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七夕七夕2
    第二天一早,春娟便到了温家,告诉温明珠她们,她娘同意她跟着温明珠她们去镇里了。

    “那好,我们一会儿再去河边那块儿弄一些铁线草回来。”温明珠对着春娟和小妹说道。

    本来做花冠一般都是用柳树枝做的,温家院子里也恰好种了一颗柳树,不过温明珠觉得,这柳树枝要是被扒光了,那光秃秃的,便不好看了,所以才选了铁线草做花冠。

    铁线草拿回来之后,三个女孩子就坐在一起洗洗刷刷,说些女子之间的话题,气氛也很松快。

    三人扎了一下午,才将花冠的雏形都扎起来,码了好大一堆在院子里,剩下的,就是等着七夕那天去插花在上面了,花得插新鲜的,不然就得腌掉了。

    “那明珠姐姐,我就先回去了,七夕那天我再过来,顺便送些新鲜的花过来。”

    温明珠点点头,“那好,你自己回家小心点啊,摘花的时候,多摘一些比较好看的花,能吃不能吃的都带回来!”

    春娟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过了两天,七夕节一早,春娟便和李婶婶一起,带着摘来的花到了温家。

    温明珠一打开门,看见李婶婶和春娟身后背了两个装满花的大背篓,赶紧让两人进来。

    “婶子,春娟妹妹,快进来!”

    李婶婶她们也实诚,这带来的花不止多,还很新鲜,这看着,像是今早才摘下来。

    “看这花,怕是今早才摘下来的吧,婶子和春娟妹妹辛苦了。”温明珠将李婶婶和春娟带到屋子里,倒了两杯茶水递给两人说道。

    “这有啥辛苦的,开了工钱自然就得做事了。”李婶婶不在意地回答道。

    这花确实是今早才摘下来的,为了赶上时间,今早天不亮李婶婶便带着女儿去了小香山。

    温明珠还有些哭笑不得。

    这花送得早了些,若是下午送过来,花冠保持的时间还能更长一点,正好晚上拿到镇上去卖。

    不过李婶婶她们也是好心,温明珠自然不可能说什么。

    “婶子,以后不用这么辛苦的,这做吃食用的花,就算腌一点也没关系的。”

    李婶婶点点头,“那好吧,这可是丫头你说的,到时候可别怪婶婶给你送了不新鲜的花了。”

    “好好,不会怪婶婶的。”温明珠笑着点点头。

    这花冠不急着扎,温明珠便让李婶婶到温母那里去找温母聊聊天,解解闷。

    李婶婶却是摇摇头道:“算了,你娘也忙着呢,哪儿有时间跟我聊天啊,婶子家里还有不少活儿没干呢,就先回去了,春娟这丫头就交给你了啊。”说着,李婶婶便站起身来,准备回家。

    “那好吧,婶子路上小心。”温明珠起身来送李婶婶,尔后有突然顿了顿,“婶子,今晚上我们恐怕会在镇上歇息一晚上,怕是不会回来了,您看”

    闻言,李婶婶摆了摆手,“去吧去吧,春娟也很久没有去镇上逛逛了。”

    自己已经很久都没让女儿去镇上逛逛了,今日便放她出去一会儿罢,几个孩子一起,应当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刚摘下来的铁线草有些刺手,但是处理之后,便变得光滑了,摸上去冰冰凉凉的,微微闪着琥珀色的光芒,看着煞是喜人。

    昨日走时,温明珠还特意嘱咐过春娟,告诉她能吃的不能吃的花都带回来。没想到春娟的领悟力还挺高的,带回来的不止有花,还有各色不知名的好看的草木。

    “我说哥哥,你这花冠上面全扎草干什么?花冠花冠!你倒是弄些花在上面啊!”正在扎花的温明珠眼睛一撇,看到自家哥哥手上的“花冠”,忍不住出声道。

    三个人赶工这么多花冠肯定是做不完的,于是温明阳也被抓了壮丁,被拉来扎花冠。

    温明阳闻言,把自己手上的“花冠”拿起来比划道:“怎么了?不是挺好看的吗?”

    “你对好看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吗?都说了,扎的是花冠!你看看你手上的绿帽子,全绿色,一点红都没有!你这个哪个姑娘会买?”见自家哥哥还自我感觉良好,温明月毫不犹豫地开口滑稽他。

    本来温明阳还挺满意自己手上的作品,但听到"绿帽子"三个字,又默默地把头上的东西拿下来。

    “那怎么办?这个东西就拆了吗?”温明阳拿着手上的绿帽子一脸无辜地看着两个妹妹。

    温明珠看了看哥哥手上的绿帽子,伸手接了过来。

    “拆了挺可惜的,插点其他的东西上去应该还能用。”说着,便开始动手在地上的一对材料里面找能用的东西。

    不一会儿,刚才的绿帽子在温明珠的手上,便成了一个主调是淡紫色的花冠。

    “呐,你们看,这样应该就可以用了吧。”温明珠将手上插好的花冠递给身旁看。

    春娟接过花冠,皱着眉道:“就算是这样,也不会有姑娘来买这个吧我看还是算了吧,重新再扎一个好了。”说着,就要把手上这个花冠给扔到一边。

    眼见着自己扎了半天的劳动成果就要被扔了,温明阳赶紧拦下春娟。

    “诶!春娟妹妹,别扔别扔!”

    只是伸手夺下花环的时候,温明阳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春娟,惹得春娟好一阵脸红,只是温明阳倒是没有注意到。

    “这扔了多可惜啊,这姑娘不买,不是还可以卖给镇上的小伙子吗?跟你们手上做的,不是可以凑成一对卖吗?”温明阳继续认真地说道。“再说了,若是卖给男子的花冠,这要是满头都是花,那戴上不是惹人笑话吗?”

    温明珠闻言,眼睛一亮。

    对啊!这七夕节在这里本就是男女互相表达爱意的时候,晚上镇上肯定会有很多成双成对的男女来逛街,若是能弄出一个情侣花环的噱头,必定会赢得许多年轻男女的青睐。

    “哥哥说得对!我们做的花环可以成双成对地配着来!”

    其余的两人听此,皆是有些兴奋地点头。

    “那哥哥和明月就负责做男子的花冠,我和春娟就负责做女子的。”思路一定好,温明珠就麻溜地开始分配任务。

    温明月还有些不服气。

    “姐!为什么我要做男子的花冠啊?”说着,温明月将自己手上得意的作品举起来,“你看,我的花冠扎地多好看啊!?它应该是女子戴的嘛!”

    春娟听着,以为小姑娘不高兴了,便想着自己去做男子的花冠,让温明月来做女子的,可一看到温明月手上的花冠,就把要说出的话给憋回去了。

    温明月的花冠怎么说呢花是有了可为什么?看着就那么俗气?

    同样的,温明阳自然也看到了小妹的花冠。

    “你还说我呢!你看看你自己的!那扎得可真丑啊!你当捆柴呢?一把花一把花往里面塞?”刚被嘲笑了的温明阳立即抓住机会反击回去。

    “你!”温明月张口就想反驳,可余光看到自家姐姐和春娟手上的花冠时,顿时哑声。

    怎么都是一样的花,姐姐和春娟的花冠扎出来就比自己的好看呢!?

    温明月沮丧地想着。

    见小妹有些闷闷不乐,温明珠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这花的配色也是有讲究的,等这次七夕过了之后,回头我教你怎么插花,你习得好,那明年我们若是做花冠,就让你来做女子的花冠成不?”

    温明月依旧有些郁闷,却仍是点头道:“那好吧,那回头记得教我呀!”

    “好!”温明珠笑眯眯地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