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温家来人2
    温家的午餐一向丰盛,又因为今日多了几个客人,便又多加了几个菜色。

    程老板在温家留饭,心里奇怪,不就是吃顿农家饭吗?这些少年一脸的跃跃欲试是怎么回事?

    待饭菜都端上来后,程老板却是有些惊讶,他一个开酒楼的,这桌上的好些饭菜,竟都不知道是什么!

    “先生,这个是什么?”程老板夹起一块被油炸过的黄色的东西,一脸兴趣地向温父问道。

    温父闻言抬头看了一眼,不在意地说道:“唔那好像是什么花的花瓣吧”

    桌上的菜温父都不是第一次吃,因此,也大概知道是些什么东西。

    “这是玉兰和荷花的花瓣做的菜,只是大叔你夹的是什么花,我却是不知道了。”温明珠见程老板问菜,笑着接过话来,只是具体怎么做的,却没有细说。

    程老板闻言惊奇地点头,表示明白。花瓣做菜,倒是新奇不过,这家人的鲜花饼也是用鲜花做的

    这么想来,程老板也不奇怪这些花还能被用来做菜了。

    “那这个呢?这个是什么菜?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菜?”程老板挑起麻辣鱼下面的豆芽儿,疑惑地问出声。

    “那个叫豆芽儿”

    “那这个呢?这个是用什么做的?”

    “”

    一顿饭下来,温明珠一直在回答程老板的问题,弄得温家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大叔怎么回事儿??干嘛一直在问桌上这些是什么?人张叔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也吃得好好的吗?明珠一直答,饭也没吃好

    温明珠虽然心里也有些莫名,却依旧耐心地回答程老板的问题,面上看不出有什么。

    程老板眼睛放光地吃完这一顿饭,那神色看得温明珠还有点微微发毛

    吃过饭之后,张叔谢过温家人,便拿着温明珠给他包的一些饼离开了,而程老板因为有事要谈,自然是留了下来。

    “明珠,一会儿你把你娘叫来。”温父叫住最后一个端着碗出门的温明珠。

    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又道:“唔一会儿你跟你娘一起过来。”

    温明珠看了看温父,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的程老板和他的小厮,有些奇怪,但依旧点头答是。

    厨房的事情完了之后,温明珠便携着温母一起进了客屋。

    “爹,到底什么事啊?还一定要让母亲和我一起来。”温明珠扶自己母亲坐下,随后便顺势坐在自己母亲旁边向温父问道。

    温父清了一下嗓子,便向妻子和女儿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程老板,以及程老板来的目的。

    温明珠听后这才恍然,原来这人是酒楼的老板啊!难怪吃饭的时候神色那么奇怪可若是来买饼的话,这对家里倒是一件好事。温明珠思考着,对着程老板也是越加客气。

    “程老板可是只要这鲜花饼?”温明珠觉得,自家可卖的东西还是蛮多的,若是能一并推销出去,估摸着可以得好大一块营生呢。

    程老板本来过来只想定下这镇上大火的鲜花饼和花茶,但来了之后,却发现这温家的好东西似乎还不止这花饼呢。

    “小姑娘这话可问到程某心里了。程某就实话实说吧,本来只想来定这花饼和花茶的,可到了这里,才发现这里的好东西是甚多,所以好些东西程某都想为我来福酒楼定下。”程老板看着问话的温明珠,面带笑意地说道。

    “哦这样啊。”温明珠点点头,示意理解。

    “程老板请稍等,让我们一家人商量一下,再给程老板答复。”温明珠站起身来,有些歉意地说道。

    “这是自然。”程老板示意理解。

    随后,温家众人便去了温父温母的卧房,去商量具体的事宜。

    温家人围坐在桌子上,所有人都看着温父。

    “为父认为,这对咱们家来说,是件好事儿,反正咱们家自己也要去镇上卖饼,若是这福来酒楼专门来收,那明珠和明月也不用那么辛苦地往镇上去跑了。不过这饼咱们还按着现在的价格卖给这来福酒楼吗?”温父皱着眉,手指敲打着,对价格的事情有些苦恼。

    说实在的,自家的饼用料是真的挺实在的,为了口感好,连蜂蜜这种精贵东西都往里面加了不少,若是价格压得低了,受苦受累的,还卖不了多少银子。

    众人听完之后,觉得温父说得在理,又转头看向温母。

    温母见几个孩子都看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笑道:“你们看我做什么?我什么时候管过这些事情?你们自己做主就行了,我是没什么意见的。”

    “爹说得对,这事儿对咱们家来说是件好事儿。咱们家没铺子,卖糕点只能挑着日子去镇上摆摊,可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这程老板来得可正是时候,若是这事儿成了,咱们家也不用这么累了,哥哥也能安心读书了。”温明珠柔声发表自己的看法。

    这些日子里,到镇上去卖糕点都是温家的三个孩子在操持着,温父温母都没有时间去镇上摆摊,虽说收益是可观的,但却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温家两姐妹时间倒是多,可以去摆摊,可两个女孩儿去,温家的人总是不放心,所以必须让温明阳去陪着,而温明阳是要念书的,总不能一直这么陪着两个妹妹。

    温明月和温明阳两个没什么意见,那随后,就是商量价格的事情了。

    “既然都同意了,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只是一会儿价格怎么说呢?”对做生意一途上,温父是没什么概念的,更别说谈价这事儿了。

    “爹,一会儿这价格就按咱们现在的价格报,一分不少。”沉思了一会儿,温明珠抬头对温父说道。

    “既然那程老板是买来给酒楼的,肯定也是想多赚钱的,咱们按现在这价格卖,他能答应吗?”温母对自家的糕点有些没信心,价格定高了那程老板能要吗?

    “能的,咱们替那程老板操什么心啊,咱们的价格无论是贵或者便宜,他都会提价的。再说了,能去那酒楼消费的,能是穷苦百姓吗?更何况,咱们家的糕点价格哪儿贵了,那材料钱除了,赚得还真不多。”听见温母的担心,温明珠不甚在意地回答道。

    众人想也是,这酒楼的东西,吃什么都特贵,那富贵人家哪儿能在乎这点糕点钱。

    商议完了之后,众人便想回客房,去与那程老板商量这件事情,走出门的时候,温明珠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猛地顿住脚步。

    “对了!爹娘,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件事儿。”温明珠突然回头,对着温父温母说道。

    温母走在她后面,被她突然这么一回头,吓了一跳。

    “哎唷,你这孩子,怎么一惊一乍的,吓了我一跳,你有事儿怎么刚才不说?”温母抚着被女儿吓一跳的胸口,嗔了女儿几句。

    看温母被自己吓了一跳,温明珠有些不好意思,眯着眼睛傻笑了一下。

    “笑得这么傻气,你有事还不快说!”

    “娘,我跟明月商量了一下,我们想找人帮我们去采花,你看行吗?”

    温母听后,想了一下,觉得这事儿还是可以答应的,自家人,能轻松一些就轻松一些,不外乎就是花一点钱的事情。

    “行,既然你们两想着要偷懒,那咱们就请人帮我们收花就是,不过这事儿急不成。在找到人之前啊,还是你两去吧。”温母有些好笑地答应了两个女儿的要求。

    这事儿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温母点头了,温父自然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了。

    “那就谢谢爹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