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欲说亲1
    转眼间时间就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天气却也没出现降温的意思,阳光依旧是毒辣的。

    这一个多月过去,前一段时间密封的葡萄酒也可以开封了。

    温明珠将坛子里面的葡萄残渣滤出来,扔到田里当做肥料,那剩下的,沉淀两日,便可以拿来喝了。

    温家出来的葡萄酒味道还不错,紫红透亮的颜色,喝起来甜丝丝的,酒味倒是不浓,更像是果味的饮料。

    新味道的葡萄酒受到了温家一众女孩子的欢迎,但温父和温明阳却不太爱好。

    这段时间,温明珠每日里做些点心,研究一下新的菜式,把自己的时间填得满满当当的,像是故意的一样,每天里都忙得脚不沾地。而温明月可就轻松多了,每日里吃吃姐姐做的糕点,喝点小酒,日子过得,别提有多美了!

    要是每日里娘不逼着自己绣花,那就更美了!

    躺在椅子上,在葡萄架下纳凉的温明月想着。

    如今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院子里就算支起布蓬也无济于事,温父就想了个办法,将读书的学生们都挪到屋子后面的竹林里去,那里好歹要比院子里凉快一些。

    本以为会有学生不开心呢,哪知道一提出来,就受到学生的强烈支持。

    学生们想的纳凉倒是其次,他们主要是觉得,竹林咏诗这事吧,做起来特别有意境!

    “诶,荷香啊,你们家大姑娘长得那么水灵,又是个会赚钱会做事儿的,你们就没想着先给她定一门亲事?”来温家串门儿的宋大娘一边做着自己带来的刺绣,一边对着温母挤眼,有些感叹地对她问道。

    这十三岁的姑娘也不算小了,就算不嫁人,订一门婚事是应该的吧?

    说话的宋大娘年纪四十多了,就住在离温家院子不远的地方,这些天也不知怎么的,来温家串门儿的次数特别多。

    不过温母一个人在家做女工也很枯燥,对她的到来,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听她的话,温母手中做刺绣的动作顿了顿,片刻之后回道,“明珠还小呢,我们可舍不得这么早就送到别人家去,我跟她爹想着,多留她几年在家里。”

    宋大娘却是一脸的不赞同,“荷香啊,不是老姐姐说你们,那自家姑娘谁还能不心疼呢?可再心疼,姑娘总是要嫁人的,大姑娘现在也不小了,订一门亲事是应该的,现在就该好好掌掌眼了。”

    “不然真到了姑娘该出嫁的年纪,好的小伙子却来不及挑,白白拖大了姑娘的年纪就亏大了!”

    宋大娘语重心长地对温母说道,让温母那颗心也微微有些动摇。

    她心里叹了一口气。

    明珠的亲事不是没有人来试过口风,但这些人来探口风的人之中,基本都是些毛头小子,在自己看来,这些都是些不靠谱的人。

    她也去问过自家姑娘的意思,可自家的姑娘说自己不愿意那么早就离开家里,温母也就暂时歇了那个心思,心想着,留在家里也好,反正自己也舍不得。

    如今想来,宋家大姐说得也没错,女儿的亲事是应该提上日程了。

    这一下午,温母满心都在想着自家女儿的事儿,做事情也是心不在焉的,宋大娘见她如此,也没好意思再留在温家了,坐了一会儿,就回了自个儿家。

    这边宋大娘正要进自家门口呢,肩膀却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吓得她整个人一哆嗦。

    回头一看,入眼的却是一张少年特有的俊秀娃娃脸,紧绷的身子瞬间放松下来,嗔怪地看着面前的少年,“我说小哥,你来能不能打声招呼?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可禁不住你多吓几次。”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竹香。

    竹香摸了摸自己的头,不好意思地咧咧嘴,“大娘,不好意思啊,我在这儿等了许久了,见您终于回来了,有些激动嘿嘿嘿”

    宋大娘也没有真的跟他生气,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罢了,见小少年脸上布着一层薄薄的汗水,摇了摇头,招呼道:“小哥进来吧,这天儿够热的,你也是老实,来了就敲门进屋里坐坐就好了,家里又不是没人,白让你在门外蹲半天”

    说着,宋大娘便推开门,率先进了屋里。

    竹香听着也没说话,只是傻咧咧地笑。

    “来,小哥坐下吧,喝口水先。”宋大娘伸手递给竹香一杯水,说道。

    竹香道了一声谢,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大娘,温姑娘最近是什么情况啊?她家可有人惦记?”

