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相见6
    叶玉珩面无表情地环顾了一周,见一群女人开始搔首弄姿,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忽地,他似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般,很是讽刺地笑了笑。

    “据我所知,你们这些人之中,除了粉头之外,大半都是他从外面抢回来的。

    怎么,看样子,叶家的生活不错啊,你们过得挺舒服?”

    这番话下来,那群正在摆弄自己的女子,除了少数几个之外,其余的皆是动作一僵,别开眼去。

    是啊,她们都是那叶家二公子抢回来的姑娘。

    因为叶家势大,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叶玉横只要没闹出人命来,那么就不算是大事儿,像抢姑娘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更是家常便饭。

    他也是个有脑子的,专抢那种普通人家的女子,家中稍微有点势力的,他都不会碰。

    因为在这种人家发生的事情,有的眼皮子浅的,抢了他们的女儿,只要补偿一些钱财,他们是巴不得被人抢了,那有的人家倔强的,他也可以强行镇压掉这些人的反抗。

    被抬进叶玉横房间里面的姑娘,有的开始还反抗。

    可后来,见惯了叶家的繁华,被里面的珠光宝气迷了眼睛,心里的那股子倔强,也被慢慢消磨掉了。

    反正都是要嫁人的,如今进了叶家,虽然没有身份,但还有数不清的绫罗绸缎可以享用不是吗?

    享受了几年,就算芳华逝去,也有叶家给养着,又不缺吃穿,比那外面受苦受累好多了不是吗?如此有什么不好?

    叶玉珩说这话也没什么其他的意思,只是心里觉得有些讽刺而已。

    说完之后,便准备离去,却不想房间里面突然咚地一声。

    叶玉珩停下了脚步,皱了眉头,向身后看去,却见到那个带孩子的女人满脸泪水地跪了下来。

    他知道这是叶玉横的侍妾,还是唯一有孩子的一个,但他并不记得这跪着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说来也很怪,不知道叶玉横这人是不是有点问题,侍妾女人一大堆,除了跪着的这个女人生下了一个女孩之外,其余的居然没有一个人怀上他的孩子。

    那女人咬咬牙,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大公子,请您行行好,小女想带着雨儿离开叶家。”

    她旁边的女孩儿似是没有听懂母亲的话,只是仰着头迷茫地喊了一声娘。

    叶玉珩抿了抿薄唇,“为何?”

    待叶玉横死之后,这群女人他是不打算动的,就放在宅子圈养起来,反正他也不缺这点钱。

    当然,也只是做个普通的下人而已,不会是以这种侍妾的身份。

    她们若是想走,他也不会拦着。

    可是这女人带着孩子,那陈姨娘如今还没死透,她完全可以去投奔她,为什么要单独带着孩子离开?

    女人听见他的问话,脸色变换了一阵之后,最终定格成为苦涩。

    “因为,我的孩子,不是他的。”

    群芳:!!!

    就连叶玉珩的脸上都有一瞬间的呆愣。

    随后,女人就将自己的事情缓缓道来。

    这地上跪着的女人,也是叶玉横从外面抢进来的。

    她本是一户普通人家的女儿,但她家中父母生养了五个孩子,而她,是最不受宠爱的那一个。

    当日她梳洗打扮之后,便悄悄去了后山,与自己的情郎幽会,可好死不死地,那一次,恰巧被出门踏青的叶玉横给瞧见了,他见女人有几分颜色,就打伤了她的情郎,强行将她带了回去。

    她受了侮辱之后,本来就心如死灰,可更让她寒心的是,她的父母竟然对她无视到如此地步。

    那叶玉横第二次到她房间之时,便得意地告诉她,她的父母已经将她卖给了他。

    她是彻底寒了心,本想就这样去死了,可心中到底是舍不下她的情郎,便从那之后,在这府中安定了下来,想着有朝一日,可以逃出去。

    叶玉横见她安分守己,也不再看管她,玩闹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便对女人失去了兴趣。

