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忆5
    临近正式开学上课的日子,叶玉珩也接到了温明珠马上要回来的消息,今日早早地便在家门外面候着了,就等着见温明珠。

    随着一辆黑色轿车的逼近,叶玉珩的心也渐渐激动起来。

    轿车停在叶玉珩的面前,车门打开,里面坐的正是三月未归的温明珠。

    车子到地方了之后,温明珠直接就跳下车了,扑到叶玉珩怀里,吓了叶玉珩一跳,赶紧把她扶好,生气地斥责她,“怎么不好好下来,摔到哪儿了怎么办!”

    温明珠不说话,只是傻兮兮地笑。

    温父温母也被她吓了一跳,见她安稳落地才松了一口气,嘱咐了女儿几句,便让司机开着车走了,将时间留给这对多日未见的小情侣。

    温父温母走后,温明珠捧着叶玉珩的脸,亲了他一口,在他耳边说道:“玉哥哥,我好想你啊。”。

    温明珠一系列连续的动作,叶玉珩还有点懵了,怎么女朋友今日回来这么主动?

    神色恍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温明珠见他不忍直视的傻样,有些看不过去了。

    “玉哥哥,你想什么呢?陪我出去走走嘛!”温明珠摇了摇叶玉珩的手臂,有些撒娇地说道。

    叶玉珩回神,假意咳嗽了一声,“咳咳恩好等我一会儿,我去拿点东西”

    温明珠摆摆手,示意他快点去。

    叶玉珩见此,便转身去了自己家里拿东西。

    温明珠看着叶玉珩的背影,眼中有些湿润。

    真好,玉哥哥,我还能再见到你。

    温明珠二十五岁生日的这天,叶玉珩向温明珠求婚了。

    “明珠,嫁给我好不好,我会一直对你好,一辈子对你一心一意,我们一定会很幸福,一定会白头到老!”

    叶玉珩身着白色西装,英俊的脸上带着笑容,嘴里说着令人醉心的誓言,周围的气氛一片大好。

    这时,周围隐藏的朋友,也纷纷冒出头来起哄。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温明珠见此,心中也盛满幸福,她相信,叶玉珩会一辈子信守诺言,他们会一辈子白头到老。

    “我”可是,才说一个字,温明珠的身子便软软地倒下,眼前最后的画面,是叶玉珩惊恐的面容。

    “啊!!”温明珠满脸泪痕地惊醒,悲痛的声音传遍温家的各个角落。

    温家众人闻声赶来,温父也扔下正在讲解的书,冲进女儿的房间,其余的学生面面相觑,有些摸不着头脑。

    “明珠怎么了!?”温母离得近,一推门就直奔女儿的床边,见女儿脸上都是眼泪和汗水,忙心疼地抱住女儿安慰。

    “明珠别哭了,怎么了?”温母抬手擦了擦女儿脸上的泪水,担心地问道。自从前两天回来之后,大女儿就有些精神不济,看起来心事重重的,这都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她出去到底遇见了什么。

    这空档,温家其他人也赶到了,皆是担心地看着温明珠。

    见众人如此紧张,温明珠擦了自己脸上的汗渍和泪水,勉强地笑了笑,“没事我只是做了个噩梦”

    即使她如此说,其余人的脸上依旧有着担心的神情。

    “明珠啊,有什么事就告诉爹娘,大家一起想办法,你可别憋在心里啊”温父担心地看着自己女儿。

    温明珠闻言,摆了摆手,故作轻松道:“爹,我没事儿的,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你们都出去吧,我一会儿便起身了。”