    那宋大娘撇了他一眼道,“惦记那姑娘的人可多了去了,光我们这村子都好几户家里的狼崽子等着这块肉了。”

    片刻之后,又很不解地说道:“不是我说你们家公子既然稀罕人家姑娘,就应该早点下手啊?依你们家那条件,难不成那温家还能挑出什么毛病不成?非得跟做贼似的,拐弯抹角地探听人家的情况。”

    谁说不是呢!

    这话竹香不知道对自家公子说过多少回了,可公子总是岔开话题不谈这事儿,又非要想着法子知道那姑娘的情况。

    可这话对宋大娘说也没意思,竹香只说不知道主子的心思。

    两人的谈话进行了半个下午,竹香每回来这李家都觉得像找到了知己一样,吐槽吐槽自家公子,说说这村里的八卦,好不欢乐,两人侃大山能吹许久,而宋大娘也乐得陪他,吹个牛还能得到不少的银钱,这样的好事儿,哪里去找?

    “那大娘,温姑娘的事情,就请您多费心了。”竹香踏出宋家的大门,很是真诚地盯着宋大娘说道,又顺手从袖口摸出一个小布包递给她。

    那宋大娘接过竹香给的东西,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忙点头,“小哥你放心,一有消息我就找人托给你。”

    竹香笑了笑,刚准备走,突然想起一事儿,脸上有些别扭,“恩大娘啊公子的意思是温姑娘家要是有什么人去提亲,您能搅黄就把它给搅黄了若是成功一桩事儿,那就给您加钱!”

    宋大娘闻言嘴角一抽,心想这家公子还挺来事儿,可毁人家姻缘这事儿不地道,万一害了人家可咋办,因此心里有些犹豫。

    “你们家公子是不是真的想娶明珠丫头为正房?这要是害了那大姑娘,你们这不是让我这妇人折福吗?”宋大娘皱着眉想了想,很是认真地看着竹香。

    可别是小妾啊那大姑娘看着是个心气儿高的,这做小是万万不能的

    当初那叶家公子找到自己的时候,若不是看他长得确实俊秀,家底儿看着也不错,确实是个不错的良配,自己也不会帮他打听温家的事儿。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出手大方。

    竹香忙保证,“大娘,我家公子对温姑娘的心可是天地可鉴的呢!肯定得是正房啊!自从见了温姑娘一面,那回家可是”

    宋大娘却懒得听他吹牛,玩笑似地推了他一把,“行了行了,别搁这儿跟我这老婆子表衷心了,有本事让你家公子去明珠丫头那儿说去,快走走走,别耽搁我老婆子做活儿!”

    说完,她便关上了自家的门。

    竹香也只好摸摸鼻子回家复命。

    叶家。

    “公子!那温姑娘那般抢手,您都不着急的吗?您看您再过一段时间就得回主宅了!”竹香说了半天,发现公子没理他,便一把抢过自家公子手中的信件,“哎呀,您先别看了!”他气鼓鼓地说道。

    叶玉珩见此,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不急我这边的事情还未处理完,等做完之后,便是我娶她之时。”

    实际上他并非不着急,可叶家这边的烂事儿一大堆,等着上位的姨娘,虎视眈眈的族亲,薄情又不自知的渣爹,这些人若不处理好了,这时候娶了明珠,她会受不少委屈。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最近出了点问题

    自从上回去过自己后世之后

    恩,对的,就是后世,他就是这样认为的,他很轻易地接受了那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拥有了后世的记忆,那些事就像他自己经历过的一样,在他眼中,那就是自己。

    那些心痛,那些孤独,那些思念,每日每日地折磨着他,而解药,只有一个。他的心里似乎出现了一个恶魔,常常有时候,他会冒出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想法

    他会想把自己思念如狂的那个人关起来,让她只能看见自己,只属于自己,只能爱自己一个人,他害怕再次失去她那是他想都不敢再想的事情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不敢去见她,不敢和她坦白,他更怕自己伤害到她

    “不是,公子,您怎么就那么有信心呢?万一温姑娘喜欢上别人怎么办?”竹香很无语地说道。

    明明温姑娘似乎对自家公子一点意思都没有,公子是哪儿来的信心一定能娶到她?

    叶玉珩听竹香的话,想也没想,斩钉截铁道,“不可能!”低下的眼眸在竹香看不见的地方闪过一缕腥红。

    竹香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