悄地看了一眼温母,本以为温母会极力反对自己的回答,却意外地发现没有!

    事实上,昨夜温父温母在房中商量了许久,最终的结果,是不让温明珠出去卖糕点。这中间,温母最为反对,她觉得做这些,劳心劳力,最重要的是,像豌豆黄这样的糕点,镇上又不是没有卖的,女儿做的东西,怕是卖不过人家那些店铺,最后白忙活一场。

    温母瞟了温父一眼,“你看我做什么?你不是答应了吗?我原也只是担心做的糕点卖不出去,如今看样子,这饼味道甚好,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听妻子没怪自己擅自更改答复,温父放下心里的紧张。

    这会儿,来上课的孩子们到了,院子里响起敲门的声音,温父便站起身来向院子里面走去。

    桌子由温母和温明月收拾,温明珠则被安排去给温明阳送早饭,顺便看看为什么温明阳都这会儿了,还没起身。

    端着手中的盘子,温明珠走到哥哥的门前敲了几声,“哥哥,你在里面吗?”

    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人回答,温明珠便直接推门进去了。

    将手中的东西端到桌上放下,转头便看见床上正处于深眠中的温明阳。

    温明珠走到温明阳身边,伸手探了探温明阳的额头,发现并没有发烧的情况,便放下心来,见温明阳眼下有淡淡的青色,猜想是昨夜睡得太晚的缘故,便不再打扰他,站起身来,轻轻关上门。

    确定哥哥没事儿之后,温明珠便叫上温明月,转头处理剩下的花。

    剩下的鲜花,花蕾和花冠被温明珠和温明月用针线串起来,挂在屋檐下阴干,做成花茶。而其余已经盛开的鲜花,都被碾碎,与糖混合在一起,做成花酱,分开装坛,以便于日后使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