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回家相遇1
    “家里的东西都用得差不多了,买些东西再回去吧。”温明阳一边收拾着摊子上的东西,一边向两个妹妹说道。

    旁边帮忙的两姐妹点头道是。

    三人在东街买了些小吃当午餐,又在东街上逛了逛,便准备去米店那边买东西回家。

    往米店去的路上,温明珠被一个突然冲过来的女子拉住手臂。

    温明月离得近,反应也快,温明珠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扯开拉住自己姐姐的女子。

    “你是谁!想干嘛?”温明月竖着眉头呵道。

    周围听见呵斥声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看着温明珠一行人。

    温明月拉住女子的手劲儿有些大,女子有些疼,扯了一下,却发现没扯动,只好无奈道:“小姑娘快放手,我又不是什么恶人,我认识你姐姐,不信你问你姐姐啊!”

    温明珠回过神来,定睛一看,这不就是上一回布庄的惠娘吗?头一转,自己一行人果然走到了布庄的门口。忙扯开妹妹的手,“明月,你先放开,她是娘的朋友!”

    听此,温明月讪讪地放开握住的手,吐了吐舌头,小声地跟女子道了歉。

    周围围观的人见两人认识,没了热闹看,都啧啧两声走开了。

    惠娘甩甩手,戏谑道:“你这小姑娘,这看着个子小小的,怎么这手劲儿这么大,你看,都让你给捏红了。”说着,惠娘微微撩开袖子,将手腕递给温明月看。

    温明珠听此,再次拉着妹妹给惠娘道歉。温明月也知道自己错怪了别人,乖乖地给惠娘道歉。

    惠娘本来心里有些怨怼,见此,摇摇头,也不再怪面前的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

    “我叫温明珠,您叫我明珠就好。”

    惠娘笑笑,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连人家小姑娘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样莽撞地跑出来抓着人家小姑娘,不怪人家抓着手不放。

    “明珠啊,是这样的,我想让你给你娘带几句话。”

    “那您说,我一定带到。”温明珠点头。

    “上一回,你娘给我带的那些绣品中,绣得那几只猫卖得很好,好些人都来问着买,我想让你跟你娘说一声,请她多绣一些这样的图案送过来,我都收,价格会比平常的绣品更高一些”

    惠娘说完后,还不忘嘱咐温明珠,让温母早些送过来,温明珠确定会带回话之后,惠娘才心满意足地走回布庄。

    惠娘走之后,三人也没再多耽搁,径直去了米店,买了些家里需要的东西,当然,主要是面和糖,还有少许的蜂蜜,一共也花去一两多银子,顺便还将手里的铜钱都换成了碎银子。

    温明珠掂量了一下,估摸着还剩下三两多银子,除去本来的原料费用,这次的赶场,净赚了差不多三两银子了!

    想到以后的日子,温明珠的心里涌起些兴奋。

    从牛车上下来的时候,太阳已经红彤彤的了,时间已经不算早了,温家兄妹径直走回家,因为赚了些钱的缘故,温家兄妹的脸上都泛着些笑意,一路上温明月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引着身旁的两人笑意连连。

    王氏本来是闲得在村子里面晃悠,在路上听见有几个妇人在讨论温家兄妹的事情,就凑上去跟人聊天,本来是想说几句温明珠的闲话,以挽救上一回自己女儿的名声,却未想到听到了今日温家兄妹在水镇上卖饼的事情。

    “呵”听见温家兄妹在镇上卖饼,王氏心里不屑,冷笑了一声。

    有些人,本来是个秀才小姐少爷的命,还非得自甘下贱,专跑出去抛头露面。那温明阳和温明月就算了,那温明珠年纪也不小了,长得那招人眼的样子,还不知道收敛,专门跑出去给人看,真是贱。

    “他们这些个在家娇惯着人,能卖个什么东西,瞎搞,别把自己家的那些粮食给糟蹋了算不错了。一个破饼卖十五文,把人当傻子耍呢?那温明珠年纪也不小了,好好的秀才小姐不做,还跑出去丢人现眼!”说完,王氏撇撇嘴,脸上的表情把自己心里的不屑表现得十分到位。

    说话的几个妇人听见温家兄妹的亲婶娘这么说,都不知道怎么回她的话,各自对视了几眼。一个平日里就跟王氏不平的妇人听此冷笑了几声。

    “王氏,你是见不得人家孩子比你的好才说这些烂耳朵的话吧!告诉你,人家几个孩子今早上带的那几背篓的饼可都给卖完了,今日水镇上到处都在谈论这鲜花饼,那几个孩子今日少说也赚了一二两银子。还娇惯?人家可不像有些人的女儿,懒得戳都戳不动,长得不怎么样,还整儿天的想着要去给有钱人家做小,这小小年纪的,就不学些好的,心思还恶毒,你说这一家人生出来的,怎么的这差别就那么大呢?”

    听此,王氏脸上的表情绷不住了,对着说话的妇人怒叫道:“李秀娥你这嘴贱的,桑骂槐地在这儿骂谁呢?”

    “哟,老娘说谁不是谁知道吗?怎么的?老娘可是哪一条给说错了?”被指的李月娥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与王氏对吼。

    王氏气急,指着李月娥满脸怒容,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我呸,李寡妇你个贱人,长得一脸克夫相,还像朵喇叭花似的到处嘴贱,你再胡说,老娘撕了你这贱嘴!”

    李秀娥早年丧夫,是个寡妇,带着一个女儿在村子里面靠着夫家留下来的几亩地过日子。寡妇门前是非多,王氏是个嘴碎的,经常在村子里面说这李秀娥的闲话,李秀娥平时也是性格泼辣,一来二去这两人也就结了仇。

    李秀娥因为丧夫的原因,平日里最恨有人叫她寡妇,说她克夫,王氏犯她忌讳,李秀娥怒从心起,上前两步就要打王氏。

    “你这贱人说什么烂话!还撕老娘的嘴,老娘看是谁撕谁的嘴。”李秀娥冲上去就挠了王氏一嘴巴。旁边的几个妇人见此赶紧拦着李秀娥。

    王氏见李秀娥凶悍,有些害怕,心里暗自后悔说错了话,犯了李秀娥这凶女人的忌讳,被挠了也不敢挠回去,心里又气不过,退后了几步在一边恨恨地叫嚣。

    “怎么的?老娘说你克夫还说错了不成?你那丈夫在的时候是个没用的东西,被自己的婆娘克死!死了也活该,你还偏偏生了个赔钱货,连个后都没给他留。呵,像你这样的贱人,就是老天有眼让你倒霉,呸,你活该!”

    “你这贱人还说!”李秀娥的眼睛通红,表情狰狞地扭着想挣脱身边妇人的阻拦,去打王氏。

    王氏见李秀娥的样子,害怕她挣脱身边人的阻拦,骂了两句,赶紧跑了。

    见王氏跑了,李秀娥慢慢停下挣扎,坐在地上抹着眼泪。

    身边的几个妇人与她交好,见她如此,心里也替她心酸难过。

    李秀娥早前丈夫还在的时候,性格并不如现在这般得泼辣。丈夫死之后,本来娘家人要接她回去再嫁,可李秀娥与她丈夫感情很深,又舍不下自己女儿,不肯再嫁,如此,便与娘家人闹翻,娘家人气不过,也就不再管她了。这之后,她便独自带着女儿留在这村里过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李秀娥为了讨生活,保护自己和女儿,性格便变得泼辣凶悍起来。

    “算了算了,那王氏也就那么个人,这种人,随她嘴贱去吧,你也挠了她一巴掌,咱们也不亏,要真把她打出事儿了,她家里还有两个男人呢,找来了还是你吃亏。”一旁的妇人拍着李秀娥的背,宽慰她道。

    李秀娥抹了两下眼泪,把自己的心酸暂放一边,点点头苦笑,“我也知道,他们家有两个男人,我也不能把她真的怎么样,可这贱人说的话,句句往人心窝子里扎啊!”

    旁边的妇人都摇摇头,宽慰了李秀娥几句,几人携手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