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安家3
    邦邦邦

    “明月,快出来吃饭了。”温明阳一手端着木制的额托盘,一手敲着木门。

    他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却没听到里面有回声,便伸手想推门进去,但使了几分力气,却发现那门纹丝未动。

    想是自家小妹在里面将门给反锁了。

    “明月,快开门,我是你哥哥,来给你送饭的。”温明阳颇有些无奈地喊道。

    片刻之后,房中响起一道闷闷的声音。

    “我不饿不吃”

    温明阳听着还觉得挺新鲜的,小妹居然也有不饿的时候?

    他轻咳了一声,状似很可惜地说道:“唉,真是浪费了,亏得明珠早上还特地做了鸡丝粥和”

    话还没说完,就见面前的木门突然砰地一声打开了,吓得温明阳整个人都向后退了一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手上的托盘便被抢走了。

    “哼哼,还怪香的”温明月一边抢过那托盘,一边小声念叨着。

    正当温明阳上前一步,想嘲笑她一番的时候,他家小妹却啪地一声,将房门给关上了,他躲闪不及,一鼻子撞上那木门,瞬间脸色扭曲地捂住自己鼻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站起来后,愤怒地看了一眼那房门,怒吼道:“你这小兔崽子!!”

    随后泄愤地踹了一脚房门,瞪着那扇门,心中却无可奈何。

    自己这到底是为了谁啊!!还受到这等待遇!?

    房中的温明月却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但强烈的求生欲告诉她,现在,不宜开门。

    温明珠这会儿,也没有心思去安慰心里的苦闷的小妹了,她相信,以小妹那跳脱乐观的性子,要不了多久,就会忘掉这件事情。

    家里的院子和店铺已经定下了,那周管事做事干脆,她虽签了合约,但银钱却没交给他,他却先把地契给了她,这让她做事方便了许多。

    如今她想着,就算是为了还似锦酒楼的那份情,自家的店铺也应该早点开起来。

    温明珠的手上拿了一根炭笔,面前铺了一张白纸,那纸上现下除了一些简单的线条,是什么都没有。

    但慢慢地,那些线条,逐渐构成了一些简单的形状,这纸上画的,就是店铺里装修的图纸。

    温明珠并不是什么专业的设计师,也从来没学过与之相关的技艺,她所画的东西,只是根据自己的记忆,和幻想下笔而已。

    作为一个现代人,她的思想自然和如今时代的人有很大的区别。

    她想过了,这个店铺整体的风格,要设计为带现代特色的商店。

    倒不是说,她看不起古风,不喜欢古色古香的东西。

    只是,这样的店铺,在这个时代,并不缺少,相反,还多如牛毛,若是她的店铺也设计成为那个样子,那至少从装饰来看,根本不会有什么优势。

    而这样的设计风格,在这边并不常见,可以说根本就没有!这就给了温明珠机会,也可以说是一个商机。

    不得不说,虽然双方的文化差异十分之大,但艺术这个东西是没有国界的,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它的美。

    当然,她的店,也不是现如今传统的糕点店,她更想打造为一个奶茶店,或者说现代甜品店的风格。

    既然想要这样的主题,那么花叶这些,是必不可少的,改良的家具,少女心的小饰品,这些东西都是不可或缺的,毕竟甜点店这种店铺,面对的主要受众,是女子。

    绕着绿叶的旋转扶梯,用带花的屏风隔开房中的桌椅,加上植物藤蔓编织的柜台,这些东西加在一起,感觉不要太好。

    新买的那店铺空间比较大,为了更好地利用这个优势,温明珠还打算在客区的上方,修建一个平台,当做是二楼的客区。

    如此想着,她手下的动作也越来越流畅了,时间大概过去半个时辰的样子,她的图纸就大功告成了。

    想是想好了,但这里面的东西大部分在这里都没有现成的,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得现做才行,并且现在温家的糕点种类,也支撑不了一个店铺的运转,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便过去了一个多月,这段时间,温明珠是忙得不亦乐乎,虽然辛苦,但整个成果是喜人的。

