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欲说亲2
    这天,温明珠正在做饭,正忙碌着,却忽然见门口凑进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她伸手归置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好笑地看着门口的人,以为她是来偷嘴的。

    “怎么了?离开饭还有一会儿呢,这会儿来干嘛?饿了?”温明珠一边忙着手上的菜,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温明月见姐姐看见她了,便站出来,眼神有点复杂地看着她,“姐,家里来人了。”

    “来人就来人呗,哪天家里不来人?”温明珠不在意道。

    “可今天来的是程老板。”

    温明珠的手一顿,抬头她,语气很是疑惑,“程老板?他来干嘛?”

    “恩好像是来说亲的”温明月看了姐姐一眼,小心地说道。

    温明珠心头一惊,她抿了下嘴角,扯下身上的围着的白布扔到灶台上,头也不回地与小妹道,“明月,你看着下火,再过几分钟你就把锅里的菜盛上来。”

    温明月乖巧地点点头。

    温明珠三两步走到客厅,但却并未直接进去,屋里传来程老板浑厚的笑声。

    “我儿李茂恋慕大姑娘已久,请问温夫人是否有意与程某结成亲家,将两家的关系更近一层?”程老板笑眯眯地看着温母,语气很平和地问道。

    茂儿近日以来总是发呆走神,问他为何,他总是躲躲闪闪的,再三追问之下,他才知道,原来那小子是得了相思病。

    那相思病的源头,竟还在那为自家酒楼提供糕点的温家姑娘身上。

    往日里为他说亲,他总是推脱,说是现下男儿应以事业为重,不想过早地就成家。

    他心里想些什么,自己还能不知道吗?不成婚,只是因为说给他的那些姑娘他看不上眼罢了,这好不容易看上眼了一个,自己自然得想办法满足他了。

    虽说那温家的家境不怎么好,但到底那家主也是个秀才,且那大姑娘手中还握着许多方子,若是能与温家结成亲家,那对自家的酒楼也是一大助力。

    程老板想着,眼中精光一闪,脸上的额笑容愈加深了。

    温母对程老板今日的到来也很意外,更意外的是,他竟是来替那李茂说亲的。

    本来以为那李茂只是程老板的一个小厮罢了,毕竟两人姓氏都不同,哪知道这背后还有这层关系。

    温母抬眼看了一下程老板身后站着的一脸憨厚的青年,见他满是期待地看向自己,微不可察地避开了他的视线,看向对面坐着的程老板。

    “那请问程老板,贵公子家里可有侍妾?”

    程老板愣了一下,片刻之后又不在意地说道,“侍妾没有,只有一个通房而已。”他的心里,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

    李茂年纪也不算小,虽未成亲,但女人却是有的,那是他的养父,或者说舅舅,程老板送给他的通房,在他的心中,那并不算自己的谁,充其量是一个工具而已。

    温母闻言皱了眉头。

    那程老板见此,也看出温母的不虞,连忙补充道,“夫人要是不满意,那丫鬟我们立马送走便是,等大姑娘进了门,保管是府上唯一的女主人!”

    温母没回他的话,一会儿看看站在程老板身后的李茂,一会儿又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沉思了一会儿,抬头对程老板道:“程老板,这事儿我一时间也拿不住主意,待我与孩子的爹商量一下,再给您回复吧。”

    “是是是,这是应该的。”程老板连忙回道,又站起身来,“今日是程某打扰夫人了,请夫人与温先生好好考虑这桩亲事,程某就先告辞了。”

    温母点点头,起身去送。

    程老板见她并没有挽留自己的意思,脸上闪过一丝不虞。

    这时候外面的阳光可是最毒辣的时候,又马上要到饭点儿了,这女人竟然完全没有让自己一行人留下来的意思!要不然,说不定又能看到些好方子带回去呢。

    他心里如此想着,脸上倒是满脸的笑容。

    若是平时,温母自然也会注意到这些问题,但今日她满心装的都是自家女儿的事情,哪有心思去管他们吃不吃饭。

    正走到门口,温母却恰好见到自家女儿那一闪而过衣角,脚步一顿。

    “温夫人,怎么了?”程老板疑惑地问道,心里还有些小期待,难道这女人想起留下自己这一行人了?

    片刻之后,却听温母道,“没事儿,想起一些活儿还没做罢了。”说完,又继续领着两人走。

    那身后的程老板听此,嘴角微微往下拉了一个弧度,但却并未说什么。

    马车内。

    “舅舅,你说那温家能答应咱们的提的事儿吗?”李茂憋了半响,有些忐忑地对身旁的程老板问道。

    程老板闻言,调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们程家没信心啊?”

