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欲搬家1
    “姐,今天都快过了,怎么那程老板取货的人还没来呢?”温明月蹲在客厅的门槛上,看着那天边快要落下的太阳,疑惑地问着姐姐。

    自从温母拒绝那程老板的提亲,到如今,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这些天中,程老板曾派人来取过一次货,但来的人却不再是李茂,而是换了一个人。

    可若只是如此还好,但最近这两天,那取货的小厮却并未如期而至,这让温明珠心里很是恼怒。

    那程老板只怕是因为提亲未成的事情而起了别的心思。

    如今的天气虽已经过了酷热,但温度依旧很高,家里做好的糕点若再放两日,怕是其中有一些便会变质。

    他如此态度,怕是已经放弃了家中糕点这一块。

    若是差人支会一声也倒罢了,可他却对此不闻不问,难道他认为这样子,自家就去求到他门上去?真是可笑!

    温明珠想着,默了一会儿,沉声道:“怕是从此之后,他们都不会再来了。”

    温明月哦了一声,心想不来就不来吧,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以后自己去镇上卖好了。

    两人无言了一会儿,温明珠忽然抬起头,冷笑了一声。

    呵。

    他们这样做,倒还方便了自己,本来心里还有些犹豫呢,如今倒也别无选择了。

    温明珠一脸若有所思地进了屋子。

    晚饭过后,温明珠走到父母的房门前,敲响了那木门。

    邦邦邦。

    下一秒,房中响起回声。

    “谁啊?”温母的在房中问道。

    门外的人顿了一秒后回道,“娘,是我,明珠,我想找您和爹商量一件事儿。”

    房中之人没有再回话,只是响起一阵悉索的声音,片刻之后,那房门打开,出来的正是温母。

    让温明珠意外的是,出来的母亲脸上绯红,看起来竟像是生病了一样。

    因此,她面露担忧地问道,“娘,您怎么了,脸上这么红,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她娘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之后,轻咳了一声,别开脸道,“没有,就是屋里有些热,闷得慌”

    温明珠狐疑地看着她。温母的脸却更红了,连忙道,“明珠啊,这会儿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啊?”片刻之后,又道,“站在外面凉,你先进来说吧。”

    说完,便让开身子,示意她进房。

    温明珠觉得今天晚上她娘奇奇怪怪的,但依旧点点头,移步进去。

    然而,一进门,她便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怨念,侧目寻着那源头而去,发现那怨念的来源,正是坐在床边,自己的爹。

    温父:→_→盯。

    温明珠

    忽然间,她恍然大悟,领悟到了什么!!!Σ⊙▽⊙"a

    糟了,自己该不会是恩要不然明天再过来吧

    温明珠想着,转身就想离开,却不想关上房门的温母大步走过来,拉住了她的手,把她带向桌子的方向。

    她这会儿经受着自家老爹强烈的视线,坐也不是,走也不是,浑身难受。

    “明珠啊,什么事儿啊,说吧。”

    温母回头瞪了丈夫一眼,示意他收敛一点,再侧头回来,脸上已是温和的样子。

    温父像是来了脾气一样,哼了一声,就躺下了,不理房间里的母子二人。

    坐下的温明珠抽了抽嘴角,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娘”

    “恩?”温母抬头看着女儿,桌上的橘色烛光映照在她的脸上,使她的神色更加柔和了。

    “我想去镇上开一间铺子。”

    温母愣了一下问道:“怎么这么突然?”

    温明珠沉吟了一会儿,“您也看见了,这些天那酒楼的程老板已经没有派人到家中来拿货了,我们当时签的合约里面,并没有考虑到对方突然毁约会怎么样。”

    这件事也是自己的疏忽,拟合约的时候,虽然考虑到早晚都要解约的情况,但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翻脸了,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如今我想,那程老板明显是翻脸的样子”

    她咬了咬下嘴唇,“娘,我不想再回到开始那么累,也不想放弃手中这一块生意,如今好不容易才有一些起色,只是租一间铺子便好”

    温母沉吟了半响道,“明珠啊,这也不是件小事儿这样吧,你今晚先回去,等待会儿我和你爹商量一下,明日我们再谈这件事,如何?”

    温明珠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那行,爹娘你们先休息,女儿回去了。”说罢,便站起身来,出了父母所在的房间。

    第二日,晚饭过后,温母叫住女儿。

    “明珠啊。”

    正准备去厨房的温明珠动作一顿,抬头看向她。

    “娘,怎么了?”

    温母笑了笑,“就是你昨日里提的那件事情。”

    温明珠闻言,紧张地看着温母,生怕她说出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温母也看出了女儿的的情绪,上前拍了拍她的头,柔声道,“放心,是好消息。”

    温明珠心中舒了一口气,微微紧绷的身子舒缓开来,她有些兴奋道,“娘,你和爹同意我开一间铺子了?”

    温母微笑着点点头,“对啊,同意了。”顿了顿,又继续道,“不止同意了,我和你爹想着,干脆直接在镇上买个带铺子的院子好了,这样,以后也方便许多。”

    开个铺子不是单单就只需要一间房便好,像自家女儿想开的糕点铺子,每日里要开店的话,就得很早就起身去做糕点,若是还像现在这样,住在老屋这边,那每日受的罪,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再者说,家里自从开始做生意之后,这么一段时间以来,也存了不少银子,想想加上以前的许些积蓄来说的话,凑一凑,买个小院子,也许差不多。

    温母想的做生意,就是如今传统的每日里开店卖商品的一种。但她并不知道,自家女儿却有其他的想法。

    在温明珠的眼中,开个店,并没有那么复杂,她也只是想开店的前一段时间,忙碌一些,每日里多卖些糕点,等过一段时间,名声打开了之后,就隔几日做些东西到店里去一趟。

    如此而已,实际上这种做法,也就是现代常说的,饥饿营销。名气大的东西,越少越珍贵。

    她对自己所做的东西有信心,不怕打不开市场。

    等到那个时候,时间的安排,也就跟现在差不多了,根本不会像温母所想的那般劳累。

    但她也没想到,自家父母想的居然这般周到,搬到镇上的好处,自然比原本设想的要好得多,至少前期的劳累可以省去很多。

    况且,自家与普通的农家不同,虽然同是生活在乡下,但自家却是没有田地的,这样搬家会少许多的纠纷,也不用考虑自家走后,留下的田地会荒芜。

    温明珠越想越开心,脸上的笑容难得地灿烂,可她又突然想到一件事儿,立马开口问道,“那爹的学生们怎么办呢?”

    温母哦了一声,很理所当然道,“那当然是他自己每日里赶车回村子里啊!”

    温明珠愣了愣,有些结结巴巴道,“这样这样不好吧咱们把爹扔在这里他们吃饭的事儿怎么办?”

    让温父自己做?

    不存在的,他的厨艺水平,也就仅限于把面煮熟而已,就算温父自己不在意这件事情,那群胃口被养刁了的学生可不会同意,只怕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得把天都翻过来!

    温母显然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一脸懵。

    温明珠为自己父亲在母亲心里的地位默哀一分钟,随后轻声笑道,“要不然,就像现在一样?买一个大点的院子就好了让学生们去镇上上课。”

    温母也并未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皱了一会儿眉道,“这件事我跟你爹再商量一下,等有时间了,先去看看镇上院子的价格再说吧。”

    若是实在不行的话,也只有让夫君委屈一下了,大不了自己每日里回这边送饭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