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酒与纯露
    既然张叔将糖给带回来了,那么温明珠想了许久的葡萄酒也是时候动手做了。

    看着这日的天气有些阴沉,温明珠琢磨着,这几天怕是要下雨了,便吆喝着小妹,一起去将院子里的葡萄都剪下来。不然,若是下起雨来,怕是会被雨给打下来不少。

    拉着自家小妹和母亲将葡萄给洗干净放在空的席面上等待晾干,温明珠便又带着哥哥和小妹去了一趟小香山采花,姐妹两一路上小心了半天,搞得温明阳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却没开口问缘由。幸运的是,这次采花并没有遇到上次得罪的那富家公子。

    回来的路上,温明月一直皱着眉头,不住地往身后望着,温明珠都注意了好几次了。

    “明月,你干什么呢?一直在往后面看?后面有什么东西?”见小妹又一次往后面看,温明珠终是忍不住出声问她,也停下脚步,皱着眉头往后面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温明月闻言,拉着手边的哥哥往自家姐姐身边凑了两步,小声地道:“姐,我老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们”说完,有斜眼往身后看了一眼。

    身旁的两人闻言心里微微一禀,温明珠正欲开口说点什么,身边的小妹却突然一声惊叫。

    “谁在那儿?!!”说完,温明珠撒开牵着哥哥的手,一个箭步冲向后方,而温明阳反应快,怕小妹出事,便跟着冲了过去,等温明珠愣神回来,两人都跑出老远了。

    温明珠往前跑了几步,可两人越跑越远,见追不上两人了,便放慢步子,缓缓地跟上去。

    等温明珠快走到小河边的时候,才发现正在打打闹闹地往回走的两人,便皱着眉头上前问情况,“怎么样?后面有什么东西吗?”

    闻言,温明阳又给了自家小妹一个脑崩儿,有些生气道:“哪儿有什么东西啊,什么都没看到,就跟着这小傻子瞎跑了一路!”

    被弹了一个脑崩儿的温明月不服气地捂着脑袋嚷嚷着向姐姐控诉,“哪儿没有了,我明明就看见有一个人,往河里面跳进去了,我要去河里抓,哥哥非拦着我不让我下去!!”

    听见这话温明阳就来气,自家小妹背了那么大一背篓,跑得跟个兔子一样,一晃眼就跑不见了,废老大劲儿了跑才跟上她,一看见她,她就给了自己一个"大惊喜",正瞅着她把背篓挪到一边去,准备作势跳河里去,把自己可吓得够呛。

    “你还说!?我要不去拽你回来,你是不是就准备跳下去了?怎么的?不长记性是不是?忘记你前段时间才从鬼门关里出来了!?”温明阳越想越后怕,说话的时候,更是火冒三丈。

    温明月被吼得缩了缩脖子,小声嘟囔着,“我又不是不会游泳,有什么好担心的”

    温明阳离得近,自然是听到了小妹的话,见她没有悔改的意思,更是火冒三丈,竖着眉头便要开始教训小妹。

    见势,温明珠赶紧将小妹拉到身后,安抚哥哥,“好了好了,哥哥,等回去再说她吧,这会儿该回去吃饭了,娘他们说不定已经在等我们了,我们先回去吧。”说着,便一边对着小妹使眼色,一边推着哥哥往回家的方向走。

    闻言,温明阳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便顺从着妹妹往回的方向走了,而温明月则缩着脖子,恹恹地跟在两人后面。

    回家的路上一路上都是低气压,就算是在家吃午饭的时候,温明阳也崩着个脸,一言不发,温明月见此,悄悄地向着哥哥的方向挪了一小步,讨好地给他的碗里夹了一些菜。

    温父温母见小女儿如此,对视了一眼,想是兄妹两又因为什么事情吵架了,好笑地摇了摇头,不再理他们。

    温明阳看着碗里的菜,眼中的冷色融化了一些,斜眼看着小妹脸上讨好的表情,心里好笑,轻轻地哼了一声,便开口吃下小妹夹的菜,算是达成和解的信号。

    吃过饭以后,温明阳便回房看书了,而温明珠则拉着小妹去了厨房,路上的事情,三人也没有再提起。

    “姐,香水就这么弄啊?直接就倒进去煮了?”看着姐姐将采来的玫瑰花洗洗直接倒进锅里,温明月一脸懵逼!做香水虽然是温明月提出来的,可实际上,她对这香水的了解还没香皂深呢。

    难道这香水都是煮出来的?把花煮熟了剩下的水就是香水?这也太简单了吧?!?

