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上街1
    上午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令人奇怪的是,程老板的小厮却始终没有出现,不过也好,这也给了温明珠在屋子里写写画画的时间。

    “呼这下子,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在屋里忙活图纸的温明珠长吁了一口气,对自己手下的作品还是十分满意的。

    温明珠的烤箱,原理也是与现代的烤箱一样,上下两层加热。在这里,自然不可能有导热管之类的东西,便只能由人添柴来代替,便形成了图纸上的形状。

    三个大的长方体形状,中间一格是放糕点烤制的地方,而上下两层则是添柴加热的地方。三个格子都是前后开,只是取放糕点的一边与添柴扫灰的一边相反。

    “啪啪”

    正当温明珠拿着自己手中的图纸观察时,敲门的声音响起,将她从思绪中拉回来。

    “姐,程老板的人来了,你东西弄好了吗?你今天还出门吗?”

    “好了好了,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了!”闻言,温明珠立即高声对门外的人回道。

    门外的人影听见回答之后,也没有再回答,径直便走开了。

    房中的温明珠放下手中的东西,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精神一些。而后,在房中找了一个篮子,将自己的东西装进篮子,便抬脚走向院子里。

    院子中,来念书的学生们正聚精会神地听着温父为他们讲解课本,而温家的其他人,则在厨房的门口,帮着程老板的小厮装载着温家这几日里做的糕点,但这些糕点中,并不包含今早做的那些。

    “明珠,你出来了。这正好,这些东西也快装完了。我跟这小哥儿说好了,一会儿你们三儿就跟着这小哥儿坐车一块儿去镇上。”温母见大女儿从屋子里出来,一边招呼她过来,一边对她说着。

    听见温母的话,温明珠倒是一愣,“我们三儿?怎么,哥哥今日也要去吗?”

    “对啊,娘担心你们两,让我跟着一起去。正好,我房中的宣纸也快用完了,今日也顺道去采买一些东西。”温明阳笑着回答了自家妹妹的问题。

    当然,买宣纸倒是其次,重要的是,这来拿货的小哥儿再怎么说也是个男子,断不能让自家的两个妹妹单独跟他在一块儿,特别是自家大妹妹这样年纪的女孩子。

    闻言,温明珠浅笑回道:“那今日可又得麻烦哥哥了。”

    自家哥哥的心意温明珠自然是知道的,这买宣纸只是借口,保护她们两个女孩子才是他此行的最终目的。

    “这有什么麻烦的,我也是顺道。”

    说着,兄妹两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得嘞,夫人您看看,这是这次的货款,您点点,看是不是这个数儿。”在众人谈论的期间,厨房中的货物也都已经装好了,小哥儿从自己怀中摸出了此次程老板给的货款,交给温母,请她过目。

    温母双手接过小哥儿递过来的东西,笑着摇摇头,“李小哥儿,这银子啊,我也就不点了,今日我的三个孩子就麻烦你了。”

    被温母称呼为李小哥儿的人叫李茂,年轻得很,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人看起来却是十分机灵。

    李茂摸着头笑了笑,回道:“您说笑了,这才多大点儿事儿啊,我保证将夫人的三个孩子送到地方,等回程的时候,我再把他们都送回来。”

    李茂十分喜欢眼前的这一家人。他们对人温和有礼,没有因为自己一家是读书人便目中无人,就算是对他这样的跑腿小厮,也十分地客气,与他们相处也十分融洽,因此,李茂也是十分乐意帮他们做一些事情。

    更何况,现如今这温家的糕点在镇上卖得正火,甚至是许多镇外的人也闻言专程赶过来买这糕点,这让程老板的酒楼也跟着多了许多的生意。出发之前,自家老板还叮嘱过,要好生对待这一家人,也算结个善缘。

    “那便谢谢李小哥儿了。”温母笑笑,也没跟眼前的人客气。

    准备去镇上的三人各自拿上自己的东西,与家中长辈打过招呼之后,便随着李茂坐上马车出发了。

    “诶,李大哥,你今儿怎么来得这么晚啊?往常不都比这早上一个时辰的吗?”坐上马车的温明月嘴里叼着一根从车上拽下来的稻草,双脚在空中摇晃着,随口地向赶车的李茂问道。

    听见自家小妹的声音,车上坐着的其他两个人也好奇地看向李茂。

    闻言,李茂似是想起了什么,看了看车上坐着的三人,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见李茂的神情不对,温明阳与温明珠两人意识到这事儿可能与他们有关,便都坐直了身子。

    “李大哥你来时可是遇见了什么?是与我们家有关吗?你且说来听听。”温明阳见李茂神色有异,便开口向他问道。

    李茂皱着眉头想了想,叹了口气,“唉,我今日本来早就该到了的,只是我在途中遇见一个人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我今日的行程,今早从道上窜出来,拦下了我的车,他说”说着,李茂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抬眼打量了一眼车上的三人。

    “他说什么?”温明月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只当是个故事来听,催着李茂将话说完。

    “他说,他那里也有这鲜花饼,说是比你们家的味道更好,价格更便宜,让我到他那里去尝尝,所以我”话并未说完,接下来的事情,车上的三人也明白了,只怕是这小哥儿听了那人的话,去那人那里尝试了一下,这才耽误了好一段时间。

    说完之后,李茂心里有点忐忑,脸上也有些发烧。

    这事儿他做得有些不地道,温家对他不错,可他上午却还是跟着那拦车的人去看了货,不过,这也怪不得他。

    温家的糕点火起来之后不久,世面上便出现了一些仿制品,虽然味道和形状上是比不上温家的东西,但胜在便宜。

    酒楼最近的生意火爆,温家的糕点更是供不应求,可这些糕点数量有限,满足不了那么多人,程老板想多赚一些钱,便让李茂在市面上找找条件好的仿制品,去别人家定制一些,好满足酒楼的需求。

    “哼!这些人可真是!!”闻言,温明月火上心头,气哼哼地,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恨恨地拨弄着马车上的稻草,当成是那拦车的人。

    温明阳听此,心里也有些不舒坦。

    倒是温明珠,因为对这种事情的发生,早就有心理准备,所以也没有多生气。看着李茂对自家的态度依旧没什么变化,也猜到了他的这次查货,效果必定不怎么理想。

    果不其然,一小会儿的时间,李茂便自己道出了情况,“我跟着那人去看了他家的货,可货物却不够理想,他家的随比市面上一般的要好上几分,可与三位家里的东西比,还是差了一大截儿,不够端上我福来酒楼的桌上。”说着,这李茂的头微微抬起,似是十分地为他工作的酒楼而骄傲。

    闻言,温明月却是十分不给面子地哼了一声,末了,还对着李茂翻了个白眼儿。

    李茂见此,刚抬起的头又渐渐低下去,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道:“三位也别怪,这做生意的人,总是想多赚一些银子的,这”

    李茂的话还没有完,温明珠便笑笑打断他的话,“李大哥,没关系的,我们懂的,你也不必再与我们解释什么了,这件事情你告诉我们了,便说明你还当我们是朋友,我们不怪你。”

    温明阳虽说心里有点小疙瘩,但也对他笑着点了点头,从面上看,并没有什么不愉的神色。

    听见温明珠的话,李茂心里愈加愧疚了,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对马车上的三人说起镇上今日的情况。

    而通过李茂的话,车上的三人也进一步了解了自家的糕点在镇上的火热情况,当然,同样火热的,还有仿制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