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安家4
    店铺已经是装修好了。

    还未进店,门口入眼的便是两排用木栅栏围起来的两排花丛,那是刺玫,是温明珠特地从小香山移植过来的。

    郁郁葱葱的花朵簇拥在一处,散发着醉人的香气,一下就抓住了路人的眼球。

    门口并未用木板隔起来,而采用了特殊藤蔓编织的大片"墙壁",上面挂着些垂下的绿叶,特殊的景致,引得路人们频频透过那藤蔓的小孔往里面探视。

    进屋入眼的便是那高大的旋转扶梯,扶梯所用的木材并未将其磨成特殊的形状,截下的褐色树木直接用做了楼梯,没有过多的修饰,反而显示出了一种原始的美。

    那扶梯通向店内的第二高台,也可以说是二楼,上面整齐地摆放着桌椅,每副桌椅都有特制的屏风相隔。

    店内花草无处不在,因为经过特殊的搭配,所以味道并不显得突兀难闻,反而十分醉心。

    这店的装饰明显很得女子的欢心,才打开没多久,就有一些姑娘携手而来,好奇地询问里面是作何生意的。

    房内的温明珠眉眼弯起,轻声为来询问的女子们解释,这让她们诧异惊奇之余,对这家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等过两天正式开张了,一定要来照顾生意。

    待天色稍晚的时候,她便关了店门,回了家中。

    如今弄好的只是店铺,后院的家具之类,还未搬进去,回去之后,正好和父母商量一个时间,全家好正式入住进去。

    还未进屋,温明珠远远地便听到了久违的二婶的声音,瞬间眉头便拧在一块儿了。

    “我说大嫂,反正你们都要搬到镇上去了,那这房子可不就没用了吗?与其租出去便宜了别人,还不如让自家弟弟给看着对吧?”王氏顿了一下,随后脸上笑开了花,捂着嘴尖声道:“反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这王氏是在下午的时候来的,进了温家,非拉着温母说些有的没的,温母想着,反正两家都已经撕破脸了,也不想给她面子,干脆就一句话都不说,让她在一旁唱独角戏。

    本以为她自己觉得无趣,也就走了,可她没想到,这王氏不知道是哪里吃错药了,就算自己这么明显的无视,她都当没看到似的,一个人唱独角戏十分开心。

    终于,温母实在是不耐烦,忍不了了,才吼出声,问她来干什么。

    这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温母这才弄明白,自己冷眼看了她半天,她为什么都没走的原因,瞬间脸就垮下来了,“那既然弟妹想要"租"这老房子,是打算给多少钱租金呢?”

    温母特地强调了那个租字,一旁的王氏眼中却闪过一丝不虞。

    “哎哟,大嫂你这话说的,那弟弟一家不是专门来给你们看房子的吗?你这好心当做驴肝肺,居然还想着要收钱?”王氏翻了白眼,尖声说道,好似温母的话犯了多大的忌讳一样。

    “诶,说白了你这浪费了大半个下午,打的就是抢房子的主意咯。”温母冷笑道,连场面话都不想再与眼前的人说了。

    自家的房子是当初分家的时候得到的唯一东西,这王氏也不知道脑子是怎么想的,难道自家搬走了,这房子就会到她手上不成?简直是笑话。

    王氏闻言,没接她的话,眼珠子转了转,立马哭喊道:“哎哟,大嫂,你可是不知道,你们弟弟家小崽子们多得很,家里就那几间房,往日里明静和明语住一间,你那侄儿,睡的可是家里的柴房啊!

    如今小博又在养伤,那腿脚,一到刮风下雨就疼得直打颤,那柴房眼看是睡不得了,如今这日子是过不下去咯。”

    王氏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抬眼看温母的脸色。

    她这话半真半假,有一个睡的是柴房没错,可那人却不是温明博,而是温明语才对,温明博和温明静两兄妹的房间是一间房隔成两间在使用。

    王氏因为与温家翻脸翻得早,最近一段时间,都没去注意温家的消息,这偶尔听说了这一家要搬家到镇上去了,心里嫉妒的同时,又打起了主意。

    自己去和那秀才家说说,帮他们家看房子,想必在那秀才那里,哭一段时间,这房子也就到手上了,那秀才一向心软,定能成功的!

    可她想归想,只是运气却不太好,温父今日可不在院子里,而在竹林里教书,她等了大半个下午,也没见到温父回来,实在是憋不住了,才向温母开了口。

    温母觉得王氏这人的脸皮可比城墙厚,两家出了那么多事情了,她居然还有胆子舔着脸到自家来,想着占自家的便宜。

    “我说王氏,要脸吗?房子让你看?你什么德行自己不知道呢?”温母讽刺地看着她。

    却未想,那王氏的脸上并没有半点羞愧,反而指着温母骂道:“大嫂,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这房子反正空着也是空着,给我们住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上回让你们做糕点带上我们,你们不带,收花这种差事,居然也交给外人!