    温明月在那儿乱七八糟地想着,脸上的表情变换着。

    温明珠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小妹这是想岔了,摇摇头,“这离做香水还早着呢,我们现在连精油都没弄出来,就算精油弄出来了,我们也还得等许久才能把香水做出来。”

    “那咱们现在是在做什么?精油吗?”温明月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在她姐姐身边探头探脑地问着。

    “对啊,这个叫蒸馏法,不过这样出来的还不是精油,只能算混合物吧。”温明珠在锅中架上一个支架,在上面放了一个碗,一边忙着,一边对小妹解释道。

    温明珠以前便喜欢自己做些小东西,不为自己用,就为图个乐子。毕竟她自己的身体不允许她做太多的活动,有时候便只有自娱自乐。

    曾经她也想过自己做一款简易的香水,但却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了下来,如今她也是第一次试验这香水的做法,不过资料她当时是查了不少,想来成功率应该还是蛮高的。

    自己在家做香水,其实不难,不过却需要耐心。

    对于玫瑰这类的花而言,在家提取精油,最好最方便的,便是用蒸馏法。

    把花放进锅里,中间放个大碗,将锅盖倒扣,上面压井水浸湿的布,帮助冷凝,之后便可以烧火煮了。

    因为这锅并不是透明的,所以温明珠也观察不到里面的情况,只有估摸着时间打开。

    锅里的玫瑰水煮了接近半个时辰后,温明珠估摸着差不多了,便熄了火,将锅盖拿开。

    只见锅中的碗已经是快要装满水了,而用来蒸馏的玫瑰花也基本褪去了颜色,由红色变成白色,将碗中的水转移到准备好的地方,密封放置一旁便好了。

    “姐,那这个什么时候可以用啊?”温明月蹲在一旁,皱着眉看着面前密封的大碗。

    温明珠将锅中剩下的玫瑰花瓣捞出来放在一旁,准备一会儿拿去做肥料,又将剩下的水放置一旁,打算用作洗脸或者其他用途。

    “还早着呢,这东西得放一段时间才能用,而且就这么一些水,若说精油,只怕只得极薄的一层附在上面,等一段时间,咱们还得想法子,怎么将这水和油分出来。”温明珠说着便叹了一口气,趁着现在还闲着,多熬一些出来。

    于是,一下午的时间,温明珠都在厨房里熬花水,将带回来的两个大背篓玫瑰花全部熬出来,也熬了好几大碗玫瑰水出来,用东西密封住,熬水的事情才算完,这一天,可累得两姐妹够呛。

    到晚上,吃过饭之后,今日摘下来的葡萄也已经都晾干了。温明珠招来无事的哥哥和小妹,让他们搬来板凳,坐在屋子里将晾干的葡萄一颗颗摘下来,而温明珠则去厨房里面找来前两天就洗好的两个大坛子。

    东西准备好之后,这酒就开始做了。

    先将坛子的底部撒一层糖,再将摘下来的葡萄捏碎,铺上好一层,再撒一层糖,如此,一层葡萄一层糖,最后在离坛子还有三分之一的时候,便停止,撒上一层糖,密封好之后,放在阴凉的地方发酵,等上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开坛,将里面的果肉滤出来,而剩下的,又装坛回去发酵,一段时间之后,这葡萄酒就可以喝了。

    将第二坛葡萄酒密封好之后,已经是深夜了,三人互相招呼过之后,便洗洗休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