    现在的店铺已经很有雏形了,过不了几天,就可以正式开业了。但是打造装修的费用却用去一大笔,如今温家的余钱已经不多了。

    温明珠正站在店门前,指挥着工人们将打好的器具一件一件搬进去。

    如今时间已经到秋季,温度已经渐渐降下来了,俏丽的女子身着着淡蓝色的衣裙,腰间束着一根深色的腰带,头上斜插着的两支银簪,没有过多的装饰,却衬得她愈加地温婉动人。

    “来,小兄弟,把这面屏风放在这里,横着放。”温明珠一面扶着一面浅褐色的屏风,一面对着搭手的少年说道。

    那少年长相甚是清秀,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脸上嫩得能掐出水来,如今看着自己对面俏丽动人女子,眼光闪躲,蜜色的脸上透出微微的红色,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不住地发出"恩恩"的声音。

    手上的动作却越发地有力了,生怕累着与自己一起动作的女子。

    屋内忙得热火朝天的,连温父都给学生们放了两天假,到店里来帮忙。

    “温姑娘。”

    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力。

    温明珠闻言,转头看向那门口,见到来人是周管事,眼前一亮,连忙迎过去。

    “周管事,您来了啊,这会儿店里也没坐的地方,希望您不要介意”温明珠颇有些歉意地说道。

    这段时间店铺的装修工作,周管事帮了不少忙,温明珠对他甚是感激。

    周管事不在意地摆摆手,“如今我与姑娘也算是忘年交了,不必如此客气。”

    顿了顿,又朝着身后喊道,“来来,把东西都搬上来。”

    房中的众人听此,都停下了手中的额动作,好奇地看向门口。

    稍许之后,外面就有人陆续地搬上许多大物件儿。

    那些东西都是由藤蔓编织而成,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气,这些就是温明珠特地请周管事找人打造的柜台和特殊的"墙壁"。

    本来这店里面留了许多的工具,全是由实木铸成的,但许多都有了虫噬的痕迹,温明珠嫌那些东西太过于笨重,就全部卖掉了,重新打造了一些器具,连柜台也都重做了,都是由处理过的藤蔓编织而成。

    因为经过药水的浸泡,所以这些新打造的东西,都有防虫防潮等功能。

    “多谢周管事了。”温明珠十分欣喜地对着面前之人说道。

    那周管事只是笑笑,“这些都是小事而已。”

    如今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备齐了,过两天,就可以搬家到这里来了,如此想着,温明珠唇角微微勾起,心情大好。

    这些天,叶家是暗藏着风雨。

    叶家的老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遇见了一个女子,长得与已亡的妻子十分相似,他心情大为震惊,随后就将她带回了叶家,每日好吃好喝地供养着,与之夜夜笙歌。

    那女子是叶老爷在街上无意中看见的,当时她正在一处酒楼里卖唱,而叶老爷正在一处厢房与好友闲聊,无意中瞥见到她,觉得她的眉眼甚是熟悉,便找来小二,让他将那女子带上楼来。

    这女子当时带着面纱,让他只觉得熟悉,揭开面纱之后,却是他身心俱震。

    若说陈姨娘与叶玉珩的娘有三分相似,那这位卖唱的女子,却是达到了七分,若不是她眉间带了一股子媚色,不熟悉的人,完全有可能将两人当做一人。

    这女子叫莺歌,她声称自己是远处逃荒而来的,前一段时间,自己的父亲已逝,现在正是迷茫的时候,也不知道该往何处去,只得先暂时留在以往卖唱的酒楼里,以赚取些银钱度日。她眉目之间若有若无的勾引,使叶任良动了心思,自是带回了家中。

    这人来得蹊跷,起先叶任良也只是先将人带了回去,暂时安置着,私下里却派人细细查探,待派出去之人传回话来,证实这女子的话并无虚假之后,他这才没了顾忌,与之共度良宵。

    这让府中的人各有心思,而陈姨娘,自是咬碎了帕子。

    她的儿子因为被自己父亲那一脚伤到了内脏,当时的伤可能并不重,但在柴房里关了些时日,没有及时得到医治,生生拖出了一场大病,因此,人就留在了水镇,并没有跟着一起回来。

    这些天里,她手上铺子接二连三地出了问题,不是被人莫名其妙地闹事,就是同行之间连同的打压,再加上家里丈夫不知从哪儿找回来的贱蹄子,这些事情,弄得她是焦头烂额。

    那个什么莺歌,听着就像个妓子一样,偏生自家老爷喜欢得紧,宠得跟什么似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那模样,真真是让人恨。

    陈姨娘想着,摸着自己脸上用厚粉都盖不住的细纹,表情甚是扭曲。

    忽地,她将柜台上的东西一挥。

    啪。

    胭脂水粉之物等,散落了一地。

    她脸上勾出一抹邪笑,“贱人!你别得意!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