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得器材1
    原来这朱轶前一段时间在吃饭的时候,偶遇到那店家来了许多收保护费的流氓,朱轶看不过那些流氓欺负那家店里面弱小的父女,便出手帮了那店家一把,把那些流氓给打跑了。

    他在吃完饭之后本欲离开,可那店家感激他,便请他在那店里多住几日,当然,也是怕那些流氓在他走后又来骚扰自家,便请他等到看完了那乞巧盛会之后再离开,他推辞不过也就应了那店家的要求。

    哪知道那看似善良的父女竟然是一对狼心狗肺之人!

    朱轶在乞巧会那晚,吃下了那女孩儿送来的饭菜之后,便觉得头昏脑涨,他到底不是真的痴傻,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自己这是被人暗算了。

    可他刚准备走,便见那店家领来了一群彪形大汉赌在房间的门口,那店家是满脸的谄媚,一看就知道他与这群人有些不可见人的勾当。

    这群人就是赌坊的人,那群地痞流氓就是属于这件赌坊门下的,自己的人被打了之后,他们自然想报复回来,可朱轶这人武功高,他们怕自己拿不下他,便串通这家店的老板,对他许以重金,让他在朱轶的饭菜里下药。

    那老板抵不过那金钱的诱惑,便答应帮他们下药。

    于是就出现了朱轶被堵在房门的这一幕。

    可朱轶这人倒也真是勇猛,虽说是被下了药,可他愣是凭着自己的毅力,闯出了那群人的包围,虽然自己也受了些小伤,可到底问题不大。他拼着最后的意识,从窗外翻进了这间房,在用自己的衣物锁住柜门之后,便陷入了黑暗,真正地听天由命了。

    那为什么是温明珠她们的房间呢?

    主要是因为他当时见这房间里的人正好离开,想着应该不会那么快回来,于是就选定了这间房。

    再加上,几个姑娘家,到底是会心软的,不似一般男子那样铁石心肠。

    不得不说,朱轶考虑地还挺周全。

    听他原本也是因为打抱不平被陷害的,温明珠她们三人也有些心软了。

    “这位朱公子,现在怕是已经饿了吧,我们带了些早点回来,若是不嫌弃,就请用了吧。”温明珠温声说道。

    朱轶本想拒绝,但话还没出口,便听到自己那不争气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瞬间,脸色爆红。

    其余的三人也发出笑声。

    “公子,吃吧。”

    朱轶若再推辞,就显得自己矫情了,于是便笑了笑,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吃完之后,三人还建议他去梳洗一下,朱轶也没拒绝。

    待他从小隔间里面重新出来之后,房中的三人皆是眼前一亮。

    梳洗之后果然不同,这朱轶年纪不过二十左右,剑眉星眸,长得一张俊脸,皮肤是健康的蜜色,抿着一张薄唇,拿着佩剑,端是一个俊秀的少侠。就算是身上的白衣破损,也未损他的风采,倒还添了几分英气。

    朱轶的脸色有些微红。

    他也知道自己的长相其实招眼,可这么被几个姑娘打量着可是头一回,不过好在,她们的眼光只是欣赏,并未惹他心中厌烦。

    “昨夜的事情真得多谢三位姑娘,若不是三位姑娘收留朱某,只怕朱某现在已经横死街头了。”朱轶再次真诚地对房中的三人道谢。

    温明珠摇摇头,“不必如此,我们曾见过你一面,因看你不似什么坏人才帮你一把,希望公子以后提高警惕,切莫再随意相信旁人。”

    朱轶点点头,将眼前女子的告诫放在心上,自己这次确实是阴沟里翻船,是该长长记性。

    几番交谈之后,朱轶便准备离开,他的行李还在那家店里面,里面有些东西必须拿回来。现在他已然恢复精力,也不怕有人来找他报复了,若真有人来,那还真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想到围堵自己的那些人,朱轶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那些人,自己绝不会放过!

    “公子一会儿出门的时候小心一点,昨日并未有人知道我们将你藏于屋中。”在朱轶大大咧咧地想要直接出门的时候,温明珠赶紧叫住他。

    笑话,他这样出去,外面的人不是都看见了吗?这不明摆着她们昨晚是将他给藏起来了吗?

    朱轶闻言,正要打开门的手一顿,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忽地,他又停住了,像想起什么似的。

    随后,便见他从腰上摘下一枚玉佩,朝温明珠道,“三位姑娘救了朱某一命,朱某也没什么东西可以用来回馈三位的,这一枚玉佩是在下的贴身之物,日后三位遇到什么难事,可凭着这玉佩到京城镇国将军府上去找镇国将军,他会帮姑娘解决姑娘的困难。”说着,他便将玉佩递给温明珠。

    温明珠接过这枚玉佩,有些惊疑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那么,公子是”

    朱轶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镇国将军朱淮,恩他是我爹”

    三人听他说完,都有些目瞪口呆。

    好家伙,这将军之子差一点就在这乡村角落里被咔嚓掉了,这要真落在赌坊那群人手里,那可真是死得太不值当了!!