    这时候,女人便趁机溜到外面寻了一次自己的情郎。

    在情郎那里得知,在她被叶玉横抢去之后,她的情郎曾去叶家闹过一次,但最终却被叶玉横找人打了一顿之后扔了出来,他无法,只有先回家养伤,之后再徐徐图之。

    那一夜,女人得知情郎的心未变之后,便与之成就了好事。

    他情郎让她先在叶家住上一段时间,反正那叶玉横现在已经对她失去了兴趣,想来只要她不出现在叶玉横的眼前,以那人的性子,怕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她来。

    情郎是个孤儿,家中是家徒四壁,他想要在外面挣点钱,再回来带女人走。

    他在外面闯荡,日子过得必然十分辛苦,他不想女人跟着他受苦,在叶家,至少女人在吃穿用度这方面,要比跟着他过得舒心。

    女人本来不愿意,想着就算吃糠咽菜,也要跟着逃走。

    可最终到底是被男人说服了。

    他们约好,等男人赚了钱之后,便回来偷偷带她离开。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待女人回去之后的一个月之后,她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没办法,只好又去勾引了叶玉横一次,就当作是被狗咬了一口。

    在勾引叶玉横这件事上,只要是个女人,就没有失败的。

    在那之后,她便谎称生下来的孩子是叶玉横的。

    这么几年来,她就这么带着孩子,提心吊胆地在叶家过着,而她的情郎,却是几年都不见了踪影。

    本来以为这一生都无望了,哪知道,就在前几日,她的情郎竟然回来找她了,她本来想着,过两天,便找个机会,带着孩子逃出去。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叶玉横眼看着是凉了,可她的卖身契还在叶家呢,若是就这样独身逃出去,那她一辈子就得躲躲藏藏。

    若是能求着这大公子将她和女儿放走,那么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活在阳光之下。

    这一段往事说出来之后,女人心里的重担仿佛也放下了,整个人的脸色看起来都活跃了几分。

    群芳听完之后,都是一脸唏嘘。

    竹香震惊到嘴巴都张成了o形。

    叶玉珩倒是没什么其他的表情,只是整个人周身的压抑感,明显地减少了很多。

    他轻咳了一声,“恩既然想走,那就走吧。”

    顿了顿,他又突然喊了一声,“竹香。”

    “恩?”竹香从八卦当中回过神来。

    “你去账房拿一千两银子给她。”

    “啊?”竹香有些呆愣地看着自家公子,那女人也很意外。

    竹香很想问为什么,但看着周围那么多人,也就吞下了即将要出口的话。

    算了,等会让悄悄地问公子好了

    女人回过神来之后,立马激动地磕头,“谢谢谢谢大公子!”

    “公子,你为什么要给那个人一千两啊?”

    竹香憋不住了,终是问出了口。

    叶玉珩正在喝茶的手顿了顿,而后道:“这是叶家做下孽,欠人家的。”

    若不是叶玉横跑去当了个搅屎棍,那女子的日子,可能会过得苦一些,但却会很幸福。

    毕竟,这个年代,不在乎自己的女人跟过其他人,还愿意回头来找的男子,心里想必是十分在乎那女子的。

    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原因。

    他之所以给那女子一千两,主要是那女子给了他一个理由,一个叶玉横死的理由。

    “那也用不了给那么多嘛那要是其他女人想走,公子也那么给”

    竹香撅了嘴,心里很是不舍。

    毕竟二公子的女人可多了呢,要是一人一千两那不是放走这些人,得好几万两银子呢?

    叶玉珩挑了挑眉,“那怎么可能?”

    其他的那些女人,随意打发些银两就行。

    他的银子,以后都是用来养老婆的,为何要替叶玉横养女人

    “竹香。”

    “恩?”

    “明天,你让守在门口的人,不小心谈论到叶玉横不举的事情。”叶玉珩手上端着茶杯,慢慢地抚着,淡淡地说道。

    竹香愣了一下,“二公子什么时候不举了?”

    不举还要那么多侍妾干嘛?

    叶玉珩撇了他一眼,“我是指生不出孩子。”

    竹香恍然地哦了一声,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公子这么做有什么用意,但他吩咐的事情,自己一定会做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