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七夕七夕11
    这会儿温明珠与春娟也终于从人群中挤出来了。

    “明月,你有没有伤到哪里?”温明珠急急忙忙走到小妹身边问道。

    本以为只是个热闹一些的活动,没想到竟出了这样一些大的事故,她在一旁看着小妹在场中被人围攻的样子,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早就已经后悔让小妹去参加这样的活动,满心的自责。

    温明月摇了摇头。

    “姐,我没事,你不要担心了。”说完还蹦了两下,以证明自己没受伤。

    见到小妹除了脸上和衣服沾了些灰,似乎也没受伤的样子,温明珠的心终于是落了下去。

    几人扎堆说话的时间,其余手上还有朱果的人也都回到了看台的一方。

    其实温明月拉回来的编织筐里已经包含了朱果的大部分,就算后来的那些人将果子全部投进李璃的编织筐里,王雨儿也依旧稳坐第一,再说了,剩下的人之中,大部分也并非李家人。

    果然,所有的朱果都投完之后,王雨儿编织筐里的朱果是李璃的数倍,而李璃的编织筐里,只有薄薄的一层而已。

    看着身边王雨儿对自己投来嘲讽的目光,李璃脸上的表情格外地扭曲,手上的指甲已经陷入自己的肉中。

    “裁判!这不公平!”见到自家小姐的脸色,红秀心中暗叫不好,可这会儿少爷已经回去了,府上的人也都倒了大半,没办法为自家小姐撑腰,只能靠自己想办法了。

    袁善见又是这不要脸的丫鬟,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心中火气憋不住了,怒喝道:“这当然不公平!你看看你们来了多少人?一半都是你们的人,还怎么公平?”

    红秀被袁善的反应吓了一跳,暗自吞了一口口水,但想到自家小姐的脾气,依旧梗着脖子嚷道:“那怎么了!人老丁都说了,我们没有违反规则,可你们的人在场上将篮子都拉走了,我们还抢什么抢?你们这不就等于作弊吗?!这不公平!”

    在场的人都暗骂这人不要脸,你还有脸喊不公平?

    而李璃则是闭着眼睛不说话,明显是支持自家丫鬟的。

    袁善都被这丫鬟给气笑了。

    “哦?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众人的眼光皆望向红秀。

    红秀缩了缩脖子,见自家小姐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又鼓起勇气道:“当然重新赛一场了。”红秀越说越觉得理所当然,“既然这投票不公平,那就应该再投一场!”

    “噗。”

    在场的人不知道是谁嗤笑了一声,紧接着众人像听到什么信号一样,接连发出这样的声音,红秀被臊得满脸通红。

    “怎么,难道李小姐也认为我们应该重新再赛一场?”袁善笑完之后,面带讽刺地看向李璃问道。

    李璃脸色冰冷,正欲张口说话,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

    “咳咳!”

    见这结果出来了,老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也不准备再数朱果的数量了。这结果已经很明显了,若是再装模作样地数一数,那无疑是在输的那一位伤口上撒盐。

    “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今年的凌波仙子,便是王雨儿姑娘!”

    听见老丁的声音,李璃冷笑了一声,直接转身走了,留下红秀一人在后面大声喊叫着追着自家小姐。

    见李璃走了,场下的人也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皆是为今年的仙子呐喊。

    “王雨儿!王雨儿!”

    观众们呐喊着,也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句。

    “为什么非得叫凌波仙子啊?咱们王雨儿姑娘,应该叫彤霞仙子!”

    众人闻言,静默了一瞬间,忽然就爆发出更大的声音。

    “彤霞!彤霞!”

    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在呐喊,这其中,最起劲的,赫然是温明月与袁善,这两人吼得是满脸通红,完全是两个脑残粉的形象。

    老丁见这些人来劲儿了,抽了抽嘴角,倒也随了他们。

    彤霞就彤霞吧,爱怎么叫怎么叫!

    “好了好了!大家安静一会儿!我们先把奖品发给我们的彤霞仙子!”说完,就有小厮将今年的奖品拿上台,由老丁交给王雨儿。

    王雨儿笑着接过奖品之后,对着老丁道了谢。

    本以为这场乞巧会就结束了,却没想到,王雨儿却突然叫来了自家丫鬟上台,与她耳语了几句,又从奖品里面拿出一个布包递给她。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王雨儿对她家丫鬟到底说了些什么。

    翠枝听完自家小姐的话,有些惊讶,却还是对着自家小姐点点头。

    待翠枝走后,王雨儿清了清喉咙,对着台下的众人大声道:“今日!我王雨儿得到这第一名的位置,大家都为我王雨儿出了力!王雨儿谢谢大家的厚爱!”说完,对着台下鞠了一躬。

    台下的人见此,心里越发喜欢今年的仙子,场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为了感谢大家的出力,我王雨儿决定给大家一场惊喜!请大家稍等片刻!”待掌声稍小时,王雨儿接着说道。

    此言一出,台下的人皆是眼睛一亮。

    袁善大声回道:“好!好!好!”

