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选定人2
    温家兄妹一大早就去了小香山采花,几人嬉闹到将近饭点才慢悠悠地打算回去,路过村里的粮坝时,偶然听到屋子里面有人提到明珠之类的字眼,便停了下来,打算听个究竟。

    “哼,我当那丫头为什么整日整日地往外面跑,原来是会她的情郎啊!”周来福的娘赵氏,一边剥着手中的干玉米,一边不屑地说道。

    “说是去镇上送东西,指不定是去干些什么呢!小小年纪的,不害臊!”一旁手里拿着耙子的妇人插嘴道。

    听着几个妇人的话,李秀娥忍不住为温明珠说了几句话。“你们这些嘴碎的!人家小姑娘就去镇上送个东西,你们就在背后这么编排人家?都是做娘的人了,不打听清楚就在背后瞎叨叨!”

    赵氏一听,心里不乐意了,把手上的玉米往篓子里一扔,开口道:“什么叫胡乱地编排?这可是那温家丫头的亲婶婶说的!说那丫头不害臊地在自家门口把定情信物给了那来送货的小子,人家可是亲眼所见!怎么就我们在背后编排了!”

    李秀娥闻言,撇了撇嘴,朝前面啐了一口,“呸!亲婶婶?那王氏配做人家亲婶婶吗?我看她是恨不得她侄女儿的名声都败了!定情信物?!交个东西就定情信物了?我看你赵氏前两天还把定情信物给了村口那赶车的老张了呢!?”说着,还朝着赵氏翻了个白眼儿。

    赵氏听着李秀娥的话,心里火起,猛地站起身来,指着李秀娥,“李寡”

    “咳咳!婶子们说什么呢?说得这么开心?”站在门口听了半天耳朵的温家兄妹几个慢悠悠地走近粮坝的屋子里。

    正在说人家坏话的时候,人正主儿进来了,这让赵氏准备发的火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瞬间消失,对着走过来的温家兄妹,满眼的尴尬。

    “呃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在和你们几个婶子唠些家常罢了”赵氏假笑了一下,有些不自在地说道。

    温家兄妹闻言,都没有说话,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啊!那什么婶子家里还有些事情,就不陪你们了啊,婶子先回家去了,有空你们兄妹几个到婶子家来玩。”说着,赵氏便收拾了地上自己的东西,背着背篓,快步地往家里去了。

    与赵氏一起的妇人见赵氏都走了,也就收拾东西跟着一起出去了。

    待人走后,温明珠笑眯眯地对着李秀娥施了礼,“谢谢婶子帮明珠说话了。”

    闻言,李秀娥翻了个白眼儿,“得了得了,你们这些小年轻滑头得很。不过还得谢谢你们,你们要是再晚些出来,那铁定又得跟那老虔婆吵一阵了。”

    “好了,婶子的活儿也做得差不多了,就不跟你们这些小年轻聊天了,婶子先回去了。”说着,李秀娥便拿着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

    “那婶子慢走。”温家兄妹异口同声地答道。

    李秀娥闻言,背着身子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

    用过饭后,温明珠随口地对母亲问道:“娘,你知道李婶婶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吗?”

    闻言,温母正在洗碗的手顿了顿,偏头疑惑地看了看身边的女儿,“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些来了?”

    “前些日子,我不是跟您提过吗?我想找人帮我们去小香山采花的,我看李婶婶为人很不错的,我想请她们一家帮我们采花,您看成吗?”温明珠答道。

    温母一边用毛巾擦手,一边低头想着。

    “恩李婶吗?她们一家还是不错的,我明日去问问她这事儿成不成,应该没问题。”温母觉得这主意或许可行,对着女儿答道。

    “那就辛苦娘了!”顿了一下,温明珠还是将今日在粮坝听到的事情告诉了温母,“娘”

    温母听见女儿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把手上的毛巾啪地一下扔在桌子上,嘀咕道:“哼!这王氏真是不消停!她铁定是记恨我今日拒绝了她到咱们家来学糕点的事情,才到处去说些有的没的。亏得你提前跟你父亲提过这事儿,不然依着你父亲那软耳朵的性子,铁定答应了那王氏的要求!”

