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玉来5
    “公子,我们这会儿去哪儿啊?您才刚醒,不好好休息一下吗?”竹香一面快步跟上前面大步而走的自家公子,一面问道。

    “去客栈。”叶玉珩头也不回地说道。

    竹香一顿,去客栈干嘛?哪个客栈?

    一晃眼的功夫,叶玉珩又走了老远,竹香赶紧跟上。

    “掌柜,前两天的那几位姑娘还住这儿吗?”叶玉珩一到客栈,便伸手拉住那柜台的掌柜问道。

    那掌柜被扯住,不耐地抬眼,见是叶家的大公子,立即变了一副面孔。

    “是叶大公子啊,您问谁?”

    叶玉珩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就是前两日的那三位姑娘。”

    那掌柜恍然,似才想起这事儿一样,暧昧地对着柜台前的人挤挤眼,“没有啊,那三位姑娘第二天一早就退房了。”

    叶玉珩闻言,有些失望地垂下眼,松开掌柜的衣袖,有些勉强笑了一声,对着掌柜道了谢,便出了客栈。

    他走得快,竹香在后面追了许久才追上,一见那客栈的名字,就反应过来,自家公子到这儿来是干嘛的了。

    “嗬,公子,您干嘛走那么快啊,您是想找温姑娘吧?”竹香一边喘气,一边对叶玉珩问道。

    叶玉珩听此,只看了他一眼,没有否认他所说的话,竹香又继续道,“您也不想想,人温姑娘肯定是进城来看这乞巧会的,那乞巧会如今都结束两天了,人还在这儿才怪呢”

    叶玉珩闻言,转头定定地看了竹香一会儿,片刻后,开口道:“竹香。”

    “恩?”听见喊声,竹香纳闷地抬头。

    “你去打听打听明”

    他忽地顿了一下,吞下口中即将出口的话。

    “温姑娘如今的住处,再找几个人,安排在她身边,看看她平日里跟哪些人有来往。”叶玉珩凑近竹香的耳边轻声说道。

    竹香闻言,目光诡异地看着自家公子,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公子啊”

    “恩?”

    “您这样不好吧?您这不是监视人家温姑娘吗?”

    “没什么不好的,让你去你就去!”叶玉珩脸上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可是可是”竹香抬头,小心地看了一眼自家公子的脸色,见他没什么生气的样子,便壮着胆子开口继续道:“可是竹香觉得那温姑娘好像不怎么喜欢您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眼见自家公子的脸色逐渐变黑,吓得他一抖,立即改口道:“竹香刚刚是说着玩儿,开玩笑的,您放心,竹香一定把这件事儿办妥!”

    叶玉珩听此,脸色这才好转一点,但也只是一点而已。

    “小姐,您快看!”正和李璃从首饰店里面出来的红秀突然精神抖擞,一脸激动地拉着旁边自家小姐的手喊道。

    这丫头的手劲使得有些大,扯得李璃一个踉跄。

    啪!

    李璃瞪眼,一手打在红秀的手上,红秀的手背顿时绯红一片,“看什么看这是在大街上,规矩一点!”

    红秀飞快地缩回手,有些委屈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李璃。

    “看什么?你不快说?”李璃挑眉,不耐地看着她。

    红秀闻言,也没心思记恨她家小姐,又激动地指向那街边的一角,“您快看那里,那边的叶公子!”

    “哪儿?”

    “就是那儿!穿白色衣服的那一位。”红秀焦急地说道。

    李璃这才看到那边站着的人,但却只是背影,并未看到此人长什么样。

    “他怎么了?有什么好看的?”李璃不在意地说道,抬脚便准备离开。

    那红秀却急了,忙扯住她,“不是不是,您看看那边叶公子身边那小厮!”

