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欲说亲3
    两日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程老板一脸喜气地带着媒婆和聘礼到了温家,想着今日便将事情给定下。

    但在进门之前,他却让这些人呆在门外,先莫进去,等自己与里面的人正式确认好了再进门。

    “温先生,温夫人,程某今日又来打扰了。”程老板一进温家,便直接走进了客厅,笑着对温母说道。

    温母一抬眼,见程老板来了,立即起身相迎。

    “程老板来了,请坐。”温母一手招呼着程老板,一手为他倒了一杯茶。

    那程老板也未客气,拿着茶杯喝了一口,四处环顾了一圈,问道,“温夫人,怎么不见温先生呢?”

    这见自己这亲家来了,怎么这一家之主就不出来接待呢?上次就如此了,怎么这次还这样?这温家还是一家的读书人,怎么这点礼数都不懂?

    程老板想着,心中对温家的意见就更大了。

    他也不想想,上回他自己走的时候,并未明说下回来的时间是什么时候,人家难道还一直在家里坐着等他吗?

    温母却未曾注意到他的脸色,她心里还想着怎么开口拒绝上次说的那婚事呢。

    “如今天气太热了,我夫君担心学生们在院子里面受了暑气,就带着他们去后面的竹林念书了。”温母柔声回道。

    程老板笑笑,也没说什么,片刻之后,又道,“温夫人,上回跟您提过的那桩亲事您与温先生考虑地如何了?”

    “我跟您说呀,我茂儿是个能做生意的,要是大姑娘嫁到我程家来,那”

    程老板正唾沫横飞地说着自家儿子的好处,却不防突然被温母打断。

    “程老板!”温母大声叫道,成功地阻止了程老板的继续。

    程老板停下动作,看见温母的脸色,心中咯噔一下,有个不好的念头。

    他没想到,这个念头,马上就实现了。

    “我与夫君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我们认为,这件事不妥。”温母双眼盯着程老板的脸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歉意。

    程老板闻言,脸上一黑,常年挂着的笑容也不见了。

    “温夫人何出此言?我儿可有哪些不好?”程老板问道,声音有些气恼。

    温家会拒绝自己提的婚事,这是他想都未曾想过的事情,在他看来,像温明珠那样的女子,能嫁入自己程家,那是他们温家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并不是令公子的原因,只是现在明珠年纪还小,我们不想这么早就将她嫁出去。”温母斟酌了一会儿说道,不好说是自家女儿不喜欢李茂。

    程老板心里自然不信温母的说辞,双方心知肚明,这只是场面话罢了。

    “夫人,这也是温先生的意思?”

    温母愣了一下,下一秒反应过来,点头道,“自然。”

    她曾与丈夫商量过这事儿,温父再三衡量之下,也同意女儿所说的话,才有了如今的回答。

    程老板心里恼火得很,他在准备聘礼和找媒婆的时候,相熟的人都知道他给自己儿子说了一门亲事,如今只等着上门提亲就好了,可温家这么一拒绝,让其他人给知道了,那脸可丢大了。

    “温夫人,希望您在决定之前再考虑一下,毕竟我们两家还存在合作关系呢。”程老板眯着眼,语气有些气急败坏,还暗含了些言外之意。

    温母一听这话,心里的火蹭地一下就起来了,这程老板是结亲不成,威胁自己了?难道他认为,自家会为了生意卖女儿不成?

    她板着脸看着程老板,没好气道,“程老板家的亲事我们温家高攀不起,今日之事就这样了,我还有事,程老板请回吧。”说着,便站起身来,别过脸去,不再看他,再明显不过的逐客令。

    那程老板见她如此不给自己面子,脸色都气成了猪肝色,恼怒道,“既然温夫人都这样说,那程某这就告辞。”说完,冷哼一声,大步踏出门去。

    李茂与一行人呆在门口半天了,他心里忐忑得紧,余光撇见程老板从温家出来,双眼一亮,连忙迎上去,兴奋道:“舅舅,怎么样?我们这就让媒婆进去吗?”

    哪知那出来的人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儿道,“去什么去!人家可瞧不上我程家!”

    说完,大步流星地就走了,留下身后一众满脸呆滞的人。

    李茂听此,也知道那房中之人定是拒绝了自家的提亲,他回头留恋地看了一眼温家的方向,攥紧了手指,咬了咬牙,跟上了舅舅的脚步。

    这边温明阳正提着一摞书从外归来,见到李茂的身影,还挺高兴的,连忙对着他招手打招呼,“诶,李大哥!”

    李茂闻声,脚步顿了顿,然而却并未回头,垂着头快步走了。

    正当温明阳满脸莫名的时候,却忽然又见到从自家的那个方向,跑过一群身穿红衣,担着许多木柜的人。

    他定睛看了一会儿,嘴里念念有词,“红绸媒婆?提亲?”

    片刻之后,温明阳皱了眉,脚下的步子开始飞快地移动。

    温家的客厅里,温母正气鼓鼓地用手上的绣花针扎着一块浅粉的刺绣,嘴里念叨着,“扎死你!扎死你!”

    “娘!”温明阳一进屋就对房中的人喊道。

    声音之大,吓了正聚精会神的温母一跳,一晃神,那针便落在手指上,瞬间就冒出一滴血珠。

    嘶!

    突然的刺痛,使温母倒吸了一口冷气。

    温明阳见此,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母亲的身边,见母亲手上的血珠,立即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方巾为之裹上。

    “对不起娘,是儿子吓着您了。”温明阳垂着眼,有些歉疚地说道。

    温母对此却没放在心上,顺手推了他一把,摆摆手道,“哎呀,没事,就这点子小伤,还用得着拿块布包着吗?快拿走拿走。”

    她将手上的方巾抽出来,递给面前的儿子。

    温明阳接过那方巾,见温母的手并未再冒出血珠,心中舒了一口气。

    “你干什么那么激动呢?一声不响地就冒出来,吓了娘一跳!”温母有些嗔怪地看着儿子。

    温明阳这才记起自己是干什么来的了。

    他皱眉问道,“娘,今日那李茂到咱们家来干嘛?提亲的吗?”

    温母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明珠的亲事因为自己打算拒绝,所以并未告诉儿子这件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的?”温母问道。

    温明阳便皱着眉将自己在门口所见的那一幕告诉母亲。

    “哼!”温母听完后,气得一拍桌子,咬牙切齿道,“那姓程的老东西就这样看不起我们温家!?真是真是”

    温母的脸色涨得通红,气得说不出话来。

    “幸好娘您没答应这事儿,这夫家若看不起女方,那以后的日子得多难过啊。”温明阳叹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说道。

    这边温母听见了儿子的话,眼神飘忽了一阵子,没好意思告诉他,自己开始还挺中意对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