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欲搬家3
    温明珠在回家的路上,难免有些心灰意冷。

    这院子已经找了几天了,许多地方都已经看过了,但都不怎么满意。

    倒不是温明珠挑剔,而是好的院子,价格太贵,而便宜的院子,又不满足她家的实际需要。

    想着,她又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疲惫。

    正当她思量着往后的计划时,准备进自家门的她听到方中传来一阵陌生的声音。

    “温先生,周某是诚心与您一家做生意希望您能考虑一下我们似锦。”说话之人身着青色的长袍,上面没有过多的花纹,身材偏瘦,有些秀气的五官,周身的气质很是温和,若是忽略那眼中偶尔闪过的精光,旁人看上去,这就是一个长得俊俏的中年美书生而已。

    这会儿,他正笑眯眯地看着温父,脸上没有半点强迫的意思。

    温父很是为难地看着他。

    今日午饭才过,家里就来了这人,他声称自己是似锦酒楼的管事,听说那福来已经与自家解约了,特意过来拜访,说是希望和自家合作,可家里已经准备到镇上去开店了,如今这管事来得时间似乎不怎么好。

    要不然就不去开店了?恢复以前的生活好了,只是不知道妻子和女儿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

    温父正考虑着,就听见门口响起几声细小的敲打声。

    邦邦邦

    温明珠扣响客厅那扇木门,示意自己的存在。

    “爹,我回来了。”

    温父心里舒了一口气,伸手招呼她,“回来得正好,来,进来吧。”

    温明珠点点,移步到房中的客厅里坐下,用眼神询问温父,家里这人是谁。

    温父轻咳了一声,“这是”

    一番解释之后,温明珠也知道了这人是谁,和他的来意。

    只是,怎么总感觉有些奇怪?

    福来毁约这事儿也不过才发生几天,那程老板也不会傻到到处乱嚷嚷这件事吧,这不是摆明了让其他酒楼来抢生意吗?这个周管事又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还这么快就打听到了自家的所在地。

    温明珠抬头,很怀疑地看着周管事,却意外地发现,对方也在打量她。

    那眼神

    还特么给人一种又八卦又猥琐的感觉?

    下一秒,重新睁开眼,眼前的周管事脸上却满是真诚,仿佛上一秒的感觉是温明珠的错觉一样。

    空气中有瞬间的沉默,温明珠此后无论再怎样看那周管事的表情,那人都是一副慈祥的长辈样了,丝毫看不出之前的痕迹。

    “小姑娘,周某的脸上可有些什么?为何一直盯着在下的脸呢?”周管事轻咳了一声,出声提醒道。

    温明珠闻言回神,脸上一红,微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周管事也未在意,只是笑了笑,再次提出自己的来意,眼神却是盯着对面的女子,仿佛这句话,是只对她说的而已。

    “您看我们这交易?”

    温父却并未直接回答他,眼神盯着微垂下头的女儿,“明珠,你自己看怎么说?”

    周管事见此,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周老板”

    “叫我周管事便好,”温明珠的话刚出,周管事便截下了话头,随后又笑道,“毕竟啊,我也是替人做事儿的,当不起老板这个称呼。”

    最主要是,你不能这样喊

    周管事想着,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温明珠闻言点点头,心中觉得这人说话很有意思,行为也很洒脱,不由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她笑了笑,“那如此,便按您说的算吧。”

    “您提的事情,我们答应了。”顿了顿,又继续道,“但是,这合约履行的时间,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

    “那是为何?”周管事挑眉问道。

    温明珠一笑,“因为,我们准备搬家,到镇上去住,顺便在水镇开一间小店。”

    少女的脸微微向上抬起,双眸中闪着细碎的星光,整个人看起来光彩照人,但又奇异地让人心生好感。

    现在,他似乎有些理解,为什么自家那背时的主子会看上面前的小姑娘了。

    周管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仔细想想,这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单单就水镇而言,温家的糕点,可以说是翘首,不愁卖不出去。

    “那既然如此,姑娘可找到开店的地点?”周管事点点头,随后又状似很随意地问道。

    “未曾。”温明珠摇摇头,眼中尽是无奈。

    房间中沉默了一会儿,片刻后,周管事抬头,“如果姑娘实在是为难,在下有个地方可以提供给姑娘。”

    温明珠眼睛一亮,“那您说说看。”

    周管事笑了笑,“在下有一好友,他家因为其儿子在帝都里挣了些银子,便准备接他们一家人去京都,如今,正急着转卖自己的院子。”

    “那请问周管事,您老友的院子在什么地方?售价多少?”温明珠问道,眼中闪烁着光彩。

    “就在镇上的东街,价格嘛也不贵,几百两的样子,他家不缺银子,就是想找一家人,能善待自己的曾经的家。”

    温明珠觉得,这馅儿饼来得有点大,要是想善待的话,干脆不卖就好了。

    这天下哪儿有白吃的午餐,这管事别是有什么其他目的吧?毕竟,自家和他非亲非故,他为何要如此帮自己?如果说是因为生意的关系,那就更不会了,这会儿可是连合约都未签呢。

    如此想着,她看周管事的眼神中,便带了些微微的审视。

    那周管事也不惧对方的怀疑,一脸的闲适,大大方方地坐在那里,姿态是十分地放松。

    稍许之后,周管事对着房中的二人眨了眨眼,似是看穿了他们心中的所想。有些揶揄地看着对面的温明珠,“小姑娘,在下没什么别的目的,你不必这样看着我。”

    温明珠被猜中了心思,也只是笑了笑,面上没什么羞愧的神色,坦坦荡荡。

    “在下是个生意人,如此帮助,也是因为姑娘家的糕点很有盛名,为了酒楼着想。如此,想在姑娘一家的心中留下个好印象而已,这样,待签合约的时候,姑娘也能给我们酒楼一个优惠的价格。”他顿了顿,又继续道,“何况,姑娘家的商铺早些开,那我们的生意也就能早些进行。”

    “最主要的是,周某看不惯那姓程的很久了!”话语的最后,周管事阴测测地添上了一句。

    那福来最近风头很盛,俨然有了水镇第一酒楼的势头,自己这边的似锦被他压得很惨。可若是这样也就罢了,毕竟叶家的产业那么多,似锦这酒楼也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它的存在,其实就是为了叶家人在水镇上的方便而已。

    但是那福来的老板,也不知道是最近被吹捧惯了还是在哪里吃了豹子胆了,竟然胆敢在外嘲讽叶家,说叶家的酒楼不过如此,还不是被他福来压得抬不起头来。

    这事儿或许只是那程老板在外吹的牛,主家方面也不在乎这件事,就是周管事自己,也就是心里有点不爽而已,但上头现在来了命令,指令要整整他们,那他也不介意将那点小小的不爽,变成大大的行动了。

    温明珠心头了然,虽然心里还有那一丢丢怀疑的小芽儿,可现在,也被她刻意忽略了。

    “那温姑娘,温先生,在下今日就打扰了,若是姑娘明日有空,就请到似锦来找在下,在下带姑娘去看那院子。”

    一番交谈过后,周管事无论是气度还是言谈举止,都得到了温家父女两深深的认同。

    他站起身来,对着温父与温明珠告别。

    两人笑着点头,起身相送。

    其实,两人若仔细品味周管事的做法和话语就会发现,温父虽然是温家的一家之主,但是那周管事的言谈举止之间,其实更在乎的是温明珠的态度。

    可很显然,两人都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