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七夕七夕5
    声音的主人显然是这个翠衣丫鬟的主人。

    来人头戴金钗,十五六岁的年纪,柳眉杏眼,略施粉黛,使她看起来分外出挑。只是微抬起的下巴和两颊稍高的颌骨,让她看起来有些刻薄。

    “小姐,你看这些村姑!她们一点都不尊重小姐!奴婢刚刚叫她们还不理人,还推奴婢!”红秀见自家主子来了,仿佛就找到了主心骨,冲上去就是一通噼里啪啦的告状,丝毫没有顾及当事人就在她面前。

    “几位姑娘这样做有些不妥吧?红秀这丫头虽说有些莽撞冲撞了几位,可也用不着几位姑娘动手替我教训丫鬟吧?”李璃看了一眼红秀,皱着眉头冷言道。

    红秀平日里是个什么德行,李璃当然是清楚的,再加上她就在自家丫鬟的后面,事情是怎样的,她也自是看得清清楚楚,只是,那又怎样?几个乡下丫头罢了,难道还要为了她们让自己给她们赔礼不成?

    温明月见这两人来得莫名其妙,又语出不善,瞪着眼睛,指着对面两人便要跳脚,“什么玩”

    只是,话才起了个头,便被身边的春娟拉住。

    温明月莫名回头看了一下春娟,见春娟脸色有些苍白地对她摇了摇头,顿时心里气闷。

    刚只是听声音,并没有听出来是谁,如今回头仔细看这小姐,春娟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这对自己一行冷言相向的小姐不是别人,正是镇上的富商,李员外李振山的家的大小姐,李璃。春娟曾经跟随母亲李秀娥去过这家做活,见过这大小姐一面,所以认得她。

    这李家势大,自己这些人只是平民老百姓,若是得罪了这大小姐,指不定以后会遇到什么呢,春娟思及此,才出手拉住了温明月。

    春娟的动作对面站着的李璃主仆二人自是看得清楚,李璃眼带讽刺地看着眼前的几人。

    只是,温明月哪里是春娟能控制得住的,看了她一眼,转头就发作。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家爹妈就教你们见人就村姑村姑地喊?穿得是人模狗样的,就是不会说人话是不是?”温明月撒开春娟的手,指着对面的主仆大骂道。

    听这话,李璃看向面前跳脚的温明月眼神一冷。

    红秀则是上前一步,嘴里骂道:“哟,你们这些乡下来的小蹄子还反了天了!?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得罪了我们家小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说着便伸手,打算推对面的春娟。

    这要说离她最近的,可不是春娟,而是温明月,可这小姑娘虽说是年纪小,可看着不是个可欺负的主,那边站着的一直没说话的又离了太远,红秀脑子里面转了一下,便挑了看起来最软的春娟下手。

    可这人,也不是红秀说推就能推到的。

    温明月看着面前伸过来的手,一把抓住,又因她身子比红秀矮一些,扯得红秀又一个踉跄。

    “喂!你干什么呢?撅个蹄子出来还想动手不成?”温明月恼怒地说道。

    而被她拉着双手的红秀整个人躬着身子,屁股朝着自家小姐,整个人显得十分滑稽,引得路过的人纷纷嗤笑。

    红秀听着笑声,心里恼怒,瞪着面前的温明月,用力扯了扯自己的双手,却没有扯动,顿时心里更气了。

    这缘树下面来往的可有不少是这李家小姐的熟人,因这李小姐平日里清高得很,与她不对付的富家小姐可多了,因红秀这副样子,引得许多家小姐的嗤笑,她觉得面上无光,便对着红秀呵斥道:“红秀,你还在干什么?还不快起身!?这像什么样子?”

    这李小姐站在一旁,只知道红秀被一个小姑娘给拉住了,哪里知道面前的小姑娘有一把子诡异的力气。这哪里是红秀不想起来,是她起不来!

    红秀有些欲哭无泪地转头看着自家小姐,“小姐”

    这红秀长相上可不出众,身材还有些臃肿,现在做这表情,整个人变得更好笑了。

    这李小姐见自家丫鬟这个样子,整个人更气了,上前便想把自家的丫鬟拽起来,刚踏出去一步,便听到旁边有人嗤笑。

    “哟!翠枝啊,来来来,我们看看这路边撅着屁股的是谁啊?”

    一道有些讽刺的声音传来,听见脚步声,李璃的脚步顿时便停下来,侧身一看,发现说话的人是一红衣的女子,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平日里和自己极其不对付的女子,王雨儿。

    王雨儿带着自家丫鬟,凑到红秀的身边,装模作样地观察了一下,又立马转身表情夸张地对着自家丫鬟道:“哎呀!这可真是的,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李家姐姐”说着,话头故意一顿。

    见身边的李璃对自己怒目而视,才又慢悠悠地接道:“的丫鬟,红秀啊!”