    李璃再次被她扯住,不耐地甩开她的手,眉头紧蹙,“人小厮有什么好看的?你这丫头,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见她有些不耐烦了,红秀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小姐那小厮就是上回给您送荷包的那个”

    李璃闻言,愣了一下,这才定眼认真地看那街边的男子,却恰好看到叶玉珩转身过来,瞬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叶玉珩今日身着一身白色衣袍,领口上绣着黑色的花纹,头戴玉冠,腰间坠着一枚镂空的玉佩,脸部深邃的线条和挺拔的身姿,让他整个人显得俊秀不已。

    “小姐小姐叶公子过来了!”红秀在自家小姐的耳边,略微激动地小声喊道。

    那李璃却并未回她的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过来的人,胸口的小鹿乱撞,脸色变得绯红。

    待那人快到自己面前时,李璃脸上有些羞意地微低下头。

    却不想,余光见那抹白色从自己身边路过,一瞬都未曾停留,霎时,脸上的笑容僵成一片。

    那红秀也傻眼了,见自家小姐的脸色不好,磕磕巴巴道,“小小姐那叶公子应是没看见您您”

    红秀的话还未说完,却见自家小姐脸色漆黑地瞪了自己一眼,吓得她立即低下头,不敢再说。

    却不想,片刻之后,便听到身旁的小姐问道,“你刚刚说那是谁?他姓叶?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这水镇有一户大户姓叶的?”

    红秀闻言,抬眼看了自家小姐一眼,见她虽脸色不好,但好歹没有刚刚那样吓人了,斟酌了一会儿,开口道,“是的,刚刚那过去公子,是叶家的大公子,叶玉珩。”

    “恩,继续。”李璃眼中亮光一闪,似不在意地开口道。

    那红秀又看了自家小姐一眼,这才撒开了胆子说话。

    “那叶家啊”

    叶家并非水镇上的富贵人家,但它来头却非常大。

    南离国的商业十分发达,最富裕的地方尤属江南一带,水镇也是属于江南,但它只是一个小镇。在这个国家里,虽说实际上还是士人的地位高一些,但商人的地位也并不低下。这就造成了它豪门林立的现象。

    而江南一带的商业巨头有两家,分别是谢家与叶家。

    至于本应在主宅的叶玉珩一家为何出现在这小镇,还是因为叶玉珩他娘。

    这水镇,是当年叶任良与叶玉珩他娘相遇的地方,他娘死之前,要求自己葬在这水镇周边,叶任良自是答应了她的要求。

    因他们邂逅在夏季,于是,每年夏季的时候,叶任良会来这边住上一两个月,来缅怀逝去的妻子,这么多年来,倒也成了一个惯例。

    “那叶家的家主,还真是个挺痴情的人啊。”李璃有些感叹地说道。

    红秀听此,张了张嘴,想告诉她。

    才不是呢!那叶家的夫人才刚死没多久,那叶老爷就抬了一个侍妾进门

    只是,见她那有些向往的样子,终究是没将话说出口,只是诺诺道是。

    两人之间安静了一阵,却听那李璃突然问道,“你说上回送东西那小厮是叶公子的人?”

    “是的小姐”红秀答道。

    “那”

    “那他刚刚为何装作没看到我的样子?”李璃咬咬牙,有些气闷地说道。

    红秀愣了下,见自家小姐微垂的头,脸上带着些红晕,猜想自家小姐是春心萌动了,立即振振有词道,“不是的小姐,奴婢见那叶公子眉头紧蹙,头上受了伤的样子,估摸着他是真的没看到小姐,当不是故意的!”

    李璃闻言,歪头想了想,嘀咕道,“也是”

    片刻之后,脸上又红成一片。

    那红秀接着道,“小姐您想啊,那叶公子肯定是对您关心了许久了不然上次捡到小姐的荷包也不会知道是您的了。”

    李璃面带桃花地瞪了她一眼,“你这丫头,净瞎说”

    红秀赶紧讨饶,又说了几句好话,哄得她家小姐面色羞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