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二叔的到来1
    顾蕊娘母子到了温家之后,并没有被立即安排到店铺的工作中去。

    因为两人的身体底子亏空得太多了,特别是顾蕊娘。

    刚到温家的时候,连站稳都成问题。

    温明珠替她两请了大夫,让她们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等身体好点了再去店铺里帮忙。

    那大夫来替两人诊断的时候,温明珠才知道,她们在那黑市里过得是有多苦。

    不说顾蕊娘一个大人。

    就说顾小双个小女孩儿,揭开衣服后,那身体上除了瘦得令人惊心之外,还布满了鞭痕,有些严重的甚至都已经化脓了。

    这小女孩儿也是能忍,身上伤得这么重,愣是没让其他人知道,处理伤口的时候也是咬着牙,一声未吭。

    若不是温明月她们强行扒开她的衣服,众人都不知道,她的情况竟然也如此危险。

    按大夫的说法,这顾小双若再不得到医治,那她的情况,很快就会跟她娘一样,如花的生命会快速凋零。

    而在细细了解之下,温明珠她们还发现了一件很惊奇的事情。

    那顾小双看起来身材小小的,大家本以为她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儿。

    可哪知道,询问之下,她的年纪竟然与温明珠差不多,只小她几个月而已!

    不过想来也可以理解,这大概是因为她长期挨饿,营养不良,所以身材才会如此瘦小。

    虽然这段时间她们并没有干什么重活儿,但却被安排在厨房里面旁观,学习如何制作糕点。

    因为温家救了她们,还好心地替她们请了大夫,所以这两人对温家的感激之情,自是无法言语。

    当然,以后也不可能会出现原本温明珠担心的背叛之类的情况了。

    蕊娘母女在厨房学习的时候,十分用心,一段时间之后,就将温家现有的糕点方子记得七七八八了。

    更让人惊喜的是,那顾小双似乎是个天生就对厨艺敏感之人,她在向温明珠学习制作方法的时候,除了学得快之外,还常常能提出一些改良的意见。

    而那些小法子被用在糕点制作里面之后,效果竟然是异常的好。

    如今,温明珠她们只盼着这对母女的伤好之后,能帮忙做事情,以便于让几人轻松一点了。

    这段时间,温明珠正在给自家的小店招两个跑腿的小伙计。

    那招聘的红纸贴出去之后,来应聘的人倒是很多。

    本来她在一群人之中也选中了两人。

    一人是镇上的小乞丐,叫石头,因为长得讨喜,又机灵,所以入了温明珠的眼。

    而另一个叫赵文,则是因为推荐自己说当了许多年的伙计,才被选上的。

    原本店中的伙计已经招满了。

    可有一天,周管事到店中来拿货的时候,见着了赵文,直接告诉温明珠,让她辞退这人。

    说那赵文,本是福来酒楼程老板手下的心腹,如今到了温家的店铺里来,只怕安的不是什么好心思。

    本来温明珠开始还不信周管事的话。

    如果就因为赵文曾经在福来做过活儿就否定了他,那对他也太不公平了。因此,她并没有辞退赵文,但心里到底多了个心眼儿。

    直到有一天,他们在厨房里逮到了正在到处翻看的赵文。

    如此,这人才被温家人辞退,而相对的,他们心中是更加讨厌那程老板了。

    只是,他们并不知,那程老板最近这段时间过得可不怎么样。

    自从叶玉珩那边下过命令之后,似锦和福来的关系,那就是急转而下,直接从原来的隐形竞争对手升级成为正面敌对。

    本来福来因为失了温家糕点这一大镇店之宝,就流失了许多的生意,而那似锦似乎又突然将矛头对准了他们,让他们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

    福来进货,似锦高价抢购。

    福来降价,似锦降价。

    福来出一道新菜品,似锦出两道。

    如此一来,镇上的人只要不傻,就知道吃饭该去哪儿。

    有似锦的常客悄悄去问过周管事。

    说,你们似锦这样子,这不是血亏吗?

    周管事听此诡异一笑,心中念道。

    不存在的!老板指定亏本,就是要砸死对面!

    那程老板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心中是恨死了似锦和叶家。

    但对方的身份,他又得罪不起,只能忍了这口气。

    而前段时间,他又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温家店铺与似锦合作的消息。

    他想着,虽然开罪不了似锦,可那秀才一家,他总可以打下主意吧!毕竟那块金子在冲动之余放手之后,他也是早就后悔了。

    如今那温家的糕点,俨然已经成为了水镇上的特产。

    周边的乡镇,都对此有些许耳闻。

    程老板思考了许久,这才有了赵文到温家当伙计的一事儿存在。

    目的是什么,自是不言而喻。

    只是,那程老板不知道的是,自家酒楼的灾难源头本就来自于温家。而在他再次得罪了温家之后,似锦对他们福来的攻击,是越演越烈了!

