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4交锋与承诺
    王雨儿下车之后,那马车内的气氛就更诡异了,袁善的背后都是细细的冷汗。

    如今时间已经不早了,再过不了多久,就到晚饭的时间了,可这会儿袁善一点饿感都没有,他觉得自己今天受的罪就够饱了。

    他正自哀自怨呢,便听到那一直闭目养神的人突然笑了一声。

    “呵。”

    袁善的身子微微一抖,垂下的脸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想也知道不怎么好看。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凝结,片刻之后,便听到那人懒懒地说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袁公子可饿了?若是袁公子赏脸,王某请袁公子吃顿饭可好?”

    袁善闻言一愣,抬起头看向王进的脸,却发现那双眸子冰冷,看他的眼神并没有什么缓和的样子,心里苦笑了一声

    看来这王进是真的非常讨厌自己了

    想虽如此想,但他还是逼着自己正视了那人的脸,轻摇头道:“多谢王大哥的好意,但在下家中还有父母等待,就不去”

    他话还未说完,就被王进打断,他冷笑了一声,“袁善!”

    “我现在也不想与你兜圈子,今日你所见之事是我故意带你去的,为的就是让你看清楚现实。

    我王家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如今你尚且知晓了一点,我这样对你,并非是故意为难你,只是你不适合雨儿,她需要的,是能为她遮风挡雨之人。

    而你。”王进的话顿了顿,但下一秒,说出的话却更加残忍,“配不上她。”

    说完,王进闭着眼,不再看他。

    今日之事,也并非王进真心想要整他,与其说是恶作剧,更不如说,这是王进对他的考验,而现在,很显然,袁善没有通过这个考验。

    或许袁善是一个有责任心,孝顺,心地不错的男人,对于普通女儿家,这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但对于王家来说,对于王雨儿来说,这却不是什么好的状态。

    王家屹立在水镇这么多年,势力范围可并不止只在水镇,水镇只是他们的大本营而已。

    而他们虽然明面上很多的产业,但背地里更重视的产业其实都是黑色的。

    虽然自王进接手王家以来,都尽量把自家的产业往正道上带,但王家的底子却并不那么容易被改过来的。

    到如今为止,王家的重心,依旧是原本的那些。

    近日里王进发现,自家妹妹在家里总是发呆,心不在焉,并且往外面跑的时间更多了,这让他心中很是疑惑,有一种什么东西脱开自己手掌心的不适应感。

    派人查探下去之后,却发现,是自家妹妹在外交了一个朋友,这交朋友没什么,但却有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力,这人就是袁善。

    他家妹妹是什么样的德行他很清楚,若是她对袁善没有意思,那么袁善这人根本就没机会出现在她面前,而如今看来,自家妹妹对于这袁善,在乎的似乎不是一点点。

    王进人虽霸道,但是也很会替自家妹妹着想,考虑了妹妹的心思,才有了今天对袁善的这场试探。

    一场炼心下来,结果是让人失望的,袁善这人,适合走极正道,不适合他们王家这种灰色家族,他给不了王雨儿该有的保护,与其让两人以后受伤吃苦,还不如现在就斩断他们之间的线。

    袁善听着王进的话,脸上忽得变得煞白,他攥紧了自己的手指,闭着眼沉默了一会儿。

    忽然却双眼暴睁,额头上露出青筋,他沉声道:“王兄就如此肯定,我袁善以后给不了雨儿想要的?”

    他等了一会儿,王进却没有回答他,于是继续道:“王兄的意思我大概知道,但你们王家,如今做的生意却大多都是有违德行的,你怎么能肯定你们就会一帆风顺?”

    袁善的话一落,王进的眼睛就睁开来,双眼死死地盯着他,眼中暗含着警告。

    任谁也不想听到有人咒自己。

    但袁善这次,却没有畏惧他的目光,反而自顾自地说道:“我父母老师教我大义,这种教诲,是我一生都不会忘却的,我虽爱雨儿,可我也不会为了她去违背自己的本心”

    王进看着他,突然噗嗤地笑了一声,眼中尽是嘲讽。

    但袁善像没听到一样,“我走不了你们的路,但我还可以去开辟其他的道路。”

    “如今我已经是秀才,而明年,我会再次投入考试,我信自己能考上,我也信自己的未来,我会拥有保护她的力量”

    他如此说着,话头突然一顿,等再开口时,话里却充满了眷念。

    “我爱雨儿,为了她,我会拼了命地努力,我会用尽一生的力量去爱她,并且,是用正当的力量。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会做给你看,三年后,我会有所成就,而那时,则是我能独当一面之日。”

    袁善死死地盯着面前一脸冰冷之人,眼中,是烧不尽的火焰。

    这番话,他不止是说给眼前之人听,更是他给自己立下的毒誓,今生,他非雨儿不娶!

    可在那之前,他得有独当一面的力量。

    王进盯着他的脸,半响没有说话,片刻之后,脸上却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袁公子,三年?你凭什么认为,雨儿会等你?你又凭什么认为,我王家会将时间投入到一个未知的因素上?你可真看得起自己。”

    袁善闻言,也未再与他争辩,他闭着眼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次睁开眼,心中的情绪却已经平静了下来。

    “如今,在下的家已经到了,多谢王兄相送,家中如今不便,就不请王兄进去喝茶了,有时间再会。”

    说罢,袁善脸上显出一抹微笑,也不等那人有反应,便径直下了马车,头也不回地回了家。

    袁善走后半响,那赶车的车夫都没听到自家主子的声响,他想了想,还是小心地开口问道:“爷,我们这会儿去哪儿?”

    那幕帘后之人沉默了片刻后,声音没什么起伏地开口道:“回家吧。”

    那车夫听此,恩了一声,便开始调转马车的方向。

    行进的途中,那车内一直闭目之人忽然睁开了眼,眼中充斥着些烦闷的情绪,颇有些头痛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心中暗叹。

    这现在的小年轻啊真是够执着的,这吓也吓不走,好说歹说都不信。

    看在那小子一片真心,而自家妹妹又挺看得上他的份儿上,便给他一个机会,可若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那可就怪不得自己了

    王进想着,眼中突然略过一阵冰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