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黑市一游1
    温记自开张之后,生意十分地火爆,每日里店铺里的空位都无虚坐,来排队买糕点的客人也是络绎不绝,基本上天还没亮,那门口就排着一条长龙。

    来买的人太多了,而店铺里面留下的客人却不能没有东西上去,实在没办法,温明珠她们也只有进行限量了。

    这法子一出,虽然许多人颇有怨言,但最后好歹还是理解了他们的辛苦。

    那些排队的人多是一些丫鬟和小厮,虽然每日里都十分辛苦,但谁让自家的主子们都喜欢这家的糕点呢。

    甚至于有些人,有点头脑的,还干起了倒卖的行当,温家的糕点恢复原价之后,价格可不算低,这经过一手倒卖,那更是高得有些离谱,但就算如此,那富贵的人家可不在乎这点糕点钱,该买的照样买。

    不过这事要是被温明珠她们发现了,这人的脸就会被她们记下来,拉入店铺的黑名单,糕点自是不会再卖给他了。

    这温记还真是让温家日进斗金,但这对他们来说,其实算不上一个好消息,真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因为,这样子,太累了!

    不说温明珠三个做糕点的人,就是温父与温明阳每日在店里都累得够呛。

    开业之前,温明珠还想着,开几天店铺关几天休息,但看如今的这个状态,还真的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温父还是个教书先生,手下还有许多的学生要上课,这耽误了几天的时间了,学生们的长假还在延续当中,已经有许些学生的父母有些怨言了,当时他们可是收了对方的束脩的,虽然不多,但这样收了东西不办事,终究不怎么好。

    而温明阳呢?

    他如今倒是真的成为了店中的门面了,本就长得俊俏,十六岁的年纪也正好当娶妻了,那店里每日里早早地跑来店中的小姑娘,可有好多都是红着脸来看他的。

    这样的情况,倒是让他哭笑不得,那有些勇猛的小姑娘,已经都开始给他写信送东西了。

    这对他来说,可算不上什么好事,小姑娘们年纪还小,心还未定,如今看的只是皮相而已。

    况且他如今也没什么成家的心思,自然也不能不知廉耻地破坏人家姑娘的名声,只有每日里苦哈哈地处理掉这些东西。

    不能给予人家回应,那就干脆彻底斩断这些小姑娘的念想。

    而他的遭遇,自是遭到了家人的调侃和嘲笑,这其中,嘲笑他最积极的,也就是温明月了。

    她可是好久都没看到自家哥哥遭遇这种窘况了,颇为幸灾乐祸,两兄妹为了这事儿,也掐了好几次了。

    如今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能都将时间投入到店中,连温明珠本身这些天因为这些天的忙碌,身体上都有些吃不消了。

    更何况,明年开始,自家哥哥就要投入科举考试之中了,如今都十月了,正是他该埋头苦读的日子,实在是不该将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温明珠想着,心中很是无奈,如今家中的店铺缺人得紧,但她又不敢随意雇人来,毕竟手艺这东西,一不注意,便会被人给偷师了,到时候又出现那种满大街都是的情况,那种损失,她可不想再见一次。

    最开始的时候,她想着请春娟母子来帮忙,毕竟两家关系不错,又是知根知底的,春娟母子两人的人品温家众人也是信得过的。

    但后来想到,临走之时,已经是拜托人家帮着收花了,如今让她们来帮忙,也是不现实的。

    “唉。”

    温明珠对着桌前叹了一口气,满面的愁容。

    如今已经是午饭的时候了,温记的生意就算再怎么火爆,那糕点也不能完全当饭吃,这会儿店铺里倒是松快下来了。

    王雨儿见她如此,也知道她的心事,满脸的调笑,“我说温老板,人家那些店家都为没有生意而苦恼呢,怎么到你这儿还反着来了,竟然还嫌弃自己生意太好了?”