    “那朱某便告辞了。”说着,他便挪到窗口边,纵身跳了出去。

    温明珠见此,脸皮扯了一下。

    自己只是让他避着点人走而已,大白天的,跳什么窗啊!幸好现在的时间还早,外面没什么人不然被人看见了,那不是更奇怪了吗!?

    “姐,我们现在回家吗?”温明月朝她姐姐问道。

    “不忙,我们先去那瓷器店看看那店开没开。”温明珠摇摇头说道。

    前一段时间,温明珠去过自己定做瓷器的地方,本来说好的两天后就来拿货,可到了时间去那家店的时候,它却紧闭着店门。没办法,她与小妹只好无功而返。

    不过过了这么些天了,那家店应该开门了吧

    三人走了许久才到那瓷器店,见那店门是大开的,便快步走了进去。

    “诶,那位大哥,你还记得我们吗?”温明珠见柜台后站着上回见的那个伙计,出声问道。

    那伙计听见有人叫,立马抬头,见是上回来定瓷器的那两个姑娘,顿时眼前一亮,兴奋地大叫,“掌柜的!掌柜的!那姑娘来了!你快出来!”

    其他三人见他兴奋的样子,一头雾水。

    不过片刻,便有一个身材中等,带着些儒雅气质的中年人从铺子的内屋走出来。

    一边走还一边抱怨着,“你这小子,鬼吼鬼叫个什么劲儿?”

    “呐,您看,您让我留意的那位姑娘来了。”伙计快步跑到自家掌柜面前,指着温明珠一行人道。

    那掌柜这才注意到店里面的另外三人,连忙走上前,“哎呀,三位姑娘,幸会幸会,在下有些事情想与几位说,先请几位到里面来详谈。”说着,便撩起帘子,示意三人进去。

    三人面面相觑。

    “走吧,进去听听这掌柜的要说些什么。”温明珠说道。

    随后,她们便随着那掌柜进了内屋。

    待三人一坐下,那掌柜的就开口道,“上次的事情,多谢几位姑娘的提醒了,若不是姑娘的提点,在下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银钱呢!”掌柜的认真地对着温明珠三人说道,想起上次的事情,还一脸的唏嘘。

    可他自顾自地说,对面的三人还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咳掌柜的,我们今日来是来取自己定做的那瓷器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温明珠看着他,满脸的不解。

    那掌柜一笑,“姑娘有所不知”

    原是那掌柜的前段时间,因为生意惨淡,道听途说,听说最近有一批十分珍贵的瓷器要路过水镇,他便动了些心思,寻思着买上一些来当个镇店之宝,搞个噱头,来吸引顾客。

    他是找了好些关系,才打听到那瓷器在谁的手中,又托了些朋友,才与那人搭上线。

    上一回温明珠来的时候,正是那瓷器的卖家带着自己的宝贝来给他看货的时候,他见那瓷器晶莹剔透,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新物种,便想买下来。

    却不料那卖家狮子开口,那两件东西竟要价五千两白银!

    正在他思虑着咬咬牙买下来的时候,自家店里的伙计就进来告诉他温明珠提醒他的那些话。

    他也生了疑虑,面上却不动声色,让那卖家给他几日时间考虑一下。

    那两人当时可能也觉得这银子已经是到手的鸭子了,也就没为难掌柜,答应给他几日时间。

    待他们走后,掌柜的就关了店铺,开始四处打听,想知道有没有人见过这种瓷器。

    经过多方探听,最后在一个刚从海口回来的海手那里听到了真相。

    那海手告诉掌柜的,那两人给他看的,并不是什么瓷器,而是从海外带回来的廉价物品,虽说从海外带回来的东西价格翻了几十倍,可这东西在那地方实在太便宜了,就算翻了几十倍的价格也就顶破天了十两银子一个。

    这还是那种造型独特的东西,要是锅碗瓶子这些东西,就更便宜了!

    在海口边这些东西只要稍微富裕一些的人家都会有几个,也就是水镇这边离海口那地儿远了些,才会觉得稀奇。这些东西流入水镇的还少,但也不是没有,这掌柜的也是被人下了套,才会觉得这东西如此珍贵。

    经由这件事,他还看清了一些人的真面目,有些东西,不单单只用银子来衡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