    因为温父与温明阳已经不在店铺里帮忙了,所以温家辞退了赵文之后,店铺里的活计大半就堆在了小石头一个人的身上。

    那小石头年纪也不大,十二三岁的孩子,每日里累得是头大汗,温明珠她们过意不去,便想着再找一个伙计。

    可那红纸才贴上去不到半个时辰,温家的店里面就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这几人,便是温二叔一家。

    “哟,大侄女儿忙着呢。”

    王氏一进店门,那尖细的声音便响彻了整个店铺,让店里正在用餐的客人们都蹙起了眉头。

    温明珠本来正在柜台里算账,一抬头就见到了自家那爱作妖的二婶,心里很是不悦,理都不想理她。

    但看见她身后跟着的温二叔与温明语兄妹三人,也不好直接在他们面前给那王氏没脸。

    只好给小石头交代了几句,强扯起笑脸去接待二叔一家人。

    “二叔,二婶,你们来了啊,先到屋里去坐会儿吧。这会儿爹正在院子里教书,我去喊他。”说罢,不等几人反应,便准备转身去后院。

    客人来了,到家中去休息,本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那王氏却不知道是突然吃错了什么药。

    见温明珠转身想走。

    立马阴阳怪气地吼道:“到屋里去坐会儿?怎么的?这里这么多位置,还不许你二叔一家人坐了不成?”

    王氏的话一出,温明珠背对着他们一家的脸就拉了下来。

    店铺里有空位是真的,但那些都是有人提前预定过的,根本就不可能让二叔他们一家在店里面休息,上面甚至还摆上了"已预定"的木牌。

    那王氏不可能没看见那牌子,如此看来,她怕是闲不住,单纯想搞事情罢了。

    实际上王氏会如此做,主要是还是想要在温家店里占点便宜,让温家拿些东西出来给自家的人尝尝。

    自家来了这么多人,又是她家的亲戚,那大丫头总不会有脸让这一大桌子人干等着吧,总得拿出一些吃食到桌上来招待他们。

    她可是知道的,秀才家的这店铺,卖的东西可贵了。

    这里面就算他们沾不了光,她也得吃到这店里流血。

    这在店里这么多人看着,那大丫头总会不好意思,可若是被她逮到后院里去了,只怕是一杯茶水就完事儿了。

    王氏如此想着,看着温明珠的眼神就更加咄咄逼人了。

    她气势汹汹地指着温明珠道:“怎么的?你的长辈和哥哥来了,竟然连个位置都得不到?”

    温明珠闻言,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眼光森寒得很,无端地让王氏有些心虚。

    她正想跳脚,却突然被自己丈夫给狠手拉了一把。

    “王桂花,你想干什么?你还想不想去找大哥说事儿了?不说算了,你立马就跟我回去,别在大哥的店里面丢人现眼的!”温二叔皱着眉,很不悦地说道。

    温二叔是个脾气很倔强的人。

    他因为觉得自己的家人做了许多对不起他大哥一家的事情,心里觉得很是愧疚,觉得自己没脸再见自家大哥,一直以来,他都有意地避开他大哥一家。

    今日前来,还是因为自家的婆娘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大哥的店铺里正在招人,在家里又哭又闹,非逼着他带着几个孩子到这里来,求着他大哥留下孩子在这儿做工。

    他想着自家家中的这个情况,咬咬牙,最终也同意了这个主意。

    因为自家儿子疗养的原因,他在外借了不少钱,一直到现在都还未还清,若是自家能因此多个进项,那也是好的。

    可他们本来在家中说好了的,到了之后一定要好声好气地去求大哥办事,可这婆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到大哥这里,又开始给自己丢脸。

    温二叔心里是烦透了她的作态,沉着脸,拉着王氏就往店外面走。

    那王氏心里很是恼恨自家丈夫的不开窍,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但看他脸色不好,又拿他无可奈何,只得服软道:“我不说话了行了吧!你赶紧去找你哥说事儿!”

    温二叔见她安静下来,这才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去。

    而温明珠那边,则是一句话都未说,就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出闹剧,心里暗暗猜想着这次二叔他们一家人来,又是什么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