    她话虽如此,但心里还是很为好友担心的,毕竟她们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身子骨长期这样劳累下去,是吃不消的。

    王雨儿如今可是温记的常客了,因为身为王家小姐,又是店家的亲友,所以她在温记可是有专门的位置的,每日来只吃便好,完全不用担心抢不到位置。

    而因她仙子名号,水镇上的人又深知王家的背景,其余之人,也不敢对此指手画脚的。

    没见人家店家都不在意吗?谁会上去触这种霉头。

    更"过分"的是,她不止吃糕点,还时不时跑来温家蹭个饭,不过几天的时间,温家的所有人,都对她很是熟悉了。

    可谁让温家连饭菜都那么香呢,这可勾引了与温家小妹同为吃货本质的仙子。

    不过吃归吃,她该付的银钱可是分文未少。

    可温明珠也给了她特权,一张五折的卡片,是用木牌雕刻过的,只此一份,还是只对她有效的那种。

    温明珠听见好友的调侃,眼皮子都懒得翻一下,颇为懒散地趴在桌子上。

    自从这两人熟了之后,背后可是对方什么样的状况都见过了,表面上,有外人在的时候,两人可都是端着仙女的范儿,可等别人一走了,这两人可是原形毕露了。

    还别说,她两还真是臭味相投,背地里两人猥琐得很,最爱的活动,就是八卦八卦外面客人的身材。

    哪个公子哥身材健壮,长得俊俏,哪个小媳妇儿胸大屁股大,只要是来过的客人,两人看见有意思的,都得嘀咕一阵。

    而温明月因为年纪还小,每次说着这些事儿的时候,两人就会颇为默契地闭口不言,不污染小朋友纯洁的心灵。

    对此,她还颇有怨言呢。

    温明珠默了一会儿,再次在桌上翻滚了一圈,又叹了一口气,“唉!”

    王雨儿倒是悠闲地看着她,开口有些疑惑道:“我说你们这么忙,也不是个办法,干嘛不请人呢?”

    温明珠听着,翻了个白眼儿,嘟囔道:“你以为我没想过啊,那人哪是那么好请的?会的东西交给他们,要是这些人转头就翻脸怎么办?到时候我找谁去说理去?”

    王雨儿噗呲一声笑了一处,伸手点了点好友的额头,出声嘲笑道:“诶,那也是啊,不能让其他人偷了我们温大厨的师!”

    顿了一会儿,她又继续道:“既然怕人家偷师,那你们干脆去买两个奴隶来吧?”

    温明珠听此,双眼一亮,整个人立马有了精神,可片刻之后,又蔫了下去,烦恼道:“买的人又怎么样,难道人家还不能背叛吗?这种事儿还少吗?”

    那坐在对面的红衣女子闻言,却睁大了眼睛,一脸白痴地看着她,“你这儿说什么呢?奴隶怎么还敢背叛?”

    此言一出,温明珠便睁大了眼睛,狐疑地看着她,等着她解答。

    怎么就不能背叛呢?那还不是个人了?是人就得有点心思嘛

    这也不怪她不知道这些事情,从前的小温明珠记忆里可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相关知识。

    而温明珠本人又是一个现代人,脑子里面自然还包裹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种东西,她不知道,在她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对奴隶这个种群而言,世界是十分残酷的。

    奴隶与普通的奴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奴仆与主子之间,还只是普通的雇佣关系,就算是签了身契的奴仆,只要主子愿意,那也可以被放为良民的。

    并且,普通的奴仆,可以辞退,可以卖掉,但主子却不能随意地杀掉,这可是犯法的。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关系,那些富贵人家,豪门大族私下里是什么样的情况也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没人捅出来的事情,大家都烂在肚子里。

    而奴隶不同,这里的奴隶通常都被称为罪人,比普通奴仆不知道低了多少个档次,背后被刻上罪人的刺青,受人看不起,完全被主人掌握生杀大权,是主人的私有物。

    要是运气不是,遇到残暴的主子,一天随意杀多少个都没关系,最多只被外人道一句残忍而已。

    况且,奴隶只要是入了这个籍,那想成为良民,简直是痴人说梦,除非等到什么百年一遇的天下大赦。

    背叛主子?那是痴人说梦,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

    王雨儿的解释让温明珠目瞪口呆。

    她一直以为,奴仆和奴隶其实是一个概念,没想到这其中居然有如此大的不同。

    沉默了半响之后,她叹了一口气,这是时代的规则和要求,以后总会进步,但现在,所有人都只能适应。

    王雨儿见她面上似有不忍,便开口道:“那些奴隶可怜是可怜,但若遇到个好的主子,其实跟奴仆的待遇是一样的。况且,你以为奴隶很便宜啊?

    卖身为奴仆的多,可奴隶是很少的,黑市里面的奴隶都是百两为底价的!”

    要想想,雇个奴仆才多少钱,便宜的话,每顿给饭就成了,那奴隶身价这么贵,可不是就得被主子当成私有物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