    你们还有没有把我们当成一家人?难道你就不怕那死爹他九泉之下让你们一家去陪他吗?”

    温母被她的胡言乱语气得全身都在抖,王氏这人像条疯狗一样,脸皮还极其之厚,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哥嫂的事情,竟然还想着霸占自家的房子,如今还诅咒自己一家。

    真是真是

    温母脸上是青了紫,紫了绿,片刻之后,顺手抄起桌边的扫把就往王氏身上打,“你这白眼狼!给我滚出这房里!”

    “我告诉你!我们家房子就算全都垮掉了,也不会给你这种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温母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未停下。

    哎哟!

    王氏没想到这平时温温柔柔的女人居然会突然发起飙来,一个闪躲不及,那扫把竟正好打在她脸上,瞬间就多出了几条印。

    正想挠回去,却不防又挨了一扫把,连忙跳出屋中。

    温母生起气来手劲可不小,那王氏也算是个泼辣的,却被她满院子追着打。

    “我让你这烂嘴咒我们!”温母眼睛有些发红,一边跑着,一边跟着王氏。

    那王氏挽起的头发已经垮掉了大半,半面头发都散在脸前,另外半边脸上还带着丝丝的红印,整个人一跳一跳地躲着温母的扫把,整个人十分狼狈。

    鸡飞狗跳的两人都没注意到,空旷的院子里面已经多了一个人,这人自然就是温明珠。

    温明珠满脸惊叹地看着发飙的温母,心中十分感叹。

    看来小妹的身手和性子,是有大半都遗传了母亲啊!

    那王氏实在受不了了,满嘴骂骂咧咧地冲出温家的院门。

    温母还不解气,杵着那扫把,满脸的怒容,对着王氏逃跑的方向啐了一口。

    “呸!什么东西!”

    温明珠见此,轻咳了一声,“娘”

    温母闻声,转过头去,见是女儿,连忙整理了一下自身的头发,又若无其事地将手中的扫把放下,干巴巴地说道:“明珠回来了啊”

    心里还有些懊恼,居然让女儿看见了如此泼妇般的自己。

    温明珠有些好笑,没想到居然还见到了自家母亲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呢。

    叶家如今可是鸡飞狗跳的,原本家中只有一个侍妾,那就是陈姨娘,如今却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那莺歌如今日日扒着叶家的老爷,叶任良已经有许久都没有进过陈姨娘的房中了。

    陈姨娘虽然生气,但她毕竟在叶家多年,又是府上唯一的女主人,叶家的家事一直都是她在打理,虽然抢不回丈夫,可她却能在那莺歌身上动动手脚,这让莺歌暗地里吃了不少苦头,心里自然也记了小黑账,在叶任良面前给陈姨娘上了不少眼药。

    而如今有了新目标的叶任良,更是懒得理陈姨娘,就算两人闹到他面前,他也明晃晃地偏向莺歌,这让陈姨娘心中满是怨言,接二连三下来,她连叶任良都给恨上了。

    “公子公子!”竹香满脸兴奋地跑进叶玉珩的房间。

    叶玉珩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自己手中的事情,“什么事,你这么兴奋?”

    竹香趴到那书桌上,一脸八卦地开始述说最近府中两个姨娘的斗法,那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什么,今天你绊我一下,明天我给你一耳光。

    今天陈姨娘"不小心"让老爷看到了莺歌嚣张跋扈的时候,明天莺歌让老爷看见陈姨娘推她入水。

    那手段,那场面,简直让府中的人惊呆了!

    竹香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见自家公子没有反应,想了半天,还是将心中疑惑了很久的话问出来了,“公子啊,您说,老爷是真的很爱夫人吗?”

    看老爷带回来的陈姨娘和莺歌姨娘,据说都跟夫人长得很像,这算不算是老爷痴情的一面?

    叶玉珩闻言,终于是停下了手动的笔,抬眼看了竹香,默了一会儿道,“也许吧,以前应该挺喜欢的。”

    竹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片刻之后又听自家公子道,“不过现在,他只是喜欢我娘的长相,或者说,只是喜欢我娘那种女人而已。”

    竹香张了张嘴,也没能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不过,托了那那个女人的福,叶任良如今日日沉迷在温柔乡里,也无心打理生意了,那姓陈的女人也腾不出手来给自己添堵了,这让自己的计划完成的速度更加快了,明珠

    叶玉珩想着,心情大好,脸上的笑容却十分诡异,让旁边的竹香暗自吞了口水。

    少爷最近是越来越奇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