    那李茂听他如此说,心头的大石也微微落下一些,可片刻之后,内心又起了不安。

    “那万一要是温姑娘对我没意思怎么办?”

    程老板白了他一眼,“她对你有没有意思有什么关系,你对她有意思就行了。就算那温佳鸿是个秀才又如何,再怎么样他女儿也是在乡下长大的,我儿配她,那是绰绰有余!”

    李茂听此,张了张口,正想说什么,却又听他舅舅冷笑一声说道,“别忘了,他温家现在卖出的东西,可全是我们酒楼定下的,他们要是不傻,就不会拒绝这桩亲事。”

    “可是”

    “可是什么?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回去好好准备提亲的事儿就成了,下回再来,就带着媒婆把这事儿给定了,省得你每日每日地心不在焉。”

    李茂闻言,也不再说什么,心中也觉得自己舅舅说的在理。

    温母送走程老板两人之后,便进了厨房,见女儿正在炒菜,便走过去帮忙。

    犹豫了片刻,还是对着女儿问道,“明珠啊那程老板说的事情,你也听见了,你自己认为是怎样的?”

    温明珠正在动作的手顿了顿,低下的头脸色莫名,稍许过后,她抬头看着温母,“娘,我还小,现下不考虑这个事情。”

    温母也一直觉得自己女儿还小,但经过前两日宋大娘的提醒过后,她现在不那么认为了。

    那宋大娘本来是为委托自己探听消息的叶玉珩说话,哪知道这会儿却有人钻了她的空子,她若知道了,指不定多后悔呢。

    在这村子里面,许多的女孩子十五岁左右就已经成婚了,更早的甚至在温明珠的这个年纪就已经嫁人了,所以说,这个时候,订婚,恰到好处。

    更何况,温母在嫁给温父的时候,也是十五岁。

    “也不是说马上就成亲了,只是说先订婚,等到了你及弈的时候,再商量日子”温母说道。

    温明珠听此,心中一沉,看样子母亲这是对那李茂印象不错了。

    “娘。”

    “恩?怎么了?”温母疑惑地看着女儿突然板起来的脸。

    “我不喜欢李茂。”温明珠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唇,语气很平淡地说道。

    温母有些意外。

    看女儿平日里与那李茂相处得不错的样子,她心里还以为自家女儿心里对那小伙子印象不错呢,哪知道她竟然这样排斥这婚事。

    “那为何呢?”温母问道。

    温明珠皱了眉头,实话自然是不能告诉母亲了。

    “他家中已有一人,我不想日后还与她人争夺自己的丈夫。”

    “可他刚刚也说过了,若你嫁过去,他们便将那通房送到别处去。”温母又说道。

    其实温母看着李茂不错,还有一个原因,她认为那程家最好的地方,莫过于那程老板自从妻子去世之后,就未曾再娶正房,若自家女儿嫁过去,她的头上便没有婆婆压着她。

    她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

    “那更不好了。”温明珠回道,手上的动作未停,继续在锅里翻炒着。

    “那有什么不好的难不成要留下那通房才好?”温母这下是真不懂女儿是怎么想的了。

    温明珠将炒好的菜递给旁边当状似已经隐形的小妹,示意她端出去。

    又回头一脸认真地看向温母,“娘,那通房虽然说地位低下,但到底是个无辜的女子,且跟随李茂的日子只怕也不短。但你看那程老板和李茂,言语之间,说送走就送走,一点也未有念旧情的意思。”

    “如此薄情,不是女儿心中的良人。”

    温母听她所说,脸上的神色有些动摇,温明珠见此,又继续道,“且前些日子,村子里面都在传我与李茂的闲话,您那时候不是也让我少与他接触吗?若我真与他定亲了,那不就正好坐实了那谣言吗?那外面的人还怎么看我?”

    温母心里挣扎了片刻,也彻底被女儿说服了。

    心里想想也是,女儿说的没错,这事儿还真不能答应他们。

    况且,自己女儿长相又不差,以后有得挑呢,干嘛这么着急,自己也是糊涂了。

    “那行吧,等那程老板再来的时候,我便回绝了他。”

    最终,温母还是尊重了女儿的意见。

    温明珠见母亲终于放弃了这个念头,松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也暂时落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