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黑市一游4
    王进他们三人走了之后,两个姑娘就开始往回走,这回可就不是走马观花了。

    两个姑娘都是妙龄女子,就算是穿着斗篷,带着面纱,可外露的两只灵气满满的眼睛和白皙的皮肤,也够吸引人的目光了。

    没了王进镇场之后,投向她们两的目光就多了起来,而有些,则夹杂着不怀好意,只是看到她们身后的两个男子之后,又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眼光。

    开玩笑,那两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保镖,那可是这里镇守黑市的人,平日里两人凶恶得很,如今却被人叫来给两个小姑娘当护卫,可见这两人身份地位不一般,不是他们这些外围人惹得起的。

    说起这黑市。

    南离国的黑市数不胜数,水镇因为各种原因,成为了其中一个规模还算大的地方,而在这其中操持的主人,便是王家。

    所以王进来这里,根本就没有蒙脸的必要,有点消息源头的都知道,这里背后之人是谁,也不会有人没脑子到那个地步,在人家的底盘上打主人的主意。

    让温明珠她们蒙脸,也只是考虑到是两个姑娘,不想让太多的人记住她们。

    水镇的黑市分为内外两部分,如今温明珠她们所在的地方只是这里的外围,来这里卖东西的都是些散人,卖的也都是些普通的东西,当然,大多数都是赃物,不能带出去消耗的。

    而内围里面,东西更多,自也是珍贵得多,里面的人身份地位也非一般人。

    但里面的人大多不是什么善茬,各种不怎么好的交易和癖好更是层出不穷,这些东西,王进不让两个姑娘看到,自是为了她们好,但对于其余两个男子,他却是故意带他们进去的。

    自然,主要针对的,是袁善,而温明阳只是被他连累而已。

    妹控的人都是疯狂的,而王进则明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温明珠和王雨儿两人携手看了许久,却都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人。

    这里的奴隶其实很多,但许多都是小孩子,她是买人来帮自己干活的,小孩子负担不了那么多的活计。

    当然,她不知的是,奴隶里面小孩子如此的多,主要还是因为,买来的奴隶,大部分人都会让他们做一些不可见人的勾当,孩子年纪越小,就越容易洗脑,以后也会用得更顺手。

    而成年的那些奴隶,要不就是目光呆滞,要不就是满脸恶光,看着就不像能做活儿的人。

    她皱着眉,眼光在这些人之中转悠着,直到看见了两道熟悉的影子,便拉着王雨儿走了过去。

    身后的两个大汉,对视了一眼,也跟了过去。

    “求您了,我娘还活着呢,我们可以再干活的,求求你们不要带走我娘!”一声小女孩儿尖细的哭声响起,这会儿声音的主人正跪在地上对着面前之人磕头,而她的身后,是一个面容枯槁的女人。

    “小双”那女子无力地抬起那双瘦弱骨柴的手,一双眼睛贪婪地盯着小女孩儿的背影,眼中时不时闪过哀伤。

    是她的错竟然让女儿沦落到这种地方来

    这方的场面很是悲惨,若是在东街上,必回引来许多路人的怜惜。

    但在这里,女孩儿的那点子哭喊,都被淹没在人群当中,路过的人都目不斜视,连看她们一眼的**都没有,甚至有些人觉得这方甚是吵闹。

    “号丧啊?包拐子,你还不赶紧把这人给拖走?留在这样变成尸体,晦气不晦气?”女孩儿旁边摆摊的胖子不满地吼道。

    真是影响老子的生意

    那胖子脸色不怎么好地嘀咕着。

    那被叫包拐子的人也很烦躁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女孩儿,听见有人在喊,便走过去一脚踢开那跪在地上的小身子,嘴里骂骂咧咧道:“滚开!老子买下你两个赔钱货就够心烦了,你再踏马鬼叫,老子就把你送狍子那里去。”

    周围那些奴隶许多并不知道狍子是个什么人,但听着也不像是个什么好去处,身子都是一抖。

    那小女孩一被踢走,她身后的人就彻底暴露了出来,那包拐子见到她脸色更加不好了,心里也是后悔。

    这对母子是个烂赌棍卖来的,当时价格卖得极低,他贪便宜,看那对母子又有点姿色,也就买下来了,心想着,养水灵点可以卖个好价钱。

    刚来的时候,两人倒是老实,虽说看起来脸色不太好,但好歹也能做点事情,也没生什么事儿,但没想到啊,她们到了这种地方还心存妄想,想着逃跑。

    被抓回来之后,可是挨了好多鞭子,如今那老的怕是熬不下去了。

    想着这些天里,自己供着这两人吃喝算下来也是一笔银子,包拐子的心里都在滴血,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儿,看着那倒下的妇人眼神也跟淬了毒一样。