    连续三个好字出来,身边的人都是戏谑地看着他,他却毫无知觉,双眼只盯着台上的王雨儿。

    这回王雨儿想不注意到他都不行了,便对他粲然一笑。

    这一笑,袁善更激动了,脑子都有些迷糊了。

    不久之后,翠枝就回来了,可这一回回来的却不止她一人,身边跟了两三个小伙,他们手上还各自带了一个麻袋。

    王雨儿见此也是疑惑,等翠枝上台之后便小声地问她,“翠枝,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多?”

    听见自家小姐的问话,翠枝便在她耳边回道:“小姐我刚刚在路上遇到表少爷了,表少爷说了,既然您想发就发个尽兴,多拿几百两银子出来让您发个高兴!表少爷还说了,这些银子都找他报销就好,让您放心玩儿!”

    闻言,王雨儿眼睛一亮,开心地跳了起来,脸上的兴奋瞒都瞒不住。

    原来这王雨儿给大家的惊喜,便是将这奖品中的一百两银子都兑换成铜钱,都发给在场的人。虽说可能各人分到的钱可能并不多,可也是一个心意,她王雨儿也不缺这点钱,图个高兴罢了。

    可翠枝在去的路上遇到了王雨儿的堂兄王进,王进问明缘由之后,便带着翠枝去了王家的钱庄,兑换了铜钱,还添加了些银子在里面。若不是王进帮忙,翠枝一个人也不一定能这么快凑到这么多铜钱。

    王雨儿让拿着钱袋子的几个小伙子分别走到台上的一角,打开袋子,从袋子里面抱出一捧铜钱,准备着。

    台下的人见这动作,也不用王雨儿解释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皆是兴奋地往台前涌动。

    王雨儿见此,大声叫道:“大家别挤!我会让他们把铜钱撒远一点!大家不用都堆在台前!先把孩子都照顾好,放在一边,别伤着自家孩子了!”

    台下的人闻言,也听话地不再往前面涌动了,抱着孩子的妇女也将孩子放在一边,嘱咐他们不要乱跑。

    见场下的人都准备得差不多了,王雨儿抬手作了一个手势,众人屏住呼吸,皆是一脸沉重。

    “开始!!”

    随着王雨儿一声令下,台上的小伙子们开始卖力地将自己手上的零钱撒出去。

    落地的铜钱,发出"哗啦啦"清脆的响声。

    “哇!快捡快捡!发财了!”

    “握草!老丁你怎么也在!”

    “我怎么就不能在了!仙子发钱,哪条有规定我老丁不能来抢了”

    台下的人抢得热火朝天,却难得都没有发生矛盾,这毕竟是白来的钱,捡到了就算是自己的,捡不到也是命,大家的心态倒是都是蛮好的。

    王雨儿兴奋地指挥着,起劲儿了自己也跑到麻袋里拿一些钱撒出来,毕竟撒钱这事儿,做起来,不!要!太!爽!

    “小李,那边撒一点!还有那边!”王雨儿开心地大叫着。

    场下是满场的欢声笑语,而站在一旁的孩子也开心地为自家的大人呐喊,有时也能在边缘捡到一两个铜板,即便如此,却也都听话地在自家大人划定的区域里活动,不到场中去。

    值得肯定的是,有一些看起来家境不太好的人家来捡时,周围的人也都不去和他们争抢,像是达成了一种默契一般。

    直到台上的钱都发完,会场的气氛都没有消逝的意思,依旧是火热一片。

    温明珠也抢到一些铜板,这感觉像是得到了仙女的祝福一样,心情分外的好。

    这王雨儿真有意思,估摸着她怕是历年以来最受欢迎的仙子了吧?当然,也是最大方的仙子了。

    温明珠想着,好笑地摇了摇头。

    “钱都给大家发完了!我这就回家了,今日我很开心,谢谢大家了!”王雨儿见麻袋的铜钱都已经撒完了,便准备告别会场的人了。

    台下的人又是一阵呐喊。

    王雨儿不知道的是,她的这一举动,像是开创了一个先河一样,在这之后,若是乞巧会上富贵人家的小姐得了这第一名,都会将银子换成铜钱,撒给在场的人,这之后的人都形成了一个这样的默契。

    王雨儿见此也是笑眯了眼睛,也没再说话,带着自己的人从后台离开,走时,还特地朝温明珠她们所站的一方挥了挥手。

    台下的人见主角都走了,也各自散开,这会儿的时间也不早了,几乎都是和自己的同伴携手回家,当然,他们的话题,也几乎都离不开今天晚上的仙子。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没有离开,行进的目的地,也都是同一个地方,这群人,就是下过注的人,这其中,就有温明珠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