    温明珠听见母亲的话,有些惊讶。

    与父亲的那一番话,本来只是打个预防针,没想到还真的起作用了!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糟心的人,明日我去一趟秀娥家,问问她这事成不成,时候不早了,你就收拾收拾去睡觉吧。不过,虽说那王氏是胡说的,你以后也少与那李茂来往,与他接见的事情,都让你哥哥去做好了,免得外面的人说闲话。”温母归置了一下碗筷,皱着眉对着女儿说道。

    温明珠点点头,“好吧,那娘,我先回房了。”

    温母摆摆手,示意她先去。

    一夜好眠之后,温母早早地就起身出了门,而温明珠起身之后,就带着背篓和镰刀,去了河边,割了一背篓的铁线草,拿回来后,坐在院子的葡萄架下,细细地打理着。

    铁线草顾名思义,长得就像一根根铁丝一样,只是这铁丝上面,多了几片绿叶子。这东西长得长,还结实,山里砍柴的人,有时候忘记带捆柴的绳子,就会在路边扯一把铁线草,当做绳子用。

    坐在葡萄架下的温明珠仔细地打理着手中的铁线草,将草上的绿叶一片片拔下来,放在木盆里细细地刷着,许些阳光透过葡萄叶子打在温明珠的脸上,一人一画,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咳咳!”温父拿着手上的书,念着念着,发现学生们都没了回声,转头一看,见学生们眼和心都不在自己这边,便咳嗽了一声,召回学生们的魂儿。

    院子里的少年们见自己的动作被发现了,赶紧正襟危坐,拿着手上的书,有模有样地摇头晃脑地读起来。

    “子曰”

    见学生们又开始读书了,温父放下手中的书,走到大女儿面前,“那个,明珠啊,你看,这天儿这么热,你把这些东西拿到屋子里去做吧,避避暑气。”

    你再在这里,这些学生都没办法好好念书了。

    温父有些无奈地想着。

    温明珠闻言,本来想说自己没关系的,可抬头见到自家父亲的表情,又改口道:“那好吧,我进去做。”

    温父的话,学生们自然也听见了,有学生哀嚎了一声,“啊!!不要啊!”

    本来这天儿就这么热了,看下明珠姐姐还能降降火气,先生竟然还让明珠姐姐进屋里去!先生太坏了!!

    闻言,温父立即回头瞪了那学生一眼,学生只好又委屈地拿着书本继续自己的功课。

    温明珠好笑地摇了摇头,端着地上的东西,去了自己的屋子,留下院子里一众学生的怨念。

    温明月一向是个爱睡懒觉的,等温明珠重新进了屋子里,她才刚醒来。

    “姐你在干什么呢?”温明月软软地支起自己的身子,打了个哈欠,见姐姐手里端了个大盆子,背后还背了一个背篓,有些迷糊地问道。

    “哟,懒猪舍得起床了啊?”将身上的东西放下,温明珠一边拍着自己身上的泥土,一边对着床上软踏踏的妹妹说道。

    温明月撇了撇嘴,“谁懒猪了啦!人家这是在长身体!长身体!”

    温明珠摇摇头,“行了行了,长身体的懒猪,娘给你留了早饭,您自己去厨房拿东西吃吧。”

    温明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却忽然爆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瞬间脸色爆红。

    偷偷瞄了下自家姐姐,见她似乎没有听到,便假意咳嗽了两声,板着一张脸,正经道:“咳咳,那我就先去吃饭了。”说着,爬下床,慢吞吞地穿衣服。

    “去吧去吧。”温明珠摆摆手,示意她快走。

    待温明月出了房间之后,温明珠才抬头嗤笑了一声,摇摇头,“这小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