    李璃哼了一声,看也没看王雨儿,“哦,原来是王家妹妹啊,今日可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这出个门,怎么净遇到些瘟神。”李璃与王雨儿是早就撕破脸了的人,话语之间,可没有丝毫温和。

    王雨儿听见李璃骂她,也不在意,转头对着身边的丫鬟道:“翠枝啊,你可看着,这李家姐姐还真是关心自家的丫鬟,定是瞧着红秀这丫头长得虎背熊腰的,教了她瘦身的法子!瞧瞧她这屁股撅地浑圆,多有意思啊!”

    见自家小姐又跟李家的小姐杠起来了,翠枝也煞有其事地围着红秀装模作样地观察了一圈,认真道:“可是小姐!李小姐家的瘦身法子也太丑了!翠枝才不要学呢!”说着,翠枝又对着自家小姐摇了摇头。

    王雨儿见丫鬟上道,睨了李璃一眼,笑得花枝乱颤。

    李璃听了翠枝的语言,自是知道这主仆二人是在嘲笑她,却又不能对着她二人做什么,只得回头对着红秀撒气,一脚踢在红秀的屁股上,怒道:“你这丫头!还撅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起来!”

    这一脚下去,李璃可没留力气,踢得红秀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使劲儿扯了扯自己的双手,却还是没扯出来,急得龇牙咧嘴的。

    温明珠在一旁,见差不多了,若再拉着不放,这小姐就要把气撒在她们这边了,便假意咳嗽了一声,对着小妹道:“咳!小妹,快放开这位姑娘!”

    听见自家姐姐的声音,温明月才松开一直紧攥着的手,末了还对着红秀哼了一声。

    那红秀终于被松开了,看了眼自己被攥地有些红肿的手,恨恨地看着温明月,指着温明月,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

    温明月见这人不长记性,又用手指她们,挥手啪地一下把红秀的手打掉。

    “我我我,我怎么了我!”说完,又瞪了红秀一眼。

    红秀被打得吃痛,手一下就缩回来了,见自己手指上又是红彤彤一片,怨恨地看着温明月,却又不敢再伸手了,整个人畏畏缩缩的,引得旁边的王雨儿主仆二人又是一阵嗤笑。

    李璃见状,又瞪了红秀一眼,转身就要走,却又被温明珠叫住。

    “咦?这位小姐这就走了?你叫我们还没说是什么事儿呢?”温明珠见这两人要走,又带些笑意地将她们叫住。

    按理说,受了这么大的气,不论是什么事情,两人都不会再回头了,可那李家小姐偏生又忍住脾气回来了,倒叫温明珠几人好生奇怪。

    “我想买你的花环!”走回来的李璃,僵着脸,冷声对着温明珠说道。

    本来温明珠也就随便问问,谁知道这人真的就回来了,听是要买东西的,便回道:“不好意思,花环都已经卖完了。”

    李璃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温明珠头上的花环,那意思不言而喻。

    红秀自然也看懂了自家小姐的意思,便嚷道:“哪里都卖完了?你头上不还有吗?”

    温明月一听,白了她们一眼,“这是我们给自己做的东西,不卖!”

    温明珠她们为自己做的花环,无论是颜色还是款式都是有别于其他花环的,比起其他的花环,更胜一筹。

    那李璃虽说是听见了温明珠的话,却固执地盯着温明珠头上的花冠不说话,摆明了就是你不卖,我就不走了!

    见这两人脸皮如此之厚,温明月急了,“不都说了吗”

    “卖啊!当然卖!”温明珠截下小妹的话,粲然一笑。

    温明月听见姐姐的话,愣了一下。

    李璃闻言脸色一喜,还没高兴多久,却又听她说道:“这做生意嘛,既然小姐喜欢这花环,那就卖给小姐好了,十两一个!”

    说完,温明珠便摘下自己头上的花环,笑意盈盈地递给李璃。

    李璃:

    红秀听了价格,立马惊呼:“你这是抢啊!一个花环,你竟然要十两!”

    温明珠听了也不说话,手上的动作也不收。

    你不是非要买吗?那我就卖给你好了,就看收不收了。

    若是放在平时,这么明显的讹诈,李璃肯定是转身便走了,可现在

    李璃看了眼旁边站着笑盈盈的王雨儿,咬咬牙。算了,可不能让这王雨儿看了笑话,十两就十两,若是今晚上的乞巧会赢了,这十两算什么!

    这样想着,李璃便对着红秀冷言道:“红秀,拿十两银子出来。”

    红秀闻言一惊,惊呼道:“小姐!”

    李璃瞪了她一眼,“喊什么,不是让你拿十两银子出来吗?”

    被瞪了一眼,红秀自然不敢再拂了自家小姐的意,只好不情不愿地拿了十两银子出来,递给春娟,“喏,十两银子。”

    春娟木木地接过银子,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