    “你们,上去把那个要死的给我拖走,扔到乱坟岗去。”他定定地看了地上的人一会儿,便开始伸手招呼后面的人。

    那地上的两人已经是满脸绝望。

    正当他们要碰到那人时,温明珠她们也到了那处。

    “等一会儿。”少女有些清冷的声音传来,音量不大,却已足以阻止那些动手之人。

    那包拐子满脸不耐地回头,见是客人来了,又强行堆出笑脸,脸色变换得太快,还导致那笑脸有一丝的僵硬。

    “几位,要买奴隶吗?想要哪种?我们这儿有身强体壮的小子,也有会做事儿的丫头,各位看看想买什么样儿的?”包拐子迎过身来,有些谄媚地说道。

    温明珠没理他,径直走到那地上那对母子的身边,偏着头仔细打量一下。

    可她才刚刚靠近,那小女孩儿就冲过来推开她,满眼的警惕。

    那包拐子怕客人生气,走上去又添了一脚,“滚开,你这小贱人。”

    温明珠见此,微微皱了眉。

    包拐子回身过来,又凑了上去,“姑娘,这边都是些不怎么好的货,您若真想买,那就跟小的到那后面去挑,保管您能挑到好的!”

    “可我想买会做饭的。”

    包拐子愣了一下,而后立马反应过来,“那容易,不就是厨娘吗,后面多的是。”

    说着,便转身向后面走,嘴里还絮絮叨叨地念着什么,“我跟您说啊,这厨娘可是个稀少货”

    可走了几步,却发现后面没有回声,回头一看,那客人还站在原地,脸上的笑容就僵了。

    可温明珠却没理他的心思,直接蹲下来,盯着那女孩儿的双眼,柔声对着那小女孩儿问道:“你和你娘,可会做饭?”

    那小女孩儿本来满脸的警惕,忽然听见这话,立马惊喜地喊道:“会的会的!我和我娘都会!我娘做饭好吃!我们还会做活儿还会还会”

    那女孩儿想不起自己有什么优点了,急得满眼的泪水,最后横了横心,对着温明珠狠磕了一个头。

    “小姐,求您行行好,将我和娘都买走吧!我以后以后长大一定会报答您的!”

    女孩儿咬了咬牙,心想,只要有人带自己和娘离开这地狱,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温明珠听此,脸上也没表露出什么,只是转头问身后之人,“我要的人找到了,她们两个是怎么卖的?”她站起身来,指了指地上的两个人。

    包拐子心里无语,这定是哪儿来的傻子小姐,同情心泛滥,钱多到没地方花了,竟然要买两个病号回去!

    可转眼想想,这对他来说却是见高兴事儿,毕竟,这两人在他眼中可算是赔钱货了,如今有人接盘,他自是巴不得,可价格嘛

    看着这也是个傻子,敲她一笔。

    他如此想着,脸上闪过一丝得意。

    “小姐,这地上这个,要死不死的,白送都可以,但这个女孩儿嘛”他嘿嘿笑了两声。

    “底子不错,小的正准备将她养大,以后好卖个好价钱,如今既然小姐看上她了,倒也是她的福气,这样,包拐子我就给您开个低价,一百五十两,老的那个也送您,您看怎么样?”

    说完,他便一副自己已经吃亏了的样子。

    温明珠抬了下眼皮子,话都懒得和他搭,直接转头问身后的两个大块头。

    “两位大哥,一般这样子的,在这里是什么价格?”

    她指了指地上的母子。

    那包拐子刚刚一直在和地上的小女孩儿较劲,也没注意到她们身后那两个人,如今一看,心都快给吓出来了。

    这两个瘟神是什么时候来的!?自己竟然还没看到?

    他正想告饶,却见那两人走近那对母子,仔细打量了一下,随后一板一眼道:“老小都有病,身体不好,老的再不治,过两天就没了,如此,姑娘给个三十两已经足够。”

    温明珠闻言,轻轻颔首,又转头向那包拐子,“听见了吗?两位大哥说,三十两差不多了。”

    那包拐子刚刚想敲诈人家,如今正胆战心惊呢,听见这话,心里却又起了些弯弯道道。

    三十两,那自己也赚了些,不砸在手里就行。

    因为,他立马答应道:“那就依您所言,三十两就三十两!”

    王雨儿在一旁见着,觉得现在这人,砍价跟玩儿似的,突然就从一百五十两降价到三十两。

    也很不理解好友为什么要买两个病号,只当她突然同情心泛滥了,还想着出去之后,要好好教育一下好友那"天真"的性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