    “那好吧有什么事情可千万告诉我们,知道了吗?”见她要起床,众人纷纷退出房间,走之前,温父还不放心地嘱咐道。

    温明珠笑笑,示意自己没事儿,让他们先出去。

    待所有人都走之后,温明珠脸上的笑意便渐渐垮了下来,犹自叹了一口气,苦笑。

    又梦到了以前的事情了啊这小香山上面见到的"叶玉珩",对自己的影响可真不小啊

    温明珠梦中的事情,都是曾经发生过的,叶玉珩确实在她二十五岁的那一天向她求婚了,她也准备答应他,只是,话还没说出口,便晕了过去。

    待醒来之后,人已经在医院了。

    她的病情再一次恶化了,只是,这一次,没有了上次的幸运。

    醒来之后,叶玉珩继续向她求婚,只是,她大概猜到了自己的情况,说什么也没有答应他。对此,叶玉珩虽然很失望,却没有强求。

    在那之后,病情恶化的速度就加快了,好死不死地撑了一年,还是没能撑过去,再次醒过来,便到了如今的地方。

    穿戴好的温明珠,稳了稳心神,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

    她已经颓废几天了,家人都很担心她,连跳脱的温明月这几天也没管香水香皂的事情,一心一意地守在她身边。

    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让家里人一直这么担心,况且,手上已经积存了很多事情,不能再放了。

    思及此,温明珠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状若无事地踏出房门。

    在温母的房间里面,找到温母与温明月,两人正堆在一起做刺绣。

    惠娘向温家定了许多与上一次卖的相似的绣品,温母觉得太多了,怕赶不完,就时常拉着温明月来帮忙。

    许是温母的教育有了作用,现如今,温明月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地格外爱闹了,添了许些柔色,对刺绣这类事,也不再那么排斥了。

    见温明珠进来,正在做刺绣的母子两放下手中的物件儿,将她拉过来坐下。

    聊了一会儿,温明珠再三保证自己没事儿,温母才放过她。

    “娘,我找明月有点事儿,你把明月借我一会儿呗。”温明珠笑嘻嘻地向温母道。

    温母见她是真的没什么事儿了,便放下心来,白了她一眼。

    “行行,哎呀,现在你们都大了,这悄悄话啊,娘是听不得了。”温母故作感叹道。

    闻言,姐妹两赶紧讨饶,直到温母不耐烦了,她两才被轰出来。

    温明珠摸摸鼻子,无奈地笑了笑。

    温明月见此,扯了扯姐姐的袖子。

    “姐,你有什么事情啊?”

    “还能有什么事啊,那天采回来的花你都放哪儿了啊?还能用吗?”温明珠弹了一下小妹的脑门儿,提醒道。

    温明月摸了摸脑门儿,有些失落,噘嘴道:“都几天了,采的那些花若是留到今日,肯定早就恹了,娘看着可惜,就拿去做玫瑰糖了,都给腌了,哪儿还有啊。”

    温明珠这才醒悟。对啊,这都好几天了,当日摘的那些花若是留到今日,肯定是不能用了,自己这几天还真是昏沉得厉害。

    “姐,不然我们一会儿再去采些花回来吧,你也好几天没有出门了,就当出去透透气吧。”

    闻言,温明珠摇了摇头,皱眉道:“不行,当日在山上,我们与那富家公子有龃龉,若他派人在那里守着,我们上去不是给人家送菜吗?”

    温明月瞪着眼,一脸恼恨,“哼,怕什么,那不要脸的人若是再来,我非要再狠狠地揍他一顿不可!!”

    见小妹口放豪言,温明珠伸手给了她一个爆栗,无奈地看着她,“你啊,你能打几个?难道还能以一敌百不成?当日那富家公子和他身边的小厮,一看就知道,都是不会武力,身体绵软之人,所以你才能欺了他们。他身边那两人可还没动手呢,不然你以为咱两能全身而退啊?”

    闻言,温明月全身的气势弱了下去,捂着被打的脑袋,不服气地看着姐姐道:“那还能怎么办?难道咱们就一直不去那小香山了吗?咱们家以后就不做饼了?”

    默了一会儿,温明珠开口道:“那不去也不行,咱们以后不能自己去,得找一些人帮我们去。”

    “对啊!我们不能去,那还不能找人帮我们带回来吗?我们老去也累得慌,这样还能在家多做些饼呢,也不用那么累了。”温明月一拍掌,高兴地说道。

    一会儿,她又苦恼起来了,抓了抓脑袋,“可是,这样一来,咱们家怎么做这东西会不会暴露啊,这村子里就这么些人,找谁来啊?”

    这问题,温明珠也为难,这事情还有得商量呢,这人选她也不知道该选谁。

    “这事儿还得跟爹娘他们商量,这可不是我们两就能做主的,而且,这人选,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看来最近,我们还是得自己去一趟若是带上哥哥,小心一点儿,应该也没什么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