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家
    还没到家门口,三人远远地就看见温母在门口眺望。

    “娘,我们回来了!”温明月与温明阳一路上吵嘴,看见温母,也不想搭理自家哥哥了,背着个大背篓,跑得飞快,径直跑过去抱住温母,眼睛看着温母,一闪一闪的。

    见小妹跑过去不再搭理自己,温明阳只好自己好笑地摸了摸鼻子。

    温母摸了摸小女儿的头,脸上满是笑意,嘴里念叨着,“回来就好,我看见你李婶婶她们过去老一会儿了,你们怎么这会儿才回来。”

    温母一边帮儿子和小女儿卸背篓,一边悄悄地观察背篓里装的东西,看到里面没有带过去的饼和花茶,心里松了口气。

    想是都卖出去了!温母心里高兴地想,脸上的笑意更盛了。

    “还不是都怪二婶儿,路上非拦着我们,还不让我们走!”见温母问起这件事,温明月挽着温母的手,一脸气愤地告状,将路上遇见王氏时王氏的说辞再说了一遍。

    温母听见小女儿说的话,脸气得通红,手啪地一下子拍在桌子上,“这王氏怎么老是阴魂不散!越来越不像话了,还咒明珠嫁破落户,还二婶儿呢!真不是个东西!”

    见温母气得厉害,温明珠走到温母的背后,手轻轻拍着温母的背,给温母顺气儿。

    “娘,别为那种人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是自家人心疼,嘴长在她身上,她也就说说,也不能怎么样。我看她今日一直想抢我篮子,怕是在外面听谁说了些什么,若是她以后上门来问咱们家卖东西的事情,娘的嘴巴可得严呢,这可关系到咱们家里的营生!”

    “对呀娘,二婶儿肯定是听说咱们今日赚了钱,所以刚才那会儿才跑过来套近乎的,以二婶儿这样的为人,她今日达不到目的,肯定以后还会再来的!咱们可不能告诉她这饼是怎么来的!”

    温明阳见此,也跟着提前给温母打预防针。

    就算自家孩子不说,这样的事情,温母也不会告诉王氏的。

    温母点点头,好笑地看着面前如临大敌的三个孩子,“知道了知道了,你们不说我也不会告诉她的。”

    听见温母的保证,坐着的三个人松了一口气。

    温母虽然看着有些清冷,可是却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当年两家人住在一起的时候,王氏没少装可怜让温母多做活儿,吃亏吃得多了,温母才不那么相信王氏。别看温母如今对王氏的态度极差,但当年,两人可是手帕交呢,至少在温母的眼中是这样的。

    一会儿,温明月像想起什么似的,一拍桌子站起来。

    “娘,你可能不说这些事情,可万一爹说出去怎么办!爹的耳根子软,要是二婶儿让二叔来问,他还不得把所有事情给抖出去啊!”

    这边温明月刚说起温父的事情,温父就进屋子里来了。

    “小崽子又在说我什么呢?老远就听你嘀咕着说我!”温父跨进房间,直接走过去上手掐小女儿的脸。

    温明月拍了两下温父掐自己脸的手,温父手被她拍得生疼也不愿意放开,温明月没办法,只好认命地瞪着眼坐在那儿。

    “好了好了,爹,你别去闹她了。”温明珠走过去,将温父的手从小妹的脸上拿开。

    温父的手一下来,温明月就嗖地跑开了,找了一个离温父最远的桌子坐下。

    其余人见此好笑地看着他们父女。

    “爹,你来得正好,我们正说起你呢。”

    “哦?说我什么?”温父坐下,随意地开口,抬手为自己倒茶。

    其余人对视了一眼,将对温母说过的话再复述了一遍。

    “爹,以后咱们的饼还得接着卖,若二婶婶让二叔来问这些事,你可千万不能告诉他们。”温明珠语重心长地给温父打预防针。

    温父听完王氏说的话后,心里也是恼恨王氏。

    本来上一回温明珠受伤的事情温父就对女儿心存愧疚,看见女儿额头上还没有消退的疤,心里更加难受了。这次女儿提出的要求并不过分,自然是满口答应。

    “好,这事儿我万不会对你们二叔说的。”

    顿了一会儿,继续道:“都是这王氏的错!现在弄得我们两家像仇人一样!”温父咬牙切齿地说着,对王氏心里恨得牙痒痒。

    其余的人各自眼神交流的一番,都没有接温父的话。

    温父与温二叔是亲兄弟,自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可温父就没想过,若不是温二叔的纵容,王氏对温家的态度还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

    见屋里的气氛有些低沉,温明珠便开口提起今日的事情。

    “爹娘,我们今日带去水镇上的饼和茶都给卖完了,赚了不少呢!我掂量着,卖了大概四两多银子呢!”温明珠的声音提高,听起来很是兴奋。

    “对呀对呀,而且,我们卖完后,还有好些人来摊子上问我们呢!”温明月附和着姐姐的话,眼中的欢快显而易见。

    温母听见数字吓了一跳,光知道东西是卖完了,但也没想到能赚得这么多钱。

    温父心里也惊讶,四两银子,可得誊书誊一个多月呢。

    “四两!?这么多啊?”

    温明珠点点头,“是的,东西卖完了,大概四两多银子,但除去原本的材料费用和这次买材料的费用,实际上纯利润是二两多银子。”

    “二两多也是很多银子了啊!”温母的心里开心,一天能赚二两多银子,若这生意能一直做下去,那家里的花费完全就不用愁了啊。

    “所以我想,明天再去小香山采花,多收一些花在家里存着。”

    “那也好,明日你们明日便自己安排吧。”

    谈话完了之后,温母便去厨房端来早就做好的晚饭。

    温明珠几人在外奔波了一天,中午也是随便吃了点东西掂肚子,自然是饿得不行了,三个人都是胃口大开。

    饭饱之后,温明月满足得晃晃悠悠地走回自己房间,温母体谅几个孩子今日劳累,也拒绝了剩下的两个孩子要去厨房帮忙的请求,两人也确实累了,也没再多说什么,各自回了房间。

    温明珠洗漱之后,回到房间发现小妹已经睡熟了,本想躺下,却想起今日在水镇上遇到惠娘的事,便起身去找温母了,顺便把放在篮子里的银子也带上了。

    “娘,你们睡了吗?”温明珠走到温母的房间外面,抬手敲了几下门。

    敲门之后,听见房间里面几声响动声,不一会儿,面前的门就打开了,穿着寝衣的温母出现在门口。

    “怎么了明珠,还有什么事吗?”温母见站在门口的女儿,有些疑惑地问。

    “有什么事先进来再说吧。”说完,温母让开了门口,示意温明珠进屋。

    “不用了娘,我就是想起件事儿来跟您说一下。”

    “那好,你说吧。”

    “今天在镇上遇见惠娘了,她让我给娘你带句话,她说,上次娘你绣的那些猫卖得很好,让娘你多绣一些差不多的下次送过去,她收的价格会比平常的绣品高一些。”

    听到女儿的话,温母有些惊讶,那绣品就是小女儿画的那些花样子给绣的,看样子,还得让小女儿再画一些,想到此,温母点点头,“知道了,明日再让明月画一些吧,还有事吗?”

    “噢,还有就是,银钱我忘了拿给您了,我把银钱给您。”说完,便把手中的抓的银子递给温母。

    完事儿之后,温明珠才